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机械苦痛18

第十八章.融化



18.融化

“不要在黑夜里做那些勾当……”


 

 

那小小的,离奇的身影缓慢靠近,金属滚轴长期不保修的挤压声有些大。美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拉住前方男人的手腕,低低骂了句脏话。


瓷耳边响起手枪上膛的声音。他淡淡叹了口气,右手一抬,拉开了玄关的灯,一瞬间一整栋房子的灯都跟着亮了起来。


后背狂冒冷汗的美:……


举着枪下一秒就要大干一架的RUS:……


小机器人从楼梯上滚下来,小小的身体绕着三个人绕了个圈:“小先生好!小先生,欢迎回家,欢迎回家!”


惊悚频道转移到温情频道只用一个开关。机器人的电子眼看了看瓷身边两个一脸懵逼的队友,道:“小先生,这是你的好朋友吗?我叫罗伯特,是这栋房子的家庭管家。”


老款的机器人已经很少见了。即使是美,家里的AI也是没有实体,且不会主动与人沟通的。现在的人们普遍喜欢类人生物,就算真的需要一个实体管家,也会尽可能地像人形靠近。


这种造型矮小的机器人,已经算是半个时代的眼泪了。


“罗伯特,好久不见。”


黑发男人一改一路上的沉默冷淡,显得很欣喜。他上去拍了拍机器人的铁皮脑袋,将背后背着的包放到客厅。一楼的房间很少,两面都是落地窗的客厅在经过这麽多年无人打理之后还是很整洁干净。


壁炉的火不知是谁点上的。黑色的眸子缓缓扫视,眼底的冷意堪比此刻屋外的寒冬,语气却很热切:“罗伯特,我们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吃饭,你可以给我们做一顿饭吗?”


“小先生,您已经有五年六个月零八天没有回来了。”罗伯特的声音很低落,“冰箱里没有食物了,不过我可以现在去附近的便利超市买一些菜。请您和您的朋友稍等一会。”


“没关系。”


俄刚打算关上身后的门,红色的下身形就已经冲了过来。罗伯特朝他行了一个很优雅的礼节,毫无疑问,这个小铁皮脑袋有着非常良好的礼节设定。


美利坚缓缓踱步过来,他身上的最新款的羽绒夹克因为一路上疯狂的减负卸重显得小了一圈。金发小子掏出最后一个棒棒糖,摸了摸沙发,随后将背包随意的一扔,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直接拍进了沙发里。


“五年了,怎么会一点灰都不落?这机器人醒的时间也奇怪。”


“壁炉也是烧着的。”


瓷回道。他靠炉子很近,军靴上的积雪化成了水,打湿了地毯上的一小块。


“一九八几年的绝版,甜心,你这几滴水下去,一百多万美元没了。”


美利坚“嘿嘿”的笑起来,随后感觉身边陷下去一大块。俄面无表情的把背包擦着老美的肚子丢过去,后者下意识的从沙发上弹起来,撸着袖子就又要干架。


俄懒得理他,反而直接目标明确的走到了二楼楼梯下。小房子的二楼属于走廊式的房间,呈“回”字绕了一圈。再往上则是半开放式的露台,刚刚在外面,能够看到里面的布置。


“要上去看看吗?”


瓷脱掉了身上的冲锋衣,上身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高领毛衣,显的生活气了不少。俄的紫色眸子突然有了些无措,下意识的摇头道:“没有必要的话,不用了。”


这里说到底还是这个男人的家,即使有任务,也要主人同意才对。


“不用这么紧张。”瓷笑了,眼下那颗泪痣衬的整个人温柔极了,“事情急不来,罗伯特的自由指数比普通的AI都要高。我们几乎是在和一个高速发展的人类打交道。”


他的手就放在楼梯的栏杆上,轻轻敲打着。


“你可以当作是一次战后旅行,同盟已经多少年没给过这种福利了?天天把人当机器使。”


客厅里的美突然坐了起来,他歪着头听敲击声听了半响,突然道:“甜心!洗手间在哪啊?”


“右边走廊拐角第二间。”


“我找不到,要你陪我。”


这人耍起了无赖。RUS意味深长的点点头,瓷回头,道:“走吧,我带你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了洗手间门口,才发现这里的灯似乎已经坏了。瓷给他打开门,干湿分离的洗手间地上有一层沉积下来的水渍,应该是沾上了锈迹,在走廊投进来的灯光里像极了一大滩血。


“哇哦,凶杀现场。”


“锈水罢了。快进去,你还要我陪着你拉裤子拉链吗?”


