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原文站外搬运,二创需标明来源。‼️

论打狗棒法

  犬拟

 骂的谁我不说

  暑假第一篇,先从文明训狗开始(微笑)



二次编辑:翻备忘录翻到的,看了一圈发现好像,没发?还是发了被屏了?正好某些思密达最近不安生,发了看个乐子吧。

  

  

  没啥本事只会嗷嗷乱叫的吉娃娃估计是暗恋村头大石头上天天按时上岗巡查的狼青。


吉娃娃脾气暴躁性格猥琐,跟他那个亲哥天天赛着嗓门抢地盘。一开始狼青还帮着拉架,后来吉娃娃发现狼青跟他哥走的挺近,怀疑对方是在拉偏架,于是偷摸摸潜去了对面村子,找了个哈士奇认大哥。

他想着自己虽然比不过狼青可哈士奇可以啊!哈士奇是个智商有问题的家伙,他最喜欢凑热闹,一听吉娃娃在自己面前嗷嗷哭,正巧自己早就瞧着对面村头的那个天天站岗放哨的狼青不顺眼了(其实是因为人家长得俊却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他),带着一帮金毛德牧斗牛犬等一众妖魔鬼怪去挑事情。

结果众狗全被狼青按在地下打的鼻青脸肿,哈士奇成了猪头,这才从一众小弟嘴里听说狼青犬早就拜山上的野狼为师,只不过后来二人恩断义绝,村子里又闹狼乱,狼青这才定时上岗保卫村民财产安全,实际上是提防着他那个便宜师傅。

哈士奇是蠢不是傻(作者说其实也没区别),开始改用怀柔战术,每天竖着那蓬松松的尾巴去隔壁村门口晃悠来晃悠去,狼青一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忍不了了直接上嘴把他毛薅秃了。哈士奇嚎的那叫一个惨烈,回去还要嘴硬说是狼青太喜欢他的尾巴毛了于是全给留在了隔壁村里。

  

  

  

  

吉娃娃眼看新大哥受辱更加气愤了,又觉得自己现在有哈士奇撑腰,于是直接又杀回了自己老家,拿着那还没有对方十分之一大的小身板嗷嗷乱叫,叫来了一群围观群众。狼青今天不上班,正趴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听对方叫了半天只听懂“思密达思密达思密达”于是尾巴扫了扫原地打了个滚换个方向继续睡。因为咬人一早被踢出村去的柴犬闻声而至,搁着栏杆呲牙咧嘴说你给我开门让我悄悄滴进村打枪滴不要我和你一起去对付狼青。吉娃娃也被柴犬咬过,正在新仇旧恨间琢磨不定,正巧看见大包小包走过来 ,打扮的异常骚包的哈士奇。

  

  

  

  

吉娃娃诧异,看了眼躺在石头上放松但耳朵已经支愣起来的狼青,又看了看尾巴毛还没长好的哈士奇:“大哥,你怎么来了?”

  

  

  

哈士奇用狗爪拍了拍他的肩:“儿呀,你不知道爹为了你给狼青送了多少信啊,可是他就是不让我进村。我好不容易能进这一次,你们可别捣乱了,来,握手言和。”

  

  

吉娃娃被哈士奇按着脑袋跪下去了,那边柴犬美滋滋的眯着眼抬腿就要把尿撒他喝水的碗里。吉娃娃气的想揍人,又被哈士奇一瞪眼吓得不敢说话。那边柴犬美美隐身,往吉娃娃饭碗里撒完尿还要尿到村门口那条大河,这边吉娃娃心有不甘也只能作罢,开始乖乖当个孙子,为了让自己不痛苦疯狂转移注意力冲着狼青嗷嗷。

  

  

  

这孙子长那小样还眼馋狼青,眼馋人家漂亮英俊的外貌,高大威猛的身躯。又因为自己当了狼青几百年的小跟班,在这现在追求“平等”的新时代想要出来单干。可自己实在太弱,现在有了哈士奇大哥,也算有了点支柱。上来第一件事对着曾经的大哥开火狂吠就是因为心虚自己那窝囊历史,找人家狼青帮忙的是他,不要人家管的也是他。又因为自己那便宜哥哥和狼青经常一起吃饭,心里极度不平衡,因此越发敏感,半大点事能叫上半个钟头,直把村里的村民给吵烦了,上来扛着铁盆给了两耳巴子。吉娃娃被打的晕头转向,第一件事还不忘自拍留样,带着那鼻青脸肿的小照片告上了狼青,说他不尊重自己,不文明,搞小团体。

  

  

  

哈士奇刚从隔壁村出来,嘴上北京烤鸭的油还没擦干净,眼睛骨碌一转就要开始搞事。原来狼青明确的拒绝了他的所谓追求,此刻正怨恨在心,可这也不影响他的食欲,吃人家的用人家的回来继续诋毁人家。他拿着吉娃娃的小照片,带着自己拉出来一坨没消化的粑粑上了法庭。

  

  

法官问:“你们要判狼青什么罪?”

