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男使君】假如名士到现世•番外篇

苏东坡主场

大概会分三次写完

我是不是被限流了啊😔😔


番外篇. 味觉(上)

苏轼是第一个结识使君的名士。

那日他去酆都府交欠下的房租,却在前厅见到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

男人身形瘦高,罩着一件莹蓝色的外衫,银白色头发被一丝不苟的盘起来一部分,仍有一大半洋洋洒洒的披了下来,长度已经堪堪到了小腿。

那人身上带着极重的灵气,转过身来,露出一张应为天上人的俊雅面孔来。

东坡在忘川待了这么些天,除了名士与从未谋面的阎君,见到的魑魅魍魉皆是光怪陆离奇形怪状的模样。猛地一见到一个不熟悉的人,长的还如此这般,苏东坡一下子竟呆住了。

阎君?

不不不,阎君面没见过声音却听过,应当是个女子。

新来的名士?

这一身也不像啊。

谁料那人看见苏轼也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鞠躬拱手:“东坡先生。”

“阁下是……”

“某是新来忘川任职的使君,”那男人的表情算不上多么冷淡,可也算不上多么亲切,“初到忘川,前来拜会阎君大人。”

这人疏远平和的语气,眼里更是平静如水波澜不惊,白白生了一副唇红齿白的美人像,苏东坡竟然有点觉得可惜。

后来的某一个深夜,东坡先生才知道,原来使君并不是高傲离世,而是真的……心性冷淡,共情能力极差。

他可以面色坦然的面对被猫咪打翻陶俑而勃然大怒的始皇,可以一本正经的把干出好多蠢事的麒麟解救出来,可以在太平喋喋不休的挑刺中细心周全的做好一切,甚至碰见意见相左的魏征,也会不顾人家一把年纪,轻描淡写的论理论到人家到哑口无言。

使君,忘川yyds!

苏轼觉得使君是个好人。

是个不通六感的好人 。

是个不通六感长的好看的好人。

右军先生家门口的落叶埋根埋了厚厚一层,本来无伤大雅,落叶飘落还能颇有几分秋风萧瑟的意境,可使君每次路过都要斤斤计较,亲自动手的把那一堆落叶扫进树的石围里,以身作则的的保持道路整洁。

小鬼有时候会耍滑偷懒,使君也不生气,薪资照常发,搞的偷懒的小鬼拿着钱都不好意思不干活。

他和名士们总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但是若真有什么大事,使君总是会突然出现在现场,近乎完美的处理完一切之后,再悄无声息的消失。

使君住在桃源居,桃源居很大,旁边是猫姥姥的喵居,再往里,便是苏东坡的饕餮居。

那日半夜,两只猫却突然的爬进了饕餮居,咬着昏昏沉沉还在睡的苏东坡的衣角往外跑。

月上中天,苏东坡被一路拽着的拉到桃源居门口,使君的宅邸按理说此刻深夜未经主人允许是不能随便进去的。苏东坡挣扎了一下下,还是顺应猫儿的意思推开了门。

正好看见了急得团团转的麒麟。

麒麟身上还趴着已经发烧烧的晕过去的使君。

“东坡先生!救命啊!”

麒麟快要哭出来了,“主人今日一早出去了一趟,回来就一直在睡觉。我半夜饿了起来找吃的时候就看见他……他倒在地上,好像发烧了!”

“麒麟大人莫急,先让我来看看。”苏东坡把人接过去,从地上把人抱了起来。使君的体温极高,身上还是那件扣子扣到最上面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衣服,原来就苍白的面颊此刻烧的绯红,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出一种窒息罕见的脆弱来。

苏东坡看的心里一揪,随后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一般转头对麒麟道:“大人可否去请孙思邈老先生来?”

“好!好!”

麒麟忙应了,转头急急忙忙的请人去了。

苏东坡把人放到榻上,这才发现使君的卧房一点人气都没有。冷冰冰的物件全都像个摆设,床硬的像是石头,连张被子都找不到。

反倒是书房到处都是堆在一起的公文竹简,桌上还散着毛笔和未用完的墨块。

那两只猫在一旁也急得喵喵直叫。苏轼打了一盆水,把身自己上穿的一件外披给脱了下来垫在使君身下,又拧干了毛巾,叠好放在使君头上降温,余光又看见那玉琢般的下巴下面那颗周正谨慎的墨色扣子了。

苏轼看的心痒,他小心翼翼的把使君已经歪斜的发冠摘了下来,银色的头发瞬时散了一床一地,在摇曳的烛光与窗外投进来的星光下美的动人心魄,发丝冰凉凉的擦过苏子瞻的指尖,他甚至又开始好奇那颗扣子的触感。

苏轼自认为不是什么自来熟的人。

第一次对人生出探究的想法来,竟然还是在这个看上去冷冰冰的仙人身上。

不苟言笑的使君对于他来说更像一个不知酸甜的橘子,不去自己主动的把他慢慢掰开,永远都不知道里面的果肉是如何水润。甜也好酸也罢,越是吃不到嘴里,反倒越是心痒。

他无意冒犯忘川使君,自认为只是渺小无力的人类一直秉持着的对于美好事物的一种探究罢了。使君似是在昏睡也感受到了什么,头微微的向外偏了偏,面色病态的开始梦呓起来。

这人梦呓也是不出声的。散乱的头发如触手可及的霜华月光,有几缕还遮遮掩掩的护住那节脆弱的,此刻却微微汗湿的白皙脖颈。

评论 ( 4 )
热度 ( 474 )
  1.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