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出轨日志

正宫俄总是最关键的时候才会登场。





1




京带着刚刚修改好的礼服进电梯的时候,正好是宴会开场前的一小时。

瓷是个加班狂魔,之前和老美处在蜜月期的时候,每天下班九点半都雷打不动。现在两个人分手了,时间只会更往后拖。

谁料他竟然还约了塞!

京有点恍惚,觉得自己对于老板的爱恨情仇越发看不懂了。他突然想起礼服拿的是两件套,其中一件的码数还是按照老板自己给的尺寸做的。

不会就是给小塞的吧?

他疑惑的摸摸脑袋,坐上车去大魔王家收拾房间去了。





2

宴会在晚上八点开。

蓝星市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慈善晚会,用于支持教育事业,贫困山区的资金补助。几大企业巨头在这次晚会上都想尽了法子让自己出风头,将自己企业实力雄厚的口碑打出去,也算是一次活体广告。

各家总裁都会出席的地方,就少不了事业上的合作交流和勾心斗角。云贵川三个小姑娘被瓷带来开拓业务,他本人则进了宴会厅就带着小塞躲到了帘柱后面的小空间里,松了两粒纽扣,毫不掩饰的叹了口气。

宴会上的水晶吊灯把光线最大程度的散开来,自然也少不了这个小角落。

“哥。”温润的小塞被身上的衣服衬得贵气非常,他手里拿着向服务员特意要来的一杯清水,轻声道:“休息一会吧。”

瓷点点头,揉着自己昏昏欲睡的脑袋,把水杯从他手里接过。

他仍没忘了带青年人来赴宴的目的是什么。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会场上大部分富豪都分隔而坐,成为一个又一个势力圈。瓷从暗处往外望,下巴朝一个方向抬了抬:“靠窗户那边,几个和艺术界关系不错的人都坐在那。往后你毕业了,免不得要跟他们打交道。”

塞在美术学院里学习画画。瓷不懂艺术,大魔王搞基建搞习惯了,突然碰到精神层次的人类享乐,只觉得无处下手。青年人的视线顺着瓷的指点又转回来,重新落到瘫在沙发上的英俊男人:“哥饿了吗?刚刚看到了哥喜欢吃的曼多瓦,我去给哥拿一点。”

“小塞。”

瓷知道他在顾及什么。两个人之间,或许是他跟他们家之间的关系本来就脆弱,非要再罩上一层利益的皮囊。

瓷不是个喜欢听别人议论的人,他做不到将所有人的情绪都照顾到。脑袋越发昏沉,男人呼出一口灼热的气,尽量让自己语气轻柔道:“你不用去顾及什么。我带你来,本来就是因为那些人想见你。你去和他们打好关系,也算是另一种帮我打通关系。”

“我……真的能帮到哥?”

塞和他父亲是一样的深绿色眸子 ,在被注释的时候就像是一块有了生命的宝石照耀着一样。

他是瓷从小孩子的模样看着长大的。十几年转眼就过去了,青年人现在长的比瓷还高。小塞懂事且听话,但却从骨子里在瓷的事情上有些怯意,总觉得自己是他的拖累。

“对啊。我又不懂那些艺术油彩的,”男人起身,伸出手摸了摸青年人柔软的头发,给他将胸前空空的口袋别上了一枚简洁却昂贵的胸针,“不用怕,哥给你兜着底。”





3

等到风度翩翩的青年人开始融进那个上流圈子之后,瓷的视线才转了回来,点上了一只烟。

云贵川三姐妹打通了不少业务,叽叽喳喳的小跑过来要和自家老板报备。女性在生意场上的优势被这三个姑娘发挥到了极致,偏偏在距离十几米的地方,大姐头云一把拉住旁边两个小姐妹,眉头下意识皱紧。

“怎么了姐?”

“等会。”

云仔细看了看,眼里有些复杂,“老板旁边……是不是老美?”

我艹?

其他两个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才分手不到一个月,老美就来了,要对她们家boss干啥子?