  

哈士奇把自己那坨粑粑往前推了推:“狼青滥杀小动物!毫无犬道主义精神。”

  

法官被粑粑熏的皱了皱眉又看了看,又看了眼站起来都没有椅子高的吉娃娃:“你是证犬?”

  

“是!”

  

吉娃娃靠在哈士奇身边,细若悬丝的像是肛门和鼻子倒置了,“我被狼青揍了,他还吃了我的朋友!”

  

法官懵逼了,“这,这明明是个鸭头啊!”

  

  

“实不相瞒,其实我的祖先就是一种史前巨鸭,征战过欧亚两村,自此确立了对于两个村子的正统地位。”

  

“可是,你是只……”法官戳戳眼镜,“你是只狗啊!”

  

“我是鸭!”

  

吉娃娃理直气壮,学了几声鸭子叫,“您看我的毛色,是不是和他们长的一样?”

  

吉娃娃摸了摸自己黄色的毛,又指了指哈士奇呈上来的粑粑。哈士奇点点头,“嗯,都是一种黄色。”

  

坐在被告席的不知道谁憋不住笑了一声。

  

法官被雷的一时反应不过来,吉娃娃继续到:“我不像我哥哥那个垂耳大叫驴,只会窝里横。法官大人,您看我的四肢。其实我的前腿本来是翅膀,依靠后腿行走。只不过有一天误闯了狼青的领地,就把我打了一顿,自此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想必吉娃娃也对自己的外貌非常不满意,添油加醋的说自己的祖先曾经如何辉煌如何威风。最后轮到狼青被告人发言,众犬目的注视下,高大威猛的狼青揉了揉眼,道:“可是哈士奇那里面有翅膀的骨头。”

  

“我的也有!只不过我的是被你折断了而已。”

  

“哦,也就是说你现在比不上你的那些进了哈士奇肚子的祖先喽?”

  

吉娃娃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他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但听上去大差不差,他忙点头。

  

比格犬憋不住大笑一声,自己踩了自己的耳朵。他跟狼青站的近,一下子歪倒在狼青漂亮的毛发里。

  

法官眨眨眼,决定闭嘴。

  

不能聊了。

  

真不能聊了。

  

狼青给他一个看败犬的眼神,懒得再说话。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谁在瞎扯淡。法官瞅了一圈,看见哈士奇那边明显狗多,又看了看坐在被告席孤家寡人的狼青,摸了摸鼻子:“这个……”

  

“这个……”

  

  

  

  

  

“谁欺负俺家咪咪!”

  

一声怒喝!

  

狼青村子里最闹腾的小孩二蛋带着一众平均年龄不过十岁的“狐朋狗友”杀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刚从树上撅下来的数枝。他离老远就瞅着这边狗多,全是隔壁村的的洋狗,合起伙来要欺负他们村咪咪。

  

还看见那个中途叛村的吉娃娃,天天偷窥的贱兮兮的柴犬,还有那个隔壁村带头一天三趟过来偷包子的哈士奇。大人们顾着表面上的村村友谊不敢赶走,可他二蛋敢。

  

狼青眨了眨眼,猛地踩了大叫驴一脚。比格犬声如其狗,伴着凄惨的尖叫,狗群里两只狗一齐倒了下去。

  

狼青摊开自己雪白的肚皮,凄惨的叫了起来。

“咪咪!”

  

二蛋生气了,自家狗被欺负,瞬间看着那一堆洋狗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杀气。狼青继续尖叫,叫的凄厉无比活似谁要砍它一刀。

  

比格犬不解:哥,咱叫啥呢?

  

哈士奇等众狗:对啊,你们叫啥呢?

  

狼青又踹了比格犬一脚:“别管,继续叫,越惨越好。”

  

大哥有令,小弟不敢不从。比格犬拿出来发射核弹一般的架势,声音一度盖过了比他高了许多的狼青。二蛋扫着棍子施展“打狗棒法”,哈士奇尖叫,吉娃娃尖叫,柴犬尖叫,众洋狗尖叫。

  

“我们真没欺负他啊!”

  

“放你妈的狗屁!”

  

二蛋完全忽略了他为啥能听懂哈士奇说话,一棒子敲到那睿智的狗头上,接着一棍子扫起地上不知道谁拉的粑粑,直接盖了吉娃娃一脸。哈士奇被打的滑跪到结束表演的狼青面前,两行鼻血留了下来,晕乎乎微笑道:“我终于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咪咪。”

  

“咪你的狗屎去吧!”

  

比格犬一把薅出一身粑粑的吉娃娃,直接贴到了哈士奇脸上。

  

  

  

  

  

没有后续。

比格犬和吉娃娃不是近亲,只是觉得那天天沉默一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样子和小朝的精神状态很像。

狼青是中国本土的犬种。

别怀疑,就是骂人……骂狗。

这咋打tag啊(皱眉)

  

  

提问:1.本文对于吉娃娃还有另外一个未讲的四字描述,请问是什么?

2.请将各个国家对号入座

问题收集截止本周日,挑选一位全对选手付邮送小礼物


评论 ( 7 )
热度 ( 182 )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