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联五】女士优先2

•内含男变女变男变不男不女

•联五都得变,一个别想跑

•流水的烂梗,铁打的法师阿三

•发疯产物,最近精神不稳定,看个一乐就行

•我摊牌了我就是想写双★瓷

  

  

  

  

  

  4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以庄严的联合宣言起誓,我们………”

  

美利坚在台下打了个哈欠,视线又一次不受控的落在他斜前方的身影上。

  

那家伙今天竟然把碍眼的头发扎起来了。

  

金发男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仗着自己藏在墨镜下的眼睛,视线变得越发炽热起来。他想起几日前找阿三那家伙做的一点点小动作,好奇的往对方胸口上看。

  

“平的。”

  

坐在前面的CN整个人肉眼可见的愣了一下。

AME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整个人大大咧咧的放弃治疗,干脆直接摊牌,“什么嘛,还以为亚洲女人都会很有料,原来韩那家伙全是自己塞的透明硅胶。”

  

庄严的会场出现不合时宜的下流发言,可一看到发言的人是不可一世的蓝星灯塔,不少国家的女性意识体也只能默默的吞下这口气。坐在AME身边被突然点名的韩国整个人塞住,满面通红的恨不得把头埋进地里。上周自己为了讨好对方搞的乱七八糟的限制级活动被人语气平平的说出来,这丢脸丢到他姥姥家去了。

  

“你要是脑袋里脑细胞不够用了控制不住自己张嘴狗叫,我可以给你往脑袋里打一桶硅胶。”

  

CN冷冷开口。转过来看他的视线是一样的不带任何的感情,这人甚至连礼仪大国的基本功都不愿意在他面前摆了,装都不装的厌恶,像是……

  

像是在看一条狗。

  

AME控制不住的莫名其妙的开始兴奋,他太熟悉这种独属于他的眼神了。他的阿芙狄洛斯也给过他漂亮的苹果,但与其他国家乖乖张开大腿愿意雌伏的样子天差地别。那是一种志在必得的交换,如今他不需要了,就直接露出了藏在金苹果里的匕首,一把独属于AME的匕首。

CN的声音虽冷,但却是一种压抑不住的沙哑。他今早发起了高热,不知道美国狗搞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动作,今天早晨他的整体性征变得更加紊乱,如今是一种混乱的性别中间体。高热让他整个人都没有力气,但可悲的是今日的会议发言又重要至极,不好再次缺席。胸口时无时有的涨意全被绷带一视同仁的绑了起来,这不算最难受的,最难受的是身下。

  

男性和女性的身体构造相差太大,他今早出门时穿上的是一早准备好的女士内衣,此刻更是显得有些不够用。尤其是同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某些男性器官,把这个一贯冷静得体的男人……或者女人逼得头皮发麻。

  

没人知道他此刻的身体情况,CN扫视台下,法兰西带头第一个鼓掌,RUS显然看出了他面色有些不正常,英吉利还是皱着眉盯着他,唯有一个美利坚抬头笑着看他,在万千视线之下开口说了几个字。

  

那是一句下流至极的调戏。

  

  

  

  

  

  

5

  

“某些西方国家私生活混乱至极!”

  

北京气愤,把自己嘴里的包子咽下去,“意识体更换性别很费劲,即使这样,有些人为了抄近路,就会费劲巴拉的把自己变成对应的性别,搞一些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

  

“我们绝对不能这样!”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停留到他跟自己老大昨晚的聊天消息。继上次他不小心说漏嘴之后,北京被短暂的“打入冷宫”,到现在也不知道瓷的身体情况到底如何。意识体的健康状况和国家本身息息相关,但关于性别特征这种事情,还找不到任何原因。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被他绑在一条贼船上的莫斯科晃了晃手里的星座书,“我们去找找占卜师吧!”

  

“占卜师不认识东方意识体啦。”北京挠挠头,“要找也要找我们家楼下举着旗子的算命大爷。”

  

二人一拍即合,反正莫斯科自己也是个被自己老大派过来的官方探子,当即跟着北京要订票回国。一抬头看见联合国大楼下两个熟悉的身影——高大的金发男人戴着墨镜,右手死死拉住他身后步伐有些踉跄的东方人,二人似乎还在争吵,后者不愿意顺着他的步伐,被他一使劲拖进了巷子里,身影齐齐消失在人流后。

  

“我艹。”

  

北京骂了句脏话,语气惊慌自言自语道:“那人是谁啊?我老大和老美?”

  

“……”莫斯科显然也被这青天白日直接抢人的架势弄懵了,呆呆的点点头。

  

“打电话打电话!”北京一把推开自己面前几个碍眼的凳子,从咖啡厅冲出去,自己打给了跟着瓷一起出席会议的随行人员,会场那边混乱非常,“RUS跟英吉利打起来了,我们的人全都被拦在会议室里!”

  

“门锁不知道被谁换掉了,生物识别卡打不开……”

  

“老大呢!你看老大还在吗?!”

  

北京边跑边吼回去,后背起了一身冷汗。他跑到路口,看着小巷和联合国议院两条相反的路,一时竟然有些六神无主。瓷现在的异常情况知道的只有联五,他自己,和一个莫斯科,就算是一直候在国内的其他人,北京也都是含糊的搪塞过去。英法俄几个人都算是尚且友好,行事有分寸,可他偏偏没留意一个不讲武德的幕后黑手!

  

老美想干什么?

  

  

  

  

7

  

“……你想干什么?”

