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嚼碎10

  • 高度私设

  • 全员哨兵(?)


29


地下的人造光源和陆上无异,空间也是十几年前空间站自爆炸出来的深坑,通过垃圾场的狭长口直接通到流动站背面。地下黑市在威雅利并不是什么秘密,如今空间站上人心惶惶,却不知道为什么,AME迟迟没有发现这块地下区域。


瓷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他后腰酸痛,温泉旁边的软榻上窝了只体型大了两倍有余的雪豹精神体。二人就枕在那雪豹身上,他被RUS抱在怀里,身上盖的是原本搭在屏风上的新衣,堪堪遮住些不配入眼的痕迹。


哨兵很难压抑自己的本能。瓷侧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身边的银发男人沉沉的睡眼。他无法被标记,但是后颈那块肉却被不知道咬了几下,此刻已经红肿起来。他摸到脚边在纠缠中丢掉的匕首,用刀背蹭了蹭RUS的下巴,后者无知无觉,还在沉浸在满是向导信息素的温梦中,甚至紧了紧搂着瓷的手臂。


算了。


瓷低低的呼出一口气,他此刻的信息素平和,一早备下的刀刃也并未用上。男人坐起身,看见背后的精神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他的左臂,在灯光下看上去去像是栩栩如生的青龙刺青。龙目在皮肤下与他遥遥相对,过了半响,龙大爷从鼻腔里喷出一股龙息,一甩尾巴消失在他的肩膀上。


“……”


瓷也懒得理会它。他的精神体鲜少现身,基本就算出现,也是攀附在他身上的平面形态。他起身拉开屏风,听见了身后带着厚重鼻音的挽留:“你要去哪?”


瓷侧身拉下衣物,穿了件黑底金边的高龄长袍。RUS刚睡醒,他的意识在向导素的引领下从未如此深邃的到达过精神领域深处,连素来敏锐的知觉都变得迟缓起来。看见即将离开的人影,RUS有些狼狈的爬起来,裸着上身几个大步挡在了门前。


“你不能出去。”


“?”


瓷握上门把的右手一顿,抬眼看向面前的银发青年。后者意识到自己裸着上身有点不雅,红了脸:“我我没别的意思,陆上现在全部都是南部的人,我来到时候联络了几条暗线,如果你要杀AME为他们报仇,我可以帮你。”


瓷沉默片刻,最先错开了视线。房间绕着人造的问全部池而建,整个房间脚下全部都是抬高的木地板。他走到另一边的角落,撬开木板取出一张影印图,又从RUS丢在墙角的行李里,翻出了那个神秘人附在信里的地图。


“我会回到蓝星。”瓷把这两样东西都交给愣神的RUS,“我落网之后,我希望你能把空间站的所有亚人全部带走。南部不会轻易放过这里,AME,也不过是个站在前排的替死鬼。南部政党分离,我要的不止是他一个人的命。”


“牧园教从蓝星带上来了四百多枚变异体的幼体,每一枚都有独特的孵化温度,你手里的这张地图,是十年前我亲手画的,后来,交给了英吉利。”


“两张图合在一起之后,每一块颜色不一样的地方,都是卵的位置。作为昨晚的报酬,在威雅利原住民撤走之后,我需要你帮我把这四百枚全部孵化。”


“这些东西是……”


“不是我。”


瓷似乎料到了他的疑惑,“小子,你没时间全部了解一通。威雅利一早就被牧园教安排起来,他们躲过了十年前的那场爆炸,更有甚者,藏在了我的身边。”


“他把这交给你,是因为我们与南部的复仇,或者,是牧园教与南部的瓜葛,行到了瓶颈。我们都需要一个外力,打破这里。”


赤色的瞳孔闪过些痛苦的流光,“事情办完之后,联系法,他会有方法联系我。”


“那你呢?”


RUS下意识反问,“你要向南部复仇,或者是要灭掉牧园教,你安排一切,却唯独不顾自己,全身而退,你能做到吗?”


全身而退。瓷苦笑起来,他似乎把这个词早就遗落在了某个角落,就连在这世间向他质问能否全身而退都变得异常嘲讽。他背对着青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语气有些潮热,“你会是很好的首席,RUS。”


他终于转过身来,面上是RUS从未见过的凄然笑容,语气无奈而又平淡:“从列车驶出威雅利开始,我就已经是北部的弃子了。别往回看了,往前走。”



 

30


老流浪汉原名汉姆切尔斯,这是他挂在牧园教教众册的名字。


从威雅利捡回一条命后,汉姆一路流浪,他搭乘航行货运列车离开流动站,回到蓝星之后,误打误撞的找到了自己的同党。


“先知大人半个月前回来了。”


牧园教的先知,是他们心目中最伟大的存在。汉姆的面色因为激动逐渐红润起来,“哦,先知,是当年那位,带我们脱离苦海的先知吗?”


同袍带他来到南北部交接的边缘城镇。在这里,源源不断平凡而不显眼的亚人教众们正以一种完全正常的速度从周围城镇赶来。亚人的牧原教教众是整个教会最重要的力量,没人希望自己低人一等,尤其是在哨向主宰的时代。


牧园教更是完全把握了这样的心理。“光明终有逝,牧园庇万物”,平凡的,备受欺凌的亚人们口中高喊着激昂的口号,像是筑巢的白蚁一般波浪一样火速聚集在一起。他们没有存在感,没人会怀疑亚人能引起什么暴乱,他们前仆后继,得到了“先知”的召唤,跨越千万里聚集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地下祭坛。


“先知!”


“先知!请拯救我们吧!请拯救这个即将溃散的星球吧!”


“光明终有逝,牧园庇万物!”


汉姆切尔斯眼睛瞎了,但是耳朵却好使的很。他很快听出了人流的疯狂涌向,听出了一个格外独特的脚步。围绕在祭坛周围人们激动而又恐惧,在这里,昏暗的火把照出批着黑色斗篷的人影。他从黑夜中走出来,宽大的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了紧抿的嘴唇和瘦削的下巴。先知手执权杖,路过的人皆因为敬畏而紧捂住尖叫到失声的嘴。汉姆切尔斯听见身边人跪拜的声音,于是也紧跟着跪拜下去。


可惜他看不见。走到高台上的男人摘下兜帽,露出淡金色的长发,他表情淡漠而孤寂,像是沉睡的石雕,唯有那双祖母绿色的宝石一般的眼眸在火把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他穿着深色的法袍,遥遥的扫视跪拜于自己脚下的众生,启唇沉声道:“光明终有逝……”


“牧园得永生!”






大英:上大号说话!








评论 ( 15 )
热度 ( 218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