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嚼碎13

建议搭配《Before the Dawn》使用

  • 全员哨兵(?),高度私设





34


“大航海时代来临时,人类的寿命,由一百岁,上升至二百岁,甚至是三百岁。“


“人类的身体得到强化,分化出腺体与精神领域。他们拥有更强的体魄,更漫长的寿命,更广阔的开发空间,人类的脚步不断前进,文明之火四散而去,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宇宙。”


独奏的脚步声落在惨白的研究室内。头顶的喧嚣之下,慷慨激昂的演讲词透过天花板传了进来,让这里一早被布置好的一切都看上去像是个笑话。


法兰西擦了擦指尖残留的鲜血,将一早准备好的生物识别码输入仪器。几下操作,原本用于测定精神领域稳定的贴片发出故障的红光,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圆柱形玻璃箱里,那里存放的湛蓝色液体里,陷入沉睡的男人羽睫微微颤抖,最终若有若无的重新沉寂下来。


瓷在一片星云似的空间呆了似乎有几千年,几万年。


他说不上什么感觉,似乎他本来就该是属于这里。他的四周没有天地,脚下站着的是璀璨的星河,头顶笼罩的就是深邃的宇宙。他在其中漫无目的的流浪,直到视野尽头,出现了一扇破旧的巨大石门。


从哪来?往哪去?似乎没人告诉他答案。他只是一昧的向前奔走,路过各种各样的星辰宇宙,直到面前这扇大门将他阻拦。


耳边出现一个冷漠而又熟悉的声音。


“打开它……”


“打开它……”


瓷似乎在执着的等待着一个信号。他在潜意识里深知,门后犹如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便是毁灭。可那个低沉的催促却让他不得不抬起脚步,就在这时,他的脚下,原本虚无的平台之下,出现了一层混沌的黑雾。


庞大的雾气缠绕争斗,最终在他脚下凝结出一个古老的图腾。图腾之下,是一条阴沉的巨兽。他被禁锢在星河之下,围绕着瓷站立的区域吐出一股股黑色的雾气。最后长身一甩,虬劲的利爪划破虚空,从地底消失在了那扇门后。


天上闪过火红的陨星,瓷听见呼唤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他的精神世界似乎将要崩溃,身上传来激光切割一样的痛感。灵魂在嘈杂的鼓掌声中战栗,躯体在煎熬中四散崩溃,瓷挣扎的倒在地上,脸上的龙鳞开始一层一层的浮现,密密麻麻将要爬满半张脸。


他的眼睛从墨玉变成金色,显出动物一样的竖瞳。


由身下星河蔓延上来的黑气卷上他的躯体,一层一层的绞紧他的肉身。男人咬牙痛呼,现实之外,伴随着巨大而热烈的掌声,石台中央缓缓升上那件万众瞩目的“艺术品”。


“这将会是蓝星新的转机,这代表了最伟大的牧园计划研究成果!”伊里先生,这位已经步入老年阶段的亚人,因为激动和痴狂,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红色,“我将会作为这次试验的第一位使用者,来向大家证明,我们期盼的结果,终于来临!”


看台上,和大多数哨兵一样,AME和RUS的脸色一样沉闷而严肃。亚人自治二十周年,更像是庆祝他们终于可以摆脱亚人身份二十周年。似乎也是顾及到了在座的其他人,伊里先生来到了那件,三人高的“艺术品”旁,黑发男人像是标本一样静止不动,他沉默在湛蓝色的培养液中,甚至连呼吸都不曾有。


伊里拿出一管封存管,表情得意:“当然,我们也解决了哨兵的需求。感谢造物主,感谢先知,我们在龙身上提取到了一种新型的向导素。”


铝盖打开,幽淡的香气迅速蔓延整个会场,向导,向导,向导,这些哨兵像是饿极的狼,他们许久没有闻到如此甜美而新鲜的向导素,他们需要这些。轻轻的嗅闻声在会场里响起,现下激动的不再只有亚人,会场中央的俊美男人虽然陷入沉睡,但却足以拯救所有人!


