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23

“拆拆是一个魁梧的男子”

  

  

  

  

  23

  

Alpha的大部分人一直对于瓷有个看上去非常错误,甚至有点可笑的错觉。

  

“路易斯喜欢的那个东方男的”,这是一个标签。作为alpha大部分男性的梦中情人,路易斯的任何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尤其是在赛道上瓷被主动献吻之后,整个ALPHA车队里年轻气盛的小年轻都属于一种“我知道这东方男人厉害我或许争不过他但是我还是要跟他battle”的莫名自信里。

  

路易斯到底是不是一厢情愿,不重要。随便薅一个人过来,问他对于CN的印象。

  

“流啤!”

    

“还有吗?”

  

“话少,有点高冷。”

  

“还有吗?”

  

“长得……还挺好看。”

  

“还有吗?”

  

“还有……”

  

“哥我错了别推我一个队的我以后再也不偷偷卖你照片了!”

  

“噗通——!”

  

路易斯尖叫一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可怜队友,一个魁梧的络腮胡壮汉,被看起来温和礼貌,体型比他小了一圈的东方人四两拨千斤的推进了水。

  

神秘的东方功夫!

  

他没管队友可怜的哀嚎,恋爱脑上头让他只能看见漂亮的东方男人被海水打湿了衣服,穿在身上的火烈鸟衬衫在缠斗中被人扯掉了领口,松松垮垮的露出一大半胸口,衣料底下若隐若现的胸肌和人鱼线……还有一弯腰就会露出来的腰线……

  

路易斯心中大吼:我投敌!

  

然后他主动献祭式进攻,瓷面色一愣,看上去本来打算放过他来着,只听见二人身边一声怒吼:“你住手!”

  

几步开外的另一张板子上即将再次落水的AME咬牙薅住他便宜哥哥英吉利的泳帽,保持一个诡异的大半身体悬空的姿势,怒瞪即将得手的路易斯的咸猪手:“你敢碰他一个试试!”

  

英吉利呲牙咧嘴捂后脑勺,罕见的骂了人:“你有病吧别拽我头发!松手!”

  

“你不许碰他!RUS你干什么吃的能不能看两眼……”

  

他话没说完,被英吉利痛击我方队友,一脚踹下去了。

  

RUS闻讯而来,真不怪这可怜孩子,ALPHA目前一小股和ELF的一大半混成一个蓝队,其中就包括路易斯他们。这批人是死活不愿意冲南斯拉夫和苏维埃那两块板子的,于是RUS自己一个人还要扛住各种各样看着瓷柔弱就趁机虎扑的牛马蛇神。路易斯被吓的一个激灵,再扭头瓷就不在原位了。短袖衫被撕的破破烂烂的某位银发骑士一个猛冲,路易斯被一个滑铲铲出悬浮板,惨痛落水。


  RUS为爱杀出重围1v3,瓷看了都咂嘴。

  

蓝队目前还有两个人跟他俩一个板子,很不巧,这二位都是身高直逼195的棕皮肤哥们。RUS看了一眼被自己挡在身后的“柔弱公主”,是只看见了那湿漉漉的小脸蛋,乱糟糟的黑头发,再加上那被扯的松松垮垮的一身。

  

“一会往我身后躲。”

  

RUS认真脸,看见瓷抬眼,意外发现对方眼里竟然有眼泪,更加恨不得直接把人绑自己身上了。

  

瓷刚打了个哈欠,忙不迭装傻点头,不急不慢的把衣服整理好,把胸肌腹肌人鱼线全藏了起来。

  

瓷:对,我真的很害怕。

  

目睹一切的路易斯:婉拒我推的泥塑粉谢谢。

  

悬浮板考验下肢力量,硬碰硬是碰不过的,可惜小年轻完全没有任何战术。RUS被对面两个人捏着肩膀往下推,前者还害怕自己会压到自己身后的瓷,谁知道一眨眼这人就跑自己身边去了。瓷借力打力,从侧面抓住其中一个制住RUS的胳膊,穿着人字拖的脚拌在对方小腿,往斜方向一手错开一手伸到对方腰腹,只用了两指轻轻使力。

  

“噗通---!”

