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28

完结倒计时

老大哥被偷家警告

第二十八章.破灭



美丽卡恢复理智已经是不知道几个五分钟之后了。


他感受到身边的冷意,白炽灯在他头顶打下一圈孤独的光。又是之前熟悉的场景,小少爷也不在意,苦笑着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里面空荡荡的。


丢了东西的AME笑容逐渐僵硬。他从地上爬起来翻遍了身上的每一个口袋,最后眼里急出狠,愤愤的往墙壁上打了一拳。


他习惯用的是自己的右手,本来接上去的骨头就没好利索,这一下又直接接近报废。失去了遮挡的异瞳在怒火之下显得诡异极了,没有了眼镜的遮挡,美利坚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犹豫迟疑。


“又不想要右手了?”


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长发男人从一层又一层的铁架子中探出上身,道:“你的药和糖纸在我这里,丙戊酸钠有强烈的逆反左右,害怕你当糖吃了,我帮你管着。”


原本在心口堵着的怒气就这么没了。美哭笑不得,那张素来高傲的脸第一次出现了平平淡淡的庆幸,成了一个真正的“正常人”。


他慢慢踱步过去,将从柜子上爬下来的长发男人接住,语气黏糊糊的,轻声道:“甜心,我知道这里也有监控。”


“嗯?”


没搞清要干啥的东方男人眨眨眼,倒映在黑色眸子里的那双异瞳像是某人口袋里那些撕下来的糖纸,即使这样冷淡的光源,也想宇宙中瑰丽的星子一般闪闪发光。


美利坚打了个响指,有点挑衅的看了屋角沉默的摄像头一眼,接着一掌扣住瓷的后脑,毫不犹豫的亲了下去。


这尼玛!


瓷心里顿时奔过无数草泥马,他挣扎着往前推,被美一只手反擒住两个手腕。这样简陋破旧的仓库里,温热的唇成了两个人身上几乎唯一的热源,一点点的奇怪电流皆由这里流向四肢百骸。


光明,哪里是光明?


有人终其一生索求,最后用疯狂的发笑与怒吼遮盖自己的委屈。有人风尘仆仆一路追赶,最后意兴阑珊败于无情岁月光阴。有人好运气的荣为天选,最后却见证过灼人的温度随意丢在犄角。


美利坚灵活且有力的撬开男人紧闭的唇,一只手掐住瓷的脸颊挡住上下合并欲咬的上下颌,带着唾液和血气,还有情绪稳定剂苦不堪言的味道全部塞进了对方的嘴里。


像是一种托付一切的自我毁灭,就算自己不好受,也要拉着别人强行入队,五感共通。他的回答没有后悔,只有狂笑,他的词典没有后退,只有毁灭。


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疯子毫无理智,将自己的所有生气都发泄在了这一个近乎残暴的吻里。碰撞的唇齿是他们相接的躯体,混乱的反抗与镇压是他们震颤的灵魂。他们之间从不需要爱来保证,他们永远为敌,至死方休。


“甜心。”


美轻轻舔了舔男人柔嫩的上唇,将其中晶莹的唾液吮掉。他呼吸粗重,久违的野心与蓬勃的欲望在那双妖异的瞳孔中昭然若揭。


两根人紧绷的那根弦都钝了。没有正常人会在这样的生命垂危的关头强硬的扣上这样一个离奇的吻。瓷整个人变成了一种淡淡的粉,手掌因为使力将美利坚的手腕捏红了一圈:“你真有病了。”


他低低的骂,筋疲力尽的白了美一眼。后者魇足的笑着,慢慢松开了这个怀抱。


“欠了一个月的美式热吻。”


他吹了个轻佻的口哨,眼神若有若无的放到了屋顶那个熟悉的摄像头,“我正式的,在你的“前男友”这里,追求你,甜心。”


听到“前男友”三个字,瓷的脸上多了丝自嘲。他晃了晃手上还拿着的药剂瓶,正色道:“不说了,我找到了稀硫酸,去烧铁试试。”


焊接在一起的锁很快被高强度腐蚀的液体弄的锈迹斑斑。AME抬脚欲踹,却被瓷拦下。


“看你还有几发子弹?”