几个小姑娘找了个隐蔽的小地方坐下来,伸着脖子往那处看。层层帘幕遮挡,再加上瓷的位置本来就昏暗,看的人影晃晃不甚清晰。





4

“连自己的胸针都能给他。”花枝招展的美丽卡冷哼一声,一个月不见,靠在沙发上的男人像不认识他似的,“你是要把整个公司交他手里,早早的就给自己定好候选人?”

塞临走前别上的那枚胸针,是瓷经常出席活动带的一枚。大魔王第一次带男伴来参加宴会本来就吸引足了别人的目光,此刻又将胸针别上青年人的胸口,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瓷靠在沙发上疲惫的打了个哈欠,似乎是不打算理睬这位分别了不到一个月的老相好。

美丽卡也不急,随手拿过桌上放着的一杯温水,靠在墙边喝了。

两个人一起沉默。

昏暗无人处似乎成了在宴会上唯一能够隐藏情感放松片刻的桃源乡,灯火明明灭灭,乐声欢笑声都对此处避之不及。美看着人群中迅速成为焦点的高挑新星,冷冷耻笑一声:“还真有几分他爸的影子。”

瓷的眼神一冷。

云贵川三姐妹纷纷倒抽一口气,大姐云更是不小心崴了脚,脱口一声痛呼。

呼声不高不低,刚刚好传到了眼神嘲讽的老美耳朵里。眼看着花枝招展的男人被吸引过来,三个小姑娘赶紧逃跑,躲在了落地的帘幕后。

怒火无处发泄的美自然不会放过这三只小兔子。他黑着脸大步走过来,将手放到帘子上,下一秒就要拉开。身后一直不做声的瓷此刻突然开口,冷声道:“把你的手放下。”

“……”

“咔哒—”

上膛的声音。

“……”

如海面深邃的蓝色眸子显出一丝玩笑。美听话的放下手,看着不远处依旧窝在沙发里,可右手已经端着枪的长发男人,语气轻快道:“没想到和平使者也会带枪。甜心,看上去你的确没变,只不过是厌倦了生活,想要休息一会?”

他的笑意没有到达眼底,甚至眼底还藏了些恨意:“你要杀我吗?因为几个小姑娘?还是此刻人中央痛失父亲的可怜遗孤?”

“闭上你的嘴。”

瓷皱着眉头,后脑一阵一阵的疼痛让他哑着嗓子说不出话。他太累了,这一个月,被情场里的节节败退搞的身心俱疲。现实里的一堆合作,会议,什么都需要他亲力亲为。即使是面对一个月前还在大洋彼岸畅想着共度余生的枕边人,他也总是会想起对方欺骗他,利用他的丑恶嘴脸——真想一枪崩了。






5

一个月前,一个月前是什么样子的?

两个人腻在公寓的沙发上,仗着身体好不停的发泄,爱意和占有欲达到了顶峰。很长一段时间,除了吃饭洗漱,他们只有性。

两个人都跟很多人有过经验,可最契合的似乎还是他们彼此。黑色的发丝迷恋乖巧的依附在美的手腕上,他把男人罩在自己的阴影里,着迷的看着自己每侵入一寸,对方脸上露出的隐忍表情。

他知道这个东方男人不适合结婚。可是瓷还是为了他留下来。两个人刚刚同居在一起七天,对方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声不吭回了国。

究竟是为什么呢?

“究竟是为什么呢?”

琼换了身侦探套装,此刻,她被受惊了的小姐妹半夜喊到大魔王家里。总裁大人将人带过来,让一早等候在此的京又多收拾几间客房之后就去睡了。小塞也是一口一个“姐姐”,一口一个“哥哥”的护着人上了楼。如今的一楼客厅,只有琼,云贵川,外加一个秘书化身管家的北京。

小姑娘甩了甩自己的头发,从口袋里抽出自己整理好的娱乐小报究极版,低声道:“一切,都要从大魔王十八岁的时候说起………”





评论 ( 21 )
热度 ( 661 )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