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嚼碎14

高度私设全员哨兵(?)

 下章完结

  

  

  36

  

AME最近日子过的真不怎么样。

  

雪原地下的监禁室比南部差了太多,天气稍微凉一点,石墙上部的铁窗就会呼呼漏风。

  

法兰西有一次过来探望这位曾经矜贵的首席先生,AME那时候正满脸阴沉,屈尊降贵的窝在刚送进来,塑料封都没来得及拆的懒人沙发上,身上一套真丝睡衣外批了一件价值千金的暴发户皮草外套。

  

“让RUS派人把那窗子修修,一到晚上就漏风,虐待战俘要上军事法庭的。”

  

他丝毫不介意这位曾经在自己手底下做事的研究员摇身一边成了雪原的高级军官,大爷似的窝在这又阴湿又简陋的石头监狱里,他足够有钱,又很会审时度势。南部就算倒台,首席位置依旧还是他,因此没人敢对这位对生活有高度需求的战俘先生有任何怨言。法兰西好人做到底,要求送上去之后,又把一罐透明的信息素放在了桌上:“您这个季度的汛期要来了,先生,这里是向导素。”

  

AME鼻子灵得很,面上不显,实际上已经嗅出来那罐向导素的不同来。他被拘禁也就不过一周,鎏金眼在那次的袭击之后自爆,带着上面不计其数的变异体和尸体全都变成了渣,在这之前,他用的所有向导素,即使是所谓高纯度,也难逃一股恶心刺鼻的科技味道,注射之后,还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短期副作用。但是这一罐,和当初在会场里的那一罐,是一模一样的味道。

  

美利坚轻咳两声,坐直身体,皮草边落到坑坑洼洼的石子地上,他煞有介事的问道:“战况怎么样?”

  

他深知自己现在的位置有多不讨人喜欢,RUS跟他话不投机,南方旧部又全被控制起来。法兰西足足几十年的碟中谍经验,更不像是能主动关心起他汛期的人。

  

那就只剩下一个人。

  

“战局已经基本稳定。”法兰西知道对方的意思,但是他善于藏锋,”南北部合并之后,战局在首席和上将的控制下已经基本得到缓解。”

  

多出来了一位上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法兰西走后,AME坐在原地没动,用手支着脑袋看着那瓶信息素发呆。

  

  

午夜,牢狱的警报大大咧咧的在地下空间回荡。刚从战线支援回来的上将大人一身浓重的雪霜,他刚走到监管室门口,就被厚重的哨兵信息素熏的眉头紧皱,空荡荡的胃顿时翻江倒海起来。

  

每一个监管室都有检测信息素的仪器,机器因为超标而报警之后,会有医疗队强制介入。AME比较特殊,没人敢去动他。那瓶本来应该注射进人体的向导素被某些人恶意的打落在地,监管的人员无法,只能呼叫上将。

  

  瓷身上前线的隔离服还没来得及换下来,鎏金眼爆炸后,他进入雪原以向导身份承担起了大部分的精神疏导。医疗部每月三次分期采集他的信息素,从中过滤培育出新型的向导素,再经过扩增,供给运输整个蓝星的前线。这几乎是一种烧山取暖的办法,但胜在比原来那些已经被稀释的和水没区别的向导素拥有更好的作用和几乎为零的副作用。

  

  

他默声打开精神领域,汛期紊乱暴躁的哨兵信息素一股脑的进入他们期盼久矣的温柔乡。四周的人退到了门外,故意捣乱的幼稚鬼眯着眼睛打量着站在门口的黑发男人,“终于舍得来看我了?”

  

上将大人,整个蓝星的“龙”,身上还穿着紧身的隔离服。下身是一件黑色的军礼服裤,尺码不太对,脚腕露出一大截,被黑色布料包裹着,引人遐想的收进了下面的马丁靴。上身的军服外套的扣子倒是板板正正一个不拉,但可惜里面没有衬衫,只有一层薄薄的紧身布料。哨向作战需要隔离服来断绝“紊乱”病毒的辐射,除了固定的尺码外,独特的弹性让他可以完美勾勒出任何一个人体部位。

  

包括胸肌和腹肌。

  

上身是收腰的v字领丝绒外套,黑色的底银色的边,往那一战,挺拔的腰身被衣服装点的越发禁欲。AME流氓似的吹了个口哨,摊在懒人沙发里看似没精打采,下身却精神的很,他视线野蛮的往对方胸口看,瓷正弯腰在一边的桌子上用一次性采样器给自己采血,v字衣襟交叉,一不小心就能错开,露出里面的紧身布料。

  

他跟瓷在威雅利时的关系不太差,这话二人都承认。排除立场和死心,两个人逢场作戏的风格也延到了现在。瓷不喜欢废话,采集管完成血液的自动过滤,他几步过去弯下腰拉开男人的衣领,防止对方使坏,他尽量减少了和AME的靠近。

  

信息素要注射到腺体,AME大大咧咧的把脖子暴露在他面前,冰冷的枕头扎进皮肤的一瞬间,他的手也如愿的摸到了男人劲瘦的腰。瓷意外的“嘶”了一声,当即就要后退,却被对方抓住了衣服内摆,直接变扭的栽到了AME的身上。

  

那只手不要脸的从下摆钻了进去,目标明确的摸上了紧身的隔离服。瓷皱眉,刚抬腿起身,AME两只手一边一个把他的两只腿死死的按在了自己身侧。

  

“疏导仅仅只是信息素可不行。”

  

那只海蓝色的眸子深邃的像是汪洋里的漩涡,潘海利根狮子的厚重香气让人喘不过气来。上将大人冷声道:“放你走你不走,就为了这种事?”