  

RUS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自己一边瞬间轻松了。他力气陡然有余,对方被他推了出去,后退了好几步。

  

瓷“巧合”的甩了只拖鞋。

  

“噗通——!”

  

“谁的拖鞋啊!”


  本来还能在板子上站定的壮汉一脚踩滑,直接飞出几米开外。RUS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似乎怎么都没想清楚自己是这么在这场1v2里获得胜利,瓷功成身退,夸张的晃了晃自己空荡荡的脚,笑眯眯道:“不好意思啊,拖鞋买大了。”

  

“要不是RUS保护我,估计我就要被你们推下去了。”

  

“……”

  

初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删选掉一大批不及格,玩战术的玩体格的,稀稀拉拉最后剩下了一批熟人。五个板子进一步删选最后抢一个,团体赛变成了个人赛。

  

没人推法和苏是因为大家都是社畜,掉下去的AME能回来是因为他动用恶毒的金钱能力收购了一个复活位。大家都心里门清,因此也格外的认真起来。蓝队的美英法,红队的苏南俄,外加一个不知道在打什么小算盘的瓷。

  

  

  


先前落下水的人自觉当起了裁判和观众。不远处海岸边的沙滩,酒吧策划了露天演出,乐队正在忙着试音。现代摇滚的曲风一出来,哨声就吹响了。瓷慢人一步,他离音箱更近,被电吉他的尖叫扫了个正着。这小乐队的开场白就是一句经典“FxxK”,也不知道是不是歌词。知道老外离谱没想到能光天化日离谱成这样,瓷缓缓叹了口气,余光扫到一个影子趁他愣神飞扑而来。

  

苏开局就和法兰西杠上了,这波属于新仇旧怨。这两个坏东西谁也不比谁高贵,你掐我我掐你,主理人大人的金贵衬衫都要被扯成了个破抹布。与其要把对方推下悬浮板,他们更像是彻彻底底的斗殴,你一拳我一掌,瓷一会没看见,两个人的脸上就你来我往的彼此留了好几块青紫。RUS和AME又是固定局,瓷都要腻歪了,金毛银毛边打边掉,像极了女生互扯头花,拽下了一大把的头发飘啊飘啊,最终落进了海。南显然也没想到英会直接调转目标往瓷那去,他一把抓住英身上的连体泳衣,莱卡布的料子沾水降低摩擦,南抓不住,又踉踉跄跄的去抓他后脑勺的泳镜带。

  

“!”

  

英后脑勺一阵拉扯的疼痛,估计比完赛就要变成秃子了。他咬牙伸手,一把抓住瓷的脚踝。此刻恰又是一个浪打过来,黑发男人重心不稳被拽倒在悬浮垫上,抬脚就来了个“兔子蹬鹰”,可惜对方太狡诈,这脚被目标闪身躲过,误打误撞的落到一起被水浪打倒在地的南斯拉夫身上。

  

红队-1。

  

南斯拉夫:???

  

“不是咱俩不是一队…………”


  剩下的话连人一起落进了海。英得逞的微笑起来,抓住瓷的小腿紧跟着往外面推。察觉不对迅速回防的苏一个肩顶摆脱掉法,自己的嘴角也被打裂了,忙着赶过来拽住英吉利往旁边拖。法得了轮防的空缺,趁机拦腰把瓷扛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往海里丢,就被两条修长有力的腿趁机绞住了整个上身。

  

接着瓷腰腹使力,上一秒趴在板子上看似被动的柔弱兔子,下一秒用了一个人体柔韧度极限的剪刀腿,半空转体360,一把把法兰西翻进了水。




拆:下去吧你!拆尼斯功夫!

  评论区不收屁股

评论 ( 17 )
热度 ( 357 )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