  

与此同时,已经远离市中心喧闹的小巷子里,瓷努力的稳定混乱的呼吸,被AME拉住的手腕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刺痛。

  

混乱开始在他刚刚下台,夹在英法之间的RUS家的代表团突然传来一句正宗的“苏卡不列”,随后英吉利家那边一个议员就被皮鞋爆了头,兵荒马乱加涌进来的安保人员直接把他和自己家代表团隔开,只在一个愣神,人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背后的AME直接拉走。

  

瓷没有声张,没有尖叫给绑匪助兴的道理。他尝试着甩开那双铁钳似的手,AME表情玩味的扭头看了他一眼,接着继续大步往前走,“女士,劝你省点力气,一会在床上还有的折腾呢。”

  

“放肆!”

  

瓷被这人不知羞耻的一下子点明心事,眼底难堪的红了一圈,跟疯狗打交道毫无规律可循,他挣扎着往后退,持续高热的混乱身体却几乎抽不出一丝力气。

  

AME不是好人,滥情,磕药,乱七八糟的床上关系,瓷完全相信如果自己被他发现变成了女人,这个疯狗能做出不知道多么混乱的事情。实际上当她还是个男人的时候,AME就已经在寥寥几次的性事上表达了他异乎常人的“兴趣”,瓷越想越觉得恶心,声线颤抖,“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丧心病狂的,不知廉耻的疯子。”


  似乎是他的身体终于有了自保的意识,混乱的性征变换暂停一瞬。瓷一拳挥向前方的金发男人,却被对方轻轻松松的压制到了小巷的冰冷粗糙的墙面上。AME一只手顺着他的腰胯往下摸,“怎么,等不及到床上去了?”

  

“是你搞的鬼吧?把我变成女人?”

  

AME没有理会质问,反倒古怪的笑起来,手指已经灵活的解开了瓷的腰带。这…………

  

  

  

  

  【屏蔽】

  ——不要关注 ,会拉黑———

  

  

  

  

  

  

  

  

“AME!你开门!不开门我们要撬开了!”

  

屋外传来法兰西的喊声。瓷被AME从小巷拖拽到这所隐秘的小房子里,发生了什么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这个狗东西,瓷咬咬牙把衬衫穿上,他没有东西可以再掩盖自己的秘密了。AME把他绑过来纯粹就是为了泄愤,因为他一次又一次的戳中了灯塔先生的小秘密。

  

“你扯开我的秘密,那么我也该扯开你的秘密,这才公平。”

  

想起这狗东西说的,瓷朝床上那一团恨不得再踢上几脚。可他身下变扭,刚刚长出来的花经不起这么粗暴的蹂躏,只能一拐一拐的给自己穿好衣服,尽可能体面的走到门边。

  

可是他的手又一次还没来得及碰到把手,就被突然砸进门框的半个斧头吓呆了。

  

脆弱的木质门显然敌不了这一击,惶惶然掉了半个。RUS举着斧头,跟屋内披着头发男人大眼瞪小眼。英吉利从门缝里冲进来,看到好整以暇的瓷先是送了一口气,接着又看见这人的衣领不自然的竖起来。

  

他皱眉大步走过来,一言不发的把瓷的衣领摊平。果不其然,脆弱的皮肤上满是牙印和青紫,他皱眉“啧”了一声,从RUS的手里一把把斧子扯过来,直接进了里屋。

  

“你还好吗?”

  

法兰西摸了摸他的手,瓷后知后觉的回过神点点头,视线还留在RUS负伤的脸上。

  

“这个疯子。”

  

法兰西叹了口气,“他把会议室的生物识别卡全换了,我们全都出不来,后来是安保强行破开。外面人找你都找疯了。”

  

“我还好。”

  

瓷摇摇头,“他没把我怎么样,反倒是……”

  

“这叫没把你怎么样?”

  

RUS的表情跟刚刚用斧头破门而入的时候没什么区别,黑着脸反问。他把外套脱下来披在赤着脚站在地板上的意识体身上,在留意到对方身体又一次出现的异样之后把人横打抱起来,扛到了沙发上。

  

“男人女人?”

  

RUS蹲下身,视线看进CN眼中。后者抿抿嘴,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中间体。”

  

衣服之下藏起来的痕迹碍眼的很。RUS总是来晚的那一个,可是他并不因此惋惜,只是无不阴狠的在脑内想着该怎么搞死AME这个狗东西。

  

想想只是想想。还没付诸于行动,卧室就已经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

  

法兰西好奇的伸头张望:“英吉利终于砍人啦?”

  

拿着斧头的英吉利踉跄着从卧室走出来,面色麻木。他眨了眨眼,看了看客厅沙发上的瓷,又看了看好奇的吃瓜群众,干巴巴道:“我……”

  

AME还在尖叫,声音越来越近。不一会,披头散发的金毛老外裹着被子,一把推开碍眼的英吉利,红着眼睛冲到客厅的瓷面前,“你你你你你你……”

  

瓷皱眉歪头。

  

RUS的拳头举起即将要落在AME头上,后者恍然不觉,着急忙慌的把裹着自己的被子拉开给他身前坐在沙发上的瓷看。

  

法兰西:“呀,性骚扰啊你!”

  

瓷愣住了。

  

“你你你你你……”AME几乎要落下泪来。这个素来高傲自大,行事为所欲为的世界灯塔先生,罕见的声音带了哭腔,“你把我兄弟怎么了?!”

  

瓷眨眨眼,大脑一片空白。

  

AME,和他之前一样,变成了女人。

  

  

  

  

  

  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庆祝阿美莉卡的诞生!!🍻!!

  

  

  

  AME发疯的细节……

  看心心数吧,想看的人少就不写了🙇

评论 ( 26 )
热度 ( 895 )
  1. 共3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