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男使君】假如名士到现世.六一

六一番外•关于使君过不过儿童节这事(1)


现世if

写的太急可能有错别字回头再改

六一快乐啊





太平坐在沙发上,前几天拉着婉儿去烫的卷发乱糟糟的散开来,盯着面前写着“六一快乐”的小蛋糕发呆。

这是使君刚刚送来的。

白发男人自从前几日被药王诊断说伤了眼睛,就去附近的眼镜店配了副眼镜,太平好奇拿过来带了一次,整个人从那两片镜片里看出去都晕的不行,不知道使君带着有什么用。

一旁的上官看了看愁容满面的公主陛下 ,悄悄放下手里的作业。身为新新时代的高中生,她们并没有六一的假期,反而还有成山的周末作业。而李淳风作为初中生却放假了,同样是学生,现代人的标定也格外神奇。

虽然她们并不能算是一个……儿童。

可学海无涯,到现代多学点知识似乎也没错。

太平哀怨的叹气,拿起桌上的小蛋糕闷闷的用勺子挖了一块送进嘴里。上官婉儿笑了笑,说道:“公主今日看上去,似乎有什么烦心事。”

“本公主哪里有什么烦心事……还不是那个臭使君!”太平想到什么,终于像个爆米花一样愤愤不平的炸开来,她叼着勺子,闷锤了几下沙发,恨铁不成钢道:“傻子都看出来张良对他有意思,这使君还跟个木头似的跟他住在一起。可是……可是明明他……”

一想到前几日李世民的种种自白,太平就气不打一处来。帝王之心万世难求,喜欢人喜欢的如此卑微的皇帝她太平自从到了现世学了整本历史书还真是第一次见。

偏偏喜欢上的是个无心无欲的木头!

太平替太宗陛下感到不值,她从忘川来到现世,没过几日便发现了李世民的心思。太宗陛下住在使君隔壁,做了附近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教授,生活不算太忙,每日都会提前下楼,特意隔着栅栏去浇使君门前的花。

可偏偏!

那张良借着酆都府阎君的口信,堂而皇之的挤进了使君的家里,竟然还厚着脸皮住下了!太平好几次早起上学,看着李世民站在院子里拿着浇水壶发呆,心里总是要痛骂一顿刘邦。

臭刘三!还不快把你们家的子房先生领走!

太平却也只能生生闷气。想替最宠爱自己的长辈做些什么都做不到。

她沉默半响,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摇摇晃晃的起身去翻床下的柜子。柜子里面装着的是她们从忘川带出来的书法典集,婉儿看她这样忙问道:“公主,你在找什么啊?”

“我记得,麒麟之前给过我一本书。”太平把箱子拉出来一点一点的翻,“那上面记载着灵计秘法,我记得有一种,有一种法术。”

上官以为她要来硬的 ,忙劝道:“这可行不通啊公主!心意相通这种事情,法术不保险的!”

“你想哪里去了!”太平撇撇嘴,“本公主才不屑于用法术去做这种事!”

“那……那你是……”

“嘿嘿,”太平终于翻到了那本书,得逞似的坏笑,“今天六一儿童节啊,本公主怎么样也得帮使君休息一下!”

上官婉儿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太好,不对,是非常……不好。


使君今日从外面回来,带回了一盒小蛋糕。

他挨个去了名士家里,离世时成年的没成年的,轮回后化形成小孩子或者大人的,每人都送了一份。

始皇陛下被敲门的时候,正在和不经常来的麒麟打着刚下的手机游戏。

嬴政自打出了忘川就学坏了,他被则天陛下拉到网店里做模特,凭着自己那种冷冰冰的帅脸和完美的身形小火了一把,挣来的钱全部买了手办,林林总总的摆满了一整个卧室。后来又被化成十几岁小屁孩的人形的麒麟嘲笑打游戏菜………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这么就臭味相投的玩到一起去了。

使君听见里面乒乒乓乓的游戏声,哭笑不得的在门外扶了扶眼镜。总之,始皇陛下比刚来忘川那孤傲闭锁的样子好到不知道哪里去。

过了一会,门开了,麒麟还在侧头看着屏幕,身后的尾巴卷着门把开门,头也不回的背对着使君道:“谁啊?干嘛?”

