❤️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24

all瓷预警



24


“你这个,疯子,蛮熊,吃软饭的小白脸!”


“那你就是,饭桶,骗子,只会装X的低能儿!”


今天天气预报明明是晴天来着。


瓷抬头看了眼阴云密布的天空,风浪逐渐增大,悬浮板被岸边的安全员紧急叫停。参赛选手们和围观群众们于是把这种热情全部带到了岸上,一头扎进了岸边酒吧的半露天烧烤台。这边最近的更衣室人满为患,路易斯递过来一条印着威廉姆斯logo的酒店浴巾。瓷搭在脑袋上,干脆就地抬手就把湿了的衬衫扣子解开,想把上衣换下来。


“唉唉唉唉唉唉!”


人未到音先至,南斯拉夫面色紧张的扑过来,一把把他拉了半个衣襟的手按上。


“拆啊,这可不成啊!”他脑袋上还顶了根水草,神神叨叨,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后面同样也在脱上衣换衣服的苏,“前有豺狼,后有虎豹!考验哥们自制力也不能整这出啊。”


瓷咧嘴,憋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呵呵”。


他把头上的浴巾摘下来丢到对方脸上,两手把男人就地转身,接着瞄准屁股一脚发射。


南斯拉夫捂着屁股哀嚎一声,不远处的苏一脸无语,问道:“你是精神病吗?”


“难说。”


瓷顺着就接过话梗,脱下衬衫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情。南斯拉夫愣了,苏也愣了,两个人直勾勾的盯着同样怔住的瓷。直到伶牙俐齿的后者耳垂染上不正常的红意之后,苏喉结滚动,背对着他的黑发男人已经闷声穿好了衣服,顺道把南斯拉夫的浴巾捡起来搭在自己身上,大步从二人身边离开。


海边的乌云翻滚,淅淅沥沥的小雨慢慢的落了下来。瓷换了新的衬衫,接过RUS递给他的烤盘。年轻人聚集在一起,笑声笼罩了这一片雨中的区域。瓷环顾一周,总是觉得有某个地方不对。


“怎么了?”


英吉利看出了他的异样,几步走过来。瓷的视线仍然在人堆中来来回回的逡巡,最后转头看向四周成群的椰林或者绿植区。


“法……你们主理人呢?”


像是意识到什么,瓷脸色骤变。他在话音落地之后就看向刚刚爬上来的海岸,突然意识到,自从自己把法推下去之后,他就再也没看见过他的人影。


烧烤区没有,更衣区更不要提了,那家伙重度洁癖,更是不可能在哪里。回房间了吗?还是藏在哪里等着自己发现方便摆上一幅高高挂起的臭脸跟自己据理力争?


恍然的眩晕紧跟着而来,意识发出惊醒的轰鸣,鸣笛声来自本能。瓷慢慢的往外面走,看见迭起的海面意外的口干起来。英虽然跟主理人属于敌对关系,但也尚能分得清主次。他派安保去问周围安排的人,得到的答案是,法兰西根本没上岸。


路人的尖叫声从海岸边传来,几秒前还站在原地的黑发男人已经大步冲了出去,刚刚换上的衬衫瞬间被淋透。他身形矫健的从最近的礁石一跃而下,人影淹没在因大风而波浪迭起的海岸。


“等等——!”


“去喊救生员!我们有人没上来!”


阴雷劈开海岸边的暗云,英吉利来不及制止,连忙回头去吩咐安排专业的搜救人员。AME察觉到了异样,紧跟着奔到岸边,还没来得及跟着跳进去,就被身后另一个人拉了回来。


南斯拉夫皱着眉头:“小孩回去!去喊人,别添乱了。”


接着,他也紧跟着跳进了苍灰色的大海。






 

 

一天前。


夜晚的希比尔酒店鲜少有人到访,伊莉雅作为新上岗的前排招待,正在对着厚厚的迎宾手册学习整个酒店房间登录的具体步骤。


旋转门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她抬头看去,被一个高瘦的客人吸引了视线。对方的头发介于白色与淡蓝色之间的,拖着有些厚重的行李箱,这人带了口罩,遮了大半的面容。


“请出示一下身份证明,先生。”


伊莉雅诧异于对方预定了酒店的顶级套房。那一片海滩区早就被威廉姆斯预定下了,来的都是ALPHA和ELF的对内成员。少女不着痕迹的打量了男人两眼,她不是车迷,自然也认不出来谁是谁,看到对方身上或许单薄的衬衫,她好心提醒:“先生,最近要来台风,那一块别墅区距离大陆比较远,先生最好准备好物资。”


对方微微点头,酒店值班的门童负责帮他把箱子带上行李车,成年男性竟然完全无法抬起他的行李箱。这人拒绝了门童的帮助,自己一个人轻松的把箱子放上了车厢,同时,伊莉雅意外听见了些许玻璃瓶的碰撞。


第六感让她再一次确认对方的身份,在确保无误之后,伊莉雅略微放松,自嘲的想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让她疑神疑鬼。她看向空空荡荡的大厅礼堂,突然发现原本空荡荡的回旋沙发上,多了一只破破烂烂的白色小玩偶。


玩偶的蓝色眼球翻出了一只,歪着头坐在沙发上,正在朝大厅里唯一的伊莉雅微笑致意……









评论 ( 12 )
热度 ( 222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