美打开手枪弹夹,十二发子弹整整齐齐的排在其中。而瓷的那把枪却几乎空弹,唯一剩的只有三发。


“都给你。”


长发男人把子弹取了出来,全部塞进了AME手里,“你右手不方便,我还有这个。”


他晃了晃刚刚找到的尼泊尔弯道,“如果我们走散,你不要管我。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AME有些奇怪的望着他,看着男人手心里的三发子弹,最后也只拿了两发,“这颗送你。”


瓷看着手心里剩下的一发子弹笑了。他眼里似是有泪,转瞬即逝之间已经将那颗子弹牢牢的握在掌心:“嗯,这颗送我。”


无论何种情况,瓷都不希望最后开枪的是自己。他这一路将近十七年,其中一大半都是在那人的羽翼之下,那些甜蜜的记忆都还未抹灭,亲手斩断说着简单,可必要吐血啖肉。


铁门被用力的一脚踹开,碰撞产生巨响。节能灯闪了又灭灭了又闪,最后完成使命一般的灰灭下去。


走廊上的穿堂风阴冷,二人尽头有一扇布着铁网的窗。每一步都无声,每一步都焦灼。心照不宣的沉默成了附近流动的空气,安静的像是普通的地下仓库。


“你有没有听到,心电图的声音?”


瓷开口低声道。规律的心跳声自从二人踏入这里就开始回荡,声音越来越大,位置方向应该也越来越接近。二人摸索到其中一扇门之后,在确定音源来自其中之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



 

 

 

基地联系上美瓷俄三人小队的时间已经是怪兽战役开始的72h之后。


因为发现了其中机密,原本抓瞎无厘头的攻击也变得渐渐有了规律,战争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英吉利下了战场时几乎脱力。他开始查看美带着的芯片位置,得到的只有虚无一片。


忙碌的不止莫玉台基地,千里之外的斑驳的密林中,刚刚经历完一次威力不小的燃气爆炸RUS快速的奔跑在低矮灌木中。


他看清了将美瓷二人被残存下来的机器人带走的方向,白鸟在前方引导,平日在基地几千米负重训练的素质在此刻派上了大用场。他的身影几乎快成残影,上臂的通讯器红灯闪烁。


“他们被抓走了。”


RUS的呼吸平稳,双眸在极速奔跑中目视前方。男人利落的躲开前方横倒而下的障碍,扫了一眼自己腕表上的地图定位,“派人围剿南部广场,那里有一个废弃机械研发场。我要一把SVD狙,之前的装备都在大火里烧毁了。”


他话语寥寥,却把那头本就筋疲力竭的英格兰打了个措手不及。


“元帅……苏,他……已经……”


“目前不清楚,但是他有自己的机械部队和布置。”


RUS按下单线频道,留出一只耳朵留意四周环境,冷声道:“你弟弟和瓷都在他手里。告诉总部那几个老头子,如果不想让海姆达尔陨落,就把那些阴的暗的恶心人的心思收起来,否则除了死,没有别的路。”


“你……”


英格兰还想问些什么,那边通话已经断了。


美利坚临走时做的皮下注射定位此刻已经消失,说明苏或者瓷俄已经察觉了他们的计划。


可当时在场的除了总部的几个领导者,再无其他人。他直觉觉得其中蹊跷,但又不愿意再往深处去想。原本在通讯器决定拨向上级的通话请求也收回了手。


同盟维持十几年的微妙状态让他不得不注意行事尺寸。半分钟之后,尚未硝烟散去的甲班上,运输机再次起飞,带着一批一批的物资和装备,飞往北境。



评论 ( 6 )
热度 ( 496 )
  1. 共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