“只要‘龙’一直保持汛期,信息素就能源源不断。”伊里随意的将细小的液体管丢到台下,一时无数人哄抢而上。而沉睡在营养液中的男人,像是真的神明一样双眸紧闭。RUS忍无可忍的站起来,他身后的精神体已然现行,焦躁不安的磨爪咬牙。


争夺信息素的人扭打起来,金属管中的液体泼洒而出,液体落地的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沉闷的钟声。


接着,本该沉睡的“龙”,缓缓睁开了他的双眼。




 

35


鎏金眼突遭战时警告。


不知何处而来的变异体冲入这座繁华的人造星球,守备哨兵死伤惨重。南部战区措手不及,临时驻扎的哨兵联系不上他们的长官,事实上,几乎整座星球都联系不上中央会场,任何通讯方式,都被离奇的切断。


蓝星距离鎏金眼需要航行三个太阳日,长距离的运输,定然不能保持变异体的稳定。而如果是跟随着赴宴宾客而来,则更需要通过层层排查。变异体的来源只剩下一条,那就是距离极近的另一个空间站,威雅利。


鎏金眼的重建需要资源和维系能量,与已经灯枯油尽的蓝星相比,威雅利是更适合的资源来源。可驻站士兵来不及思考那么多,他们联系不上首席,联系不上精神领袖,只能像没有头脑的苍蝇一样原地乱转。


离奇的信号频率切断了他们所有的通讯设备。整个鎏金眼,在悄然中,沦陷进了以中央会场为圆心的断连信号。会场内,所有人都陷入了一场共同的美梦,幽深的银河笼罩着他们,代表着重生的白色玫瑰开满了道路两侧,他们成群结队的向着前方行走,前方是希望,是平等,是权利,空气中弥漫着向导宽和温柔的信息素。AME和RUS也进入了这场“美梦”,这是独属于瓷的精神领域。


向导的精神领域从客观来看,一次只能容纳一个哨兵。可经过改造后的变异体却能毫无障碍的拉扯进在场的所有人。他们留意到自己脚下那条由黑色雾气拢在一起的龙,在脚下的银河中翻滚,无声的咆哮。RUS心中惴惴不安,他隐隐察觉出异样,但又有种无力可使的颓败,他阻拦不了一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子弹由既定轨道而出。


RUS看到了落在他们之后的男人。那位“先知”带着厚重的兜帽长袍,原本簇拥在身边的信徒,也因为领域中的奇景而四散开,一时显得他身形寂寥起来。RUS总觉得对方有些熟悉,但是又无法证实,只能转向别处。AME上次来时差点死在这里,他表情阴沉,更是与人群背道而驰。但似乎脚下的空间就是流动的,不一会,他们的面前,又出现了那扇格外沉重而破旧的石门。


第二声钟声敲响,刹那间,两边的白玫瑰全都凋谢了。RUS不敢置信的看向门边,那里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形,只不过身体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兽化。黑色的长发在风中微微翻动,半边身子全部都是黑色的鳞片,就连素来温和的眸子也变成了金红的异色,瓷就站在门边,看见不远处的贪婪者们微微扯了扯嘴角。


他的嘴张了张,声音在第三声,第四声的钟声掩盖下变得几不可闻。AME却看懂了他的话,他们在层层人流两端对望,瓷说的是“去死吧。”


第五声钟声,后知后觉的世人才反应过来,引诱他们的香气已经荡然无存,而地底的星河之上,那层透明的屏障也因为发了狂的黑龙的重装而变得出现了裂痕。


他们尖叫着后退,大多数手无缚鸡之力的亚人被黑色的龙一口吞下。满座皆是贪婪异端,瓷没有丝毫的怜悯。第六声钟声,精神领域开始出现局部的扭曲,漩涡撕扯着仓皇逃窜的人们,这里太大了,一望无际的星河之中,没有丝毫的地方可以容身,他们的一切都暴露在“龙”眼中。


RUS也被牵连,哨兵可以提前预判危机,第七声,第八声,侥幸活下来的伊里先生终于摸清楚瓷的位置,尖叫道:“抓住他!”