这臭小子似乎料定了来的人不会被他的尾巴吓死一样。

“哎呦我的陛下,你按错了!跳!在跳!左手下面那个摇杆你拉它!拉它!”

麒麟看到血量岌岌可危的小人心都要碎了,站在原地就喊。完全忘了身后门还开着,门外还站着一个人。客厅里传来始皇憋着气的声音:“这东西就是针对朕!不然他为何不去追你反而老跟着我!”

使君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麒麟……”

“往旁边拉!拉他!boss放招了,三段跳三段跳!”

“麒麟……”

“这是个什么奶啊?哎呦我的天才三十级就该来打副本,日常任务都没做完吧!”

使君满脸黑线,又耐着性子叫了一声:“麒麟……”

“你给本大人等会哈,这局马上就好!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看他手指在小小的屏幕上来回攒动,眼睛都要粘到屏幕上去。刚刚才被诊断为近视的使君爸爸坐不住了,带了些警告意味的喊道:“麒麟。”

于此同时,不远处的太宗家里,主人外出上班的房子被太平轻手轻脚的打开。沙发上放着男人早上换下来的衬衫。小姑娘坏笑着,一手拿着带着男人气息的衬衫,一手结起了术印,念起了咒语。

麒麟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呆愣在原地。他做贼心虚的慢慢扭头,看见使君一张山雨欲来的冷脸,讨好的朝他嘿嘿的笑了两声。

“主……主人……”

使君不搭话,只是抿着唇把蛋糕递了过去。客厅传来嬴政坏菜的咂嘴声:“麒麟,你怎么挂机了!就剩一点血了!”

“始皇……始皇陛下………”

麒麟思索半天,觉得错不能自己一个人担。他弱弱的开口喊了声,“使君……使君来了。”

完蛋,现世“电子仪器使用督导”来了。

嬴政忙下意识关了手机塞在沙发里。他后知后觉觉得自己这动作又有点太傻,于是又装模作样的故作坦荡的把手机拿了出来,从地摊上赤着脚站起来走到玄关去。

白发男人带了副很端庄的眼睛,穿了件很周正的天蓝色衬衫,下面是很普通的黑色裤子。看上去就像是个文文弱弱的学生,周正的端着两盘小蛋糕笔直地站在门外 。

“始皇陛下,今天过节。”

使君朝他点头行礼,始皇没理会他这一套,只把男人手里银色的餐盘接了过去。

“一起吃点吧,朕不爱吃甜。”

使君本想拒绝,奈何麒麟那小眼神巴巴的让他不好意思说什么,可真对上嬴政使君心里又有点发颤,老是想起那天醉酒之后的事。那双软唇微微的一抿,有些犹豫的开口:“也好。”

他跟着嬴政到客厅坐了下来。客厅地上是木地板,还铺上一次厚厚的地毯,舒服的倒让人有些犯困。麒麟屁颠颠的跟过去,乖乖巧巧的坐在使君旁边。

使君只当他是知错了装乖求个减刑,什么都没说的吃下了麒麟递过来的那勺奶油。甜腻的东西一下去,使君整个人就不对劲了。

如玉的面颊上突然染了层墨色,整个人在原地身体僵硬住了。一旁一直留意他的嬴政以为他吃不得这么甜的东西,刚想开口问要不要喝水,结果下一刻,人却不见了!

麒麟都要吓的露出角了,他忙向下看,却发现使君原来的位置上,躺着一个白发的小肉团,身上披着使君的衣服,脸上还有奶油印,正懵懵的抬头往上看。

这是………使君?!


下次更新在中旬之后吧。







评论 ( 4 )
热度 ( 310 )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