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13

all 瓷预警

外冷内热酷帅大美人CN苏俄父子夹心/米英兄弟夹心/法兰西扮猪吃老虎/南斯拉夫临场捡漏/塞尔维亚茶味冲天

全员恶人,牛头人剧情常有水荤菜五五开,看前请准备好fg

人设完全崩坏,当个乐子看就行

专业知识理论勿深究

  

  

  

  

  13

  

【今年的一大看点开赛时讲过,ELF自主研发的混合动力引擎属于是在赛道上的第一次参与比赛的面试。在第一站时表现其实并没有体现出来。】

  

【对的,主要是因为那场CN的处处压制,爆发性能和持续性能在直道上只能略微窥见一点,弯道的几乎就是被压着打。】

  

【是的。那么这一站拜赛迪,是一条有着二十一个弯道和大段直道的,路面温度极高的一条赛道。今天户外温度24摄氏度,意味着路面温度将会更高,我们也留意到大多数车队出发基本上是中性胎这个保守选项。】

  

红灯熄灭。

  

【比赛开始!一号位alpha的RUS一贯的猛压,反应时间1.27s,速度跟的极快。他压住内线,二号位松下荣共老将佐藤,可以看出来是想加速超过可是又害怕剐蹭,避免尾流动作及时。】

  

【三号位AME,四号位CN,五号位……哦五号位松下荣共车队的韩国选手金闵戚与七号车发生碰撞,碰撞还在持续!】

  

第一个弯没到,车流中断已经凌乱一片。

  

IDL的骚包紫被松下车队的油绿菊后腿一瞪变成了大摆锤,七零八落的掉了前杠和侧盖,连带着附近起步的中段车选手全部遭殃。开赛不过半分钟,有的人就已经下班了。

  

【IDL的宾克斯已经下来骂人了!】

  

【是肯尼斯!】斯塔汀纠正到,【PM的宾克斯已经补位到了第十。赛道上目前只剩十一辆,宾克斯和ELF的卡内特谁都不想在最后,开始争夺内线!】

  

【好吧,原谅我分不清拉丁裔。】

  

【亚洲人你怎么分那么清楚?】

  

【哦那当然是因为我眼里的亚洲人只有CN和其他。】

  

金闵戚下车和大胡子肯尼斯争论不休,互相指责是谁先过线剐蹭。无辜连坐的其他车队选手哑巴吃黄连似的排排坐在赛道上,等着马修来把人拉走。

  

【第一个转弯,佐藤加速,看样子是已经打算在这里超过去了。】

  

【RUS的防守风格很有意思,他基本是画攻为守,要进攻有速度,要防守有速度。】

  

红色ALPHA速度在弯道丝毫不减,RUS通讯频道传来电流声,苏维埃的声音稍后清晰,没什么感情道:“七圈之后进站换胎。”

  

“CN呢?他什么进站?”

  

那边领队沉默一瞬,无情的挂断了通讯。

  

青年人不屑的“切”了一声,手里离合器泄愤似的猛地一按。紧紧咬死的二号佐藤千等万等到转角,前轮马上破线,只听见猛地一个破空而去的风声。

  

【弯道加速,漂亮!】

  

解说员情不自禁的赞叹出声,【得利于完美的刹车控制和速度控制,堪堪擦线。起步时RUS好像就是软胎,也是有更多的抓地作用。】

  

【ALPHA习惯性的给RUS上软胎呀。】

  

【已经很快了,就不要再快了,今年苏维埃真不愧是车手出身,CN和RUS基本上都是换了个稳中求进的路子。】

  

【CN原来也很稳好不好?整个F1赛道最冷静的男人!】

  

汉斯苦笑点头。

  

ALPHA二号车的驾驶座却很安静。速度极快的空气环境中,在头盔的保护下,选手基本上是听不清人声的。瓷的视线始终注视在比他稍前的蓝底金色扑克牌的logo上,微小的颠簸和引擎加速引起的车身震颤,伴着有节奏的呼吸和心跳,静静陪伴着他。

  

  

  

  

  

“我希望你这次,能够让AME中途下场。”

  

客厅里,英吉利冷声道。

  

瓷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无语的坐直了身体,“因为你退赛了?”

  

“不。”

  

英吉利微笑的看向他。那双眼睛已经完全褪去了赛道上的冷寂和陌生,有了独属于商人的野心和精明:“我要你,在直道,制造一场事故,越大越好。”

  

“AME不会有事,威廉姆斯也会和组委会干涉,你可以放手去做。”

  

瓷盯着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看了半响,最后一丝表面功夫的微笑也冷却下来,皱眉低声道:“我刚开始被禁赛的时候,给自己定下的底线,是绝对不会开黑车。”

  

“中途我需要钱,我妥协了。”

  

“地下赛道什么都有。磕药,赌博,甚至还有完全不会开车的倒霉鬼被押上车送命。侩子手就在场下看着,鲜血从车里溢出来的越多,观众席上的笑声就越大。”

  

瓷的视线越来越冷,近乎极限的运动让他身上自始至终都有一种轻飘飘的锐感,只不过偶尔一露,“我一直觉得你们有钱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连自己同胞弟弟都能算进去,你们连东西都不是。”

  

他起身欲走,行至玄关时却突然顿住。角落里摆着一副漂亮的大蓝闪蝶标本,像极了他记忆深处某个角落里的场景。

  

英吉利跟在他身后,似乎料定了他不会快速离去。他跟上他的视线,在看到那件标本时了然一笑。

  

阴冷的毒蛇缓缓缠上猎物的身体,英吉利从身后把男人环抱进怀中,放在结实细腰间的手像是两条丝毫不动的铁链,嘴上说着让步,动作却截然相反:“做与不做,是你的选择,但不是我的选择,前辈。”

  

“赛道上二十辆 车,总有人会做的。但是你要的答案,只能我给你。”

  

“还是说,”英吉利轻轻碰了碰男人冰冷的耳垂,像是毒蛇一般面无表情的露出蓄谋久矣的尖牙,“……你希望现在就离开ALPHA?ELF会很乐意接受他们的,盟友。”

  

夕阳将要落下,客厅落地窗洒进来的余晖缓慢褪去。黑灰白冷色调的室内装修,唯一不协调的丝缕暖光也要从窗前溜走。高处往外是死寂的城市丛林,无边的天际,挣扎无果的太阳。

  

渺小的人不配出现在上层的风景。长发男人身上最后一点阳光也溜走了,他身形僵硬而又冰冷,身侧握紧的双手微微颤抖,咬牙一言不发。

  

他将彻底沉没在英吉利一早准备好的黑暗中。

  

  

  

  

  每周五晚上更新

  评论区不收屁股,喜欢请留评红心,谢谢😊

  

  

评论 ( 9 )
热度 ( 524 )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