一起进入精神领域的不止亚人,还有不少哨兵。他们发挥身体优势,在第十声钟声到来之前扑向大门前的男人。


片刻瞬间延长,AME站在原地,耳边是紧接着的两下沉闷的“咚——”,直觉告诉他后退,可是身体却被定住,他眼睁睁看着瓷不受禁锢,抬手推开了自己身后的门。


星河倒转。


血色的陨星快速划过黑龙的身边,大门后,幽幽的绿色火苗一点一点的冲进众人的眼眸。时间和空间的沙漏被人打翻,RUS无比确定,自己耳边挂过了熟悉的低语声。


AME状态并不好,事实上,和其他人一样,大门打开之后,流出的黑色液体缓慢的蔓延到他们脚下,那是熟悉的人影,顺着他们的脚往上缓慢攀爬,最终捏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士兵模样。


“报…仇……”


刚刚还在演讲台上挥斥方遒的伊里先生面色苍白,他呆呆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出现的人形,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向导。十年前,当伊里走到生命尽头时,牧园计划为他提供了一个匹配度最高的移植体。


那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向导。


模糊的“人”歪了歪头,他的头颅不全,五官也模糊不清,可是伊里就是能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他恐惧的后退,被“人”拉住了衣角:“……我来拿回我的心。”


“不,不,不!啊!”


他的尖叫没来得及持续太久,黑色的液体已经穿胸而过。这些人形,每一个都是当年惨死在牧园计划的向导。他们源源不断的从大门后出现,可是一个会场又何止那些亚人,有被杀死的一个亚人,就也会出现被打散的幽魂。瓷靠在大门旁,庞大的精神领域让他脱力,推开门之后,曾经出现在他回忆里的战友们,在坐上那座死亡列车之后,于十几年的蹉跎下重新回到这世间。AME打散围住自己的幽魂,快步的冲向门边的男人,却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脚下的一只手抓住了脚踝。


“不许……”


“不许你,伤害,首领……”


在瓷周围,大门打开之后,黑色的液体越来越浓,几乎要把男人整个人围绕起来。他们凝聚成战死在雪原上的哨兵,RUS甚至还辨认出其中一个人形。这些幽魂层层护住他们的“龙”,目标一致的对准将要来犯的敌人们。黑色的龙盘踞在石门上,用身体撑开一道缝隙。


RUS知道,这才是瓷的极限。


庞大的精神领域,曾经为蓝星而战的哨兵和向导,他们死的不明不白,死在同僚的贪欲与算计中,蓝星没有他们安息的地方,白塔也已经陨落,他们只能栖身在“龙”的领域中。


威雅利的十几年,在仇恨和自责中度过的十几年,与他相伴的只有这些冰冷的魂灵。死亡都早就已经不算是解脱,因为没有来世和轮回。瓷沉默在无底的泥潭中,只有复仇的钟声才能让他苏醒,只有留血的伤口才能让他轻松。他疲惫的仰靠在石壁上,几乎毫无防备的眯起眼睛,汗水从额头流到下巴,耳鸣让他听不清任何声音。战场被化为精神体的哨兵逆转了方向,整个会场血流成河哀嚎不断,RUS呆站在原地,看着曾经打过照面的人形快速掠过他身边。


这些人没有伤他,同样的,也没有伤害不远处的“先知”。AME已经和瓷身边的精神体打了起来,二进宫的南部首席依旧没有占到任何便宜。RUS想要靠近风暴中心的男人,却被虚无的漩涡弹了回来,正好弹到了那位“先知”的身边。


他看到了兜帽下那张熟悉的脸。RUS再三确认自己没记错,接着又无措的看了看门边已经精疲力竭的男人。英吉利摘下兜帽,几月不见,刘海杂乱的遮住了半张脸。可是那双祖母绿眸子依旧纯粹,专注的看着不远处的瓷。


“你是,牧园教的先知?”


RUS问道。英吉利点头,却迅速的把话题转到另一个方向:“他现在处在精神深渊,召集出的精神体已经超出了身体的负荷,我需要你帮助我让他冷静下来。”


他赤着脚迈过重重血海,迈过无数仍然深陷梦中的战友,迈过自己的半生。星海慢慢的重新亮了起来,黑龙长啸一声,半个身子几乎要被两扇石门切断。


他重新盘踞起来,用龙头一点点挤开出更大的缝隙。无数的逝者才得以踏出门外,用残存的意念撕碎怨痕。英吉利逆流而上,RUS则开始展开自己的精神领域,想要让深渊空间暂时平衡。


他重新在人流中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形。


那个在白塔陨落之后无处可去的落魄前辈,像是当年带领他进入白塔一样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道:“做的好,小子。”





文章拖得太久,从头再来一遍会发现很多熟悉的人。

评论区不收屁股


评论 ( 5 )
热度 ( 160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