  

“把我吃了,再想吐出来,只是本钱可不够。”灼热的吐息已经落到了胸口,瓷对他这土匪行径早就见怪不怪,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想要拉他一起下水的男人凌乱躺在自己身下。那只手从腰拂过胸口,瓷无甚在意,只听见男人继续道:“上将大人,作为您丰功伟绩上最重要的一页,你真的不给我一些奖励?”

  

  

  

  

38

  

天将要破晓时,瓷在熟悉的床上醒来。

  

他身上痕迹未消,原本温暖的床铺被他睡成了冰冷的棺材板。明明上一秒还是在监牢里,醒来就在自己家。威雅利和鎏金眼同归于尽,他搬回雪原,回到了那个曾经和英吉利一起住下的复式公寓。

  

谁送自己回来的,什么时候回来的,上将大人根本不在乎。他把自己活成了机器,在前线和哨兵一起对抗变异体,被按时取血,被身边的人索求。他来者不拒,眼睛很少再出现别的情感。一楼隐隐传出饭香,常年营养膏的胃先闹起了脾气,男人从浴室出来,头顶着湿漉漉的头发,披了件从垮垮的浴袍,赤着脚下楼。

  

AME正餍足的坐在客厅,对着一头银色的雪豹挤眉弄眼,他肩膀上的白头鹰挑衅的支起额头上的毛,感觉下一秒就要再扭打起来。RUS的脑袋从厨房冒出来,看见瓷眼睛一亮,又有些吃瘪的留意到他脖子上的红痕。

  

大度,大度。他对瓷的状态感到无比的担忧,事实上,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龙”的状态不对。人在复仇时习惯把自己紧成满弦的弓,一旦满弓射出,空了的弦很容易折断。RUS把早饭端上来,首席大人死皮赖脸的跟着搬进来,今天似乎是有任务要出,因此起的很早,早饭也做的不多。

  

一份煎蛋吐司,一份牛奶,RUS全给了瓷。他自己坐在对面,支着脑袋看着男人默不作声的吃完,这是这几天瓷吃的第一顿饭,他喝完牛奶,又道:“饿。”

  

饿了好!饿了好啊!


  这几天七上八下怀疑对方要绝食寻死的首席大人眼泪快要留下来,屁颠屁颠起身做饭去了。他洗着菜还要往外面看两眼,穿着浴袍的黑发男人乖乖坐在椅子上,看上去跟个乖乖崽似的。

  

AME起身去了趟玄关,他把在监狱里那套暴发户套装换了下来,似乎是因为心情好,嘴上也没在犯贱。他拿了双粉红拖鞋,还带回来了一条干毛巾,瓷呆呆的坐在位置上,脚腕突然被人抓住。

  

“?”

  

“穿鞋。”

  

一双明显不合脚的女士拖鞋被套在瓷脚上,还悬空了半个后脚跟。AME不要命的“噗嗤”一声笑出来,抖着肩膀去给上将先生擦那一头湿漉漉的黑发。RUS端着一大碗面出来,笑容看见站在瓷身后的AME瞬间消失不见。

  

“你干嘛?”

  

“帮他擦头。”

  

“不需要你,我来就好。”

  

“厨子一手的面粉还是别碰人家的头发了吧,怪不卫生的。”

  

两个人你一嘴我一嘴的又吵起架来,瓷在这背景音似的动静里又吃下了一大碗面,回房间换衣服,出去了。

  

RUS和AME齐刷刷的看向消失在大门外的身影,南北统一之后,两个人看上去比原来和平了很多,至少动手打架的事情被阻拦在了口头界限外。AME乐得清闲,他本来就看那一堆阴阳怪气的南部高层不顺眼。赖在雪原牢里,现在又赖在瓷家,RUS早就憋不住要开怼了。

  

“你还没告诉他那事啊?”

  

AME抱臂靠在墙上,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傻子,RUS有苦说不出,头疼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原因无他,英吉利还活着这事情,目前除了他和法兰西,知道的还有个AME。当时瓷的精神领域濒临崩溃,是英吉利现身让他们用自己的精神网络稳定整个结界,才不至于让瓷玉石俱焚。英吉利本人却在那之后消失不见,后来鎏金眼爆炸,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RUS不敢把这事告诉瓷,一是没有结果,而是没有证据。这人就像跟着威雅利一起葬在了宇宙中,任人怎么翻找,都寻不到一点讯息。

  

  

  

  

  评论区不收屁股

评论 ( 6 )
热度 ( 326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