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嚼碎(完结

  • 高度私设,全员哨兵(?)



39


“我死了会被葬在哪?”


某个结束训练的夜晚,英吉利突然没头没尾的问道。


瓷枕在他身边,道:“不知道,咱俩估计得死一起,说不定还能在同一只变异体的肚子里跳老年迪斯科。”


他们俩躺在草地上齐齐的笑了起来,笑完仍然觉得这笑话有种不要命的阴间。青涩的草屑沾染上了两个人的外套,结束夜巡的钟声敲响了三下,瓷利落的爬起身,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


“吃饭去,吃饭去。”


英吉利不为所动,抬起手臂遮住了上半张脸,他声音有些沉闷,道:“真有那天,我才不会和你死在一起。”


“?”


“我死的地方,一定很痛苦,你不要来。”





 

你不要来。


男人坐在石椅上,抬头看向蓝星广袤无垠的天空。这里和威雅利相差太多,由于人造大气浓度低,威雅利的夜空基本没有自己的颜色。他把通讯器放在自己身边,调到最后的一个频道,那里放着细细的流沙声响,这个频道的声音来自二十年前的玫瑰星座,二十年前,他们从域外回到蓝星,在那里投下了一枚只有两个人知道的波普信号收集器。


瓷靠在冷冰冰的椅背上,星辰粒子的碰撞挤压声让他看到一种久违的安定。每一秒,每一瞬,在他头顶的这片夜空中都会有新生和陨落出现,崭新的世界看似充满希望,可又何尝不是因为别的凋落而浇灌出的新花。


从牧园计划逃出来之后,雪原高层认为实验失败,本有意对他们进行绞杀,英吉利连夜带他逃出雪原,目的地是南部边界的小城。那时候他重度紊乱,整个一组的队员也因此受牵连,除了跟他们一起走的几位,剩下的全部死在了这片自己世代守护的土地上。


而即使是跟随他们的,也都葬在了无尽的风雪中。


瓷一路走来步步为营,想要去寻找一根仅够他攀附的浮木,竟然一时都想不到。广阔的粒子湮没声围绕着他,将他拖到一场时空错乱的幻梦。他似乎重新回到了年少时,在车站与英吉利的匆匆一面,万千人流中,天上地下,命运的时钟从那刻开始倒转,他们在站台背向而去,却一同走过雪原的冰雨,爆炸的尘嚣,火苗肆意滋长仇恨,烧掉仁慈,留下私欲,最后全部死在了那场破局而出的挣扎中。


你不要来。


瓷看向不远处落叶的枯树,苍老的枝干留不住新发的芽,最后还是要那错生的绿死在低温和寒风中。他摸索着口袋里的枪,只是摩挲。那是一把很旧的枪,当年他们离开休憩地,在那栋承载着彼此相通的未来规划的房子里,英留了一把手枪。十年之后,瓷重新把那把枪戴在了身边。


他摩挲着熟悉的纹路,大衣内似乎没有任何温暖,又或者是他感受不到。枪最后还是被拿出来,男人座的挺直,肩膀却微微下塌,看着手里的枪来回摆弄。他动作熟练的拆开,又拼上。拆开,拼上,拆开,拼上,像是机器人一样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接着,他好像累了。男人缓缓弯下腰,将额头微微靠近那黑洞洞的枪口。他把上半身的重量全部压在竖起来的枪口上,双目紧闭,像是卸下了千斤重的担子,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桃源乡的旅人。他的领域祥和而平静,原本只会出现在皮肤中的精神体机警的出现在半空,盘旋而眸色冰冷的看着自己面前疲惫的主人。


你不要来......


你不要来......


我好痛啊,将军.......


我好痛啊.......



瓷的耳边似有万千灵魂呼啸,他表情沉默,食指搭上了扳机。枯树上的新叶随风落下,落到了男人脚边。即将日出,蓬勃的朝晖刺破天际线,笼罩在雪原中心那座满是刀痕的白塔旧址上,日光像是情人一般摩挲过每一道刻痕,每一个无家可归的灵魂。平民窟中刚刚睡醒的幼童,还在豪宅中惬意生活的富绅,前线仍然在坚守的哨兵,丛林里刚刚孵化出的变异体,它在瓷的面前缓缓升起,同样也照耀在这个面朝自己的赎罪人身上。


日光缱绻的将他全身包裹起来,他的身体,灵魂,空洞的衣角。


“晨6时14分播报,域外探索飞船发现了一座崭新的星球......”


从玫瑰星座中,陌生的播报声突然响起。瓷如梦初醒的顿在原地,他的频道没有调错,那是只有他和英吉利两个人才知道的区域。现在,人类的脚步已经降临在那片未知区域,甚至播报信号经过了他们的频率。


孤寂而未知的宇宙声音被情绪高涨的播报声代替。瓷坐在原地,缓缓把枪挪开。他看着身边的通讯器,仔细聆听着代表新生的播报。清澈的眼泪从眸中一滴一滴的落下来砸在石头表面,迅速晕开,只留下了暗色的水渍。


上将大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通讯器却没有关上,他留恋的将耳朵附上去,平静无波的脸上出现了苦笑的表情,随后又眼圈泛红的落下了泪。


他转过身,猛然看见那棵枯树下的人影。金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祖母绿的眸子如同千万次一般与他遥遥对视。英吉利就站在那,似乎已经等了无数时间。


朝阳升起,一如既往的开始陪伴着这可千疮百孔的星球。它陪伴过新生和离世,同样也陪伴着宇宙里的一切。过往种种,前路种种,是非都不足以成为他一般的评判标准。那光辉落在遥遥相望的二人身上,那千万年的光辉将每个时刻的他们相连。


瓷和英吉利像是初遇一般的笑了起来,绿叶落进土中,因为他知道,春日即将到来。


“好久不见。”

 

 

 

 

 

---END---

《嚼碎》和《痛饮》番外需要群里投票之后再决定放出哪一对

其余收录进本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我们有缘再见

 


 

 

 

 

 


评论 ( 8 )
热度 ( 177 )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