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19

第十九章.子宫


“我该怎么呼唤你,我的爱人”

“用我藏在黑暗里的痛苦……“

 

 

瓷不答话,洗手间里废弃的灯管此刻突然爆开来。锋利的玻璃碎片砸了一地,不少落到了美利坚的后背上。


他趁机狠狠踹了一脚男人的小腿。美两面夹击,吃痛的倒抽一口气。


“你听着,即使这些监控之前的用途再怎么不齿,这里也是我家。”瓷站在门口,声音冷淡,“如果苏没死,你猜他是会先杀了我,还是先杀了你?”


苏没死。诺肯达时代重新降临?


美低低的笑起来,平光镜片下的眼眸像是嘲笑,语气残忍道:“如今的泛太同盟百分十八十的政权都牢牢掌握在世家手里,金钱就是资本,资本推动科技,科技筑牢政权。就算苏真的没死,你觉得他有多大的机率能重新站上高台?就凭你,你们能赤手空拳的用所谓“人民意志”再造一架机甲?”


“我当然知道他不能。”


瓷脑后的长发被束成了低低的马尾,许是走廊尽头的窗户未关,在身后微微摇晃。他的影子投射在黑暗处阴沉的瓷砖地板上,变得更加高大,坚毅,像是另一个人的模样,“但是我可以。”


“我可以。”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预设好轨道的匕首,直接插进了美因为嚣张毫无防备的心脏。金发小子的笑容僵在嘴角,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慢慢的直起身子喃喃,像是在嘴里咀嚼什么,道:“甜心,你有点不太听话了……”


瓷没给他接近的机会,狠狠一拉敞开的铁门。美利坚的右手还没好利索,被铁门一撞更是直接错了位,痛苦逼着他的血气一浪一浪的淹没理智。


“你……”


房门此刻被打开。外出买菜的小机器人乐呵呵的进来,头部显示屏的表情是愉悦的月牙。洗手间门外走廊的黑色摄像头缓缓动了动,终于将目标放到了别的地方。


“小先生,小先生,罗伯特买了鲜虾!小先生最喜欢吃的鲜虾。”


“多谢你。”


瓷从他两个金属的手臂里接过来,眉眼温柔。在他身后紧随而出的美咬了咬下唇,右臂的夹板直接渗出了殷红的血。


两个人有默契的对于刚刚在暗处的分歧只字不提。罗伯特灵巧的在客厅来来回回,带着调料和锅碗瓢盆一头栽进厨房中。他哼着一首光从调子上就能听出来的古老童谣,在路过俄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对方的小臂。


“抱歉抱歉。罗伯特的平衡装置已经很久没有维修过了。”


他歪了歪金属的脑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RUS一下,随后又道:“小先生的朋友喜欢吃什么呢?罗伯特的菜单存储库有八千多道菜,西餐中餐或者俄式甜点都有哦。”


“罗伯特。”


瓷突然开口喊,“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刚刚买回来的咖啡可以吗?”


红色铁皮小身影“嗖”的一下又跑走了。俄找了餐桌的一角坐下,回头看到了客厅沉默不语的死对头。


这种诡异的和谐氛围一直持续到了晚饭上桌。美利坚在客厅给自己狂塞了一大盒营养膏,最后被嘴里又苦又涩的味道认命的坐到了餐桌旁。罗伯特很快乐,能从他手舞足蹈的劳动姿势和发声装置一直低唱的歌曲表现出来,眨眼间又跑上了二楼去给小先生和小先生的客人们收拾房间。


他这一走似乎带走了餐桌上所有的热气。三个人默默对视一眼,继续低头各吃各的。客厅的监控摄像头缓缓抬高,红色的光点只短暂的投映了一秒,直接打在了长发男人的手腕。


这种光点和现在战争中狙击枪瞄准用的远光很像。瓷抬头看了一眼,那红点立刻又消失了。


“小先生!”铁皮脑袋从二楼晃晃悠悠的下来,还高举着一个大大的培养箱。“小先生,罗伯特发现,发现他已经臭了。”


瓷微微一愣,有些困惑的眨眨眼睛。培养箱还在往下滴水,透过外面包裹的一层简简单单的黑布,在机械手臂上散发一种很难闻的培养液味道。


美利坚嗅了嗅空气中混沌的味道,眉毛控制不住的挤在了一起。


“你杀人藏尸啊?”


