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饺子熟透了

厨房大杂烩最后一弹

短篇到这里就完结啦!哈哈

前篇苏瓷,俄瓷,南瓷都在合集里


【塞瓷】漂亮郎君俏饺子(?)


“呃……”

某一日,早晨七点。

刚刚起床的北京看着饭桌上松松垮垮的某种面食,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是啥?馄饨?“

黑吉辽三兄弟从他身后挤过来,厨房里热气腾腾,不断有白色的烟雾铺天盖地的飘出来。

“仙丹。“

默不作声的黑龙江突然开口,“你看着烟雾缭绕跟玉皇大帝家里似的,这不是炼仙丹是在干嘛。“

“有没有一种可能。“

江苏从二楼迷迷瞪瞪下来,嗅到了空气里的食物气息,“这是老大在煮饺子。“

众人面面相觑,东看看西看看也没觉得这碗里的东西有饺子的模样。碰巧瓷从厨房又断了两碗饭出来,看见一群人在这里面面相觑,道:“站着干嘛,吃早饭。“

北京连忙点头,乖乖坐下。大哥带头,小弟也不敢“冒死进谏“。之前困难时期谁不是吃咸菜硬饭过来的,煮破皮的饺子虽然卖相不好,但也不是难以下咽。更何况馅料拌的很鲜,一看就是下了功夫的。

早些年还在中南海的时候,瓷跟着几个国宴大厨学过一些,到现在也忘得差不多,唯独就剩馅料还记得一点配方。瓷好不容易有休假时间,给家里忙碌的崽子们做顿馄饨不是馄饨饺子不是饺子的早饭,在这之后,就要各自去应对复杂多变的工作。

于是在北京他们集体离开家之后,瓷看了看烟雾还没散尽的厨房,皱眉咬了咬下唇。

 

 


身形高挑的东欧男人刚出会议室,口袋里的电话就微微震动起来。

他将文件收在左手,右手接起了电话。短短几句之后,他的眉头蹙了起来。

“找厨师?“

他在中国负责相关对中业务的同事打来电话。斯拉夫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右眼的黑色眼罩,道:“不用你跟了,我这边工作结束了,可以直接飞一趟北京。“

电话那边的人显然有些不理解,争执了几句。塞尔维亚低低的拒绝了,道:“没关系。瓷帮了我们很多,让他们别过去了,我自己亲自过去。“

他挂断电话,在包围之下的连轴转已经持续了半个月。到底是为了感激对方的帮助,还是自己真的很想见到对方,也只有这个安静沉稳的“东欧珍珠“自己知道。

待到飞机平稳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塞尔维亚这才发现总是在自己梦里出现的人早已经给他打了四五个电话。一种没由来的幸福感突然席卷了全身。疲劳的身体仿佛细胞一夜之间重生一样又变得充满活力起来。塞尔维亚小跑起来,终于在大厅门口隔着一段长长的玻璃外墙,看到了穿着黑色大衣,在小雪中靠在车边的黑发男人。

瓷听见不远处沉闷的玻璃敲打声。他抬头,隔着玻璃站在他面前几步开外的塞尔维亚似乎刚结束会议,穿着一件单薄的黑色衬衫和西装,此刻正双眼发亮的笑着看他。

男人暗自发笑,往前走了几步。对方这时候却突然转身往大门跑,是真的跑,塞尔维亚人高腿长,偏偏那双好看极了的眼睛的视线还恋恋不舍的挂在他身上。瓷鬼使神差,也跟着跑了上去,两个人隔着一层厚厚的隔音玻璃墙,莫名其妙的一起跑了起来,几乎齐平的跑到了大门。

“瓷哥!”

塞尔维亚笑着将他抱起来,十几度的天气,这人身上冷的像是一块板子。瓷揉了揉他的脑袋,道:“好久不见!”

“有一个月没见了。”

人高马大的斯拉夫人把他抱进怀里,语气有些委屈,“哥这一个月都没给我打过电话,我每天晚上睡觉都不愿意关机,害怕哥会打过来。”

“最近太忙了嘛。”

瓷无奈的笑了笑,“这不是一有空就给你打电话了吗?”

“哥!”

塞尔维亚突然捏住他的肩膀,“我听说了你要找厨师学习的事情,你要找中餐厨师吗?还是西餐厨师?”

他说着说着就开始脸红,知道自己这样也很没道理,说不定会让对方为难:“……我的意思是,是说,如果简单的中餐的话,我也会。我休息了三天假期,你要不要,要不要……我来教你?”

 

 

 

老大找了一个老外来教自己做中国菜和包饺子。

北京目瞪口呆且无法理解。

那个老外是塞尔维亚,

北京挠了挠鼻孔,理解了。

小情侣,互相双向暗恋的小情侣,干啥事都不意外好不啦。

人家一个多月没联系了,搞一搞厨房情趣怎么啦?

何况小塞是真的会做菜好不啦。

大惊小怪,大惊小怪的全部去面壁!

厨房里,修长白皙的指腹捧着一片柔润均匀的饺子皮,放上正好的馅料,有力又精致的捏出漂亮的花纹。饱满可爱的饺子铺满了半张竹坯,瓷手里拿着纸和笔,把配面团的最佳比例写清楚,又把刚刚小塞交给他的好几种包饺子的方法全部画了出来。

塞尔维亚接触中餐完全是爱屋及乌。他经常飞过来,也知道瓷不是一个爱料理食物的人,经常自己一个人在中国研究怎么能给对方做一些他习惯的吃食。久而久之包子饺子全部搞了一遍。厨房的香气很快飘到屋外,包的漂亮可爱的饺子们咕嘟咕嘟的浮上水面。

塞尔维亚盛了一个,用筷子碰了碰,端着碗放到了男人的嘴边。瓷微微一愣,张开嘴咬了半口,连连点头,伸了个大拇指。

温润的水汽里,如画一般的眉眼轻轻的扫过斯拉夫人的心间。绯色柔软的唇一开一合,饺子馅料的鲜气似乎掺了些酒,塞尔维亚突然觉得自己醉了,整个人飘忽如在云端。

 


他愣愣的听着对方说:“饺子熟透了。”



后续车......有空再写吧.....


评论 ( 20 )
热度 ( 250 )
  1. 共1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