“当然要,为什么不要。”海蓝色的眸子里全是无赖和理直气壮,美从身后推着他往里走,“我最怕黑了,你得陪着我。”


“你是小孩子?”饶是知道这人装神弄鬼,瓷哭笑不得。他手摸索到旁边的按钮,摸了几下没摸到,反而被另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


男人心底一抽,瞬间未回神就被身后的男人按到了冰冷的瓷砖上。那双海蓝色的眸子此刻似乎在黑夜里放光,在薄薄的镜片之后直直的盯着他,像是在盯着送到嘴边的猎物。


“甜心。”


带着草莓甜甜圈味道的呼吸打在瓷脸上,男人下意识的想反抗,却被比他高出半头的人死死禁锢着。


那层谈笑风生无赖幼稚在黑夜里全都化掉了一样,显露出里面贪婪狠厉的夹心。瓷紧紧反握住美的手腕,声音冷冷道:“你要干什么?”


下一秒还在路上给你塞糖塞薯片的人,下一秒就将你抵在墙上随时准备着取你性命一般。瓷咬咬牙,脚跟轻轻一抵,锋利的刀片预备似的冒出头来。


“这里应该没有摄像头吧?”


“哈?”


瓷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愣了一下。他以为这个小少爷没有注意到:泛太同盟塞进来一个美,无非是为了当一个监视他的人形摄像头。RUS被人们默认的画进了属于他的阵营,英吉利即使力排众议,还是难平众人悠悠之口,必须需要一个能够随时监视他的人。


最合适的就是这个像一个所谓的“狗皮膏药”的小太子。


美足够聪明。即使共事了短短半年,甚至没有一同驾驶过一架机甲,瓷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狂妄的“海姆达尔”,同盟最有望的新星足够聪明,迅速,有力。许多时候,一直处于“观察位”的瓷经常察觉到被观察,这种视线总是一瞬即逝,藏在薄薄的镜片之下——有时候是墨镜,有时候则是平光镜。


镜片总是能够遮挡许多棱角。包括眼神上的棱角。美从不拿下他的眼镜,墨镜也好,平光镜也罢。


“你今天一路上都很让人生气。”


美利坚轻轻的将额头放在他的肩上,语气有些闷。瓷转念一想,猜到了他是在说自己偷偷把零食塞给RUS的事情。


他实在不想在这里搞什么“吃醋文学”,但好歹不是要拔剑相向,一切也都有了可以迂回的余地。瓷轻轻抠了抠男人的虎口,道:“你先把我放下来,我腰痛。”


“外面都是摄像头,你和……元帅,关系也不怎么样啊。”


美伸手揽住男人劲瘦的腰,语气有点幸灾乐祸,“你知道同盟传你们的事情都成什么样子了吗?”


美语气含糊,声音在黑暗里几乎连城了一条粘腻的线,“RUS是你养的小情夫,凭着那张和前元帅几乎一样的脸搭上了一这条大船。说下一步,英格兰那家伙的最大竞争对象就是那头熊。”


这话有些酸,瓷歪着脑袋,感觉到了温柔的呼吸一点一点的靠近他的脖子。高领毛衣并不能给多少安全感,就在那条线即将崩溃的时候,他开口转移视线道:“你听着,这栋房子里,除了洗手间,哪里都布满了监控。”


“我不管外界怎么说,我也懒得管。之所以那么多监控,那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说清,也没有必须要讲的必要。”


“你如果觉得不舒服,我也没办法。我和你们只不过是战友关系……”


“于是你就和RUS在逃生舱里接吻?”


美利坚视线一挑,被他抱在怀里的长发男人语气一僵。


“逃生舱有实时监控,视像与音频是分开的。你们关了语音,但消不了那条录像。”


“你监视我!”


瓷怒极反笑。美轻轻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颊,轻声道:“怎么叫监视呢?那条录像我已经单独截下来了,只有我知道。”


“赤色风暴上的录像,我都有好好看过。”美道,“不过后来主体爆炸销毁,英格兰为了研究机甲内舱能够承受的最大压力,我才无意间发现的。甜心,你跟那头熊到底是什么关系?战友可不会在逃生舱里热吻。”



可以留意一下第二卷每一章前面的加粗话语,带“”的。


评论 ( 19 )
热度 ( 467 )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