“不是尸体,但的确是个‘人’。”


RUS默默的开口补上一刀,美利坚一肚子的饭差点呕了出来。黑发男人从机器人手里把培养箱搬下来,掀开黑色的包裹看了一眼,淡淡道:“丢了吧。”


“可是……可是……”


“我去,真的是个人?”


“一个失败的克隆体罢了。”


瓷淡淡道,语气有些强硬,“成活了之后,我把它掐死了。”


得,这下谁都吃不下去了。


“老师刚去世的时候,我一时间想不开,打算用他房间角落里的一根头发来进行全能干细胞培养,做一个新型的克隆体。”


“这种事情有违道德伦理,我找不到地方可以做,只能自己一个人偷偷在这里实施。罗伯特的基础指令有一条维护主人基本人权,未经他人同意的克隆,在他这里被判做犯罪。”


那段日子很痛苦。瓷直接卸掉了家里唯一能够算得上活物的小机器人的脑袋,让它变成了一堆类似于报废的破铜烂铁。他整日整日的窝在楼上,从最基础的细胞开始培养,那根头发几乎成了他眼里唯一的东西。


培养液不够就去专门的医疗研发中心偷。需要任何东西,只要他自己身上有的,几乎都可以给。实验一共试了三千多组,最后唯一活下来的一个胚胎开始正常发育的时候,瓷才恍然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因为取血实验找不到一块完好的地方了。


一个小小的“苏”缓缓生长。受精卵需要母体培养,类子宫环境很难创造。他甚至一度自暴自弃的想剖开自己的身体,来创造一个“子宫”。上天总是眷顾他,即使条件很困难很艰苦,这个小小的胚胎似乎听到了他的祈祷,仍然坚持的在那个简易的类子宫环境中存活了下来。


十个月之后,当婴儿第一次睁开他的眼睛,那双红色的眸子开始注视着瓷几乎疯狂偏执的视线时,就像是一场即将落实的阴谋,被一种属于无辜的力量狠狠拆穿。


瓷突然意识道,自己创造了一个生命。自己对于这个生命有着几乎不可脱卸的责任,他不应该是任何一个人的寄生。


他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尽管他的原身那样伟大,尽管自己那样的思念。可生命的残酷在于他的创造和赋予新生,生命的残酷也就在于他的创造和赋予新生不带任何情感和记忆。


像疯子一样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跑出家去,回来时带着重新冷静下来的理智。他把罗伯特重新组装好,开机重启,告诉他,自己要离家很长一段时间,要他不要打开二楼最深处的那个房间,然后在培养箱里亲手杀死了那个婴儿。


杀死了他那些几乎幼稚疯狂的幻想,杀死了几百个日夜里不眠不休的呐喊和偏执,杀死了新生,杀死了自己,杀死了二十年里的所有欢笑与苦痛。


光阴快速后退,似乎当年阁楼上那个落魄的青年人在眨眼间用骨骼皮肉挣破了理想的牢笼,快速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他变得某种意义上的“正常”,又似乎是某种意义上的“有罪”。


谁知道呢,瓷将培养箱抱起来,肉体的腐烂和臭味有些令他恍惚。他有许多罪,可人活在这个世上,又有几个能清清白白的呢?


创造生命。我是否应该给与一个胚胎人权?他从发育那一刻称的上一个人吗?


他走过玄关,看着紧紧跟随着他旋转的摄像头,缓缓的勾出了一个心不在焉的笑。


“谁知道呢,老师。”



克隆部分

有点映射美国的反堕胎法。

评论 ( 13 )
热度 ( 494 )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