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22


各部门注意!!!

本文最激情四射的修罗场混战时刻即将到达!请做好准备!!






22


年轻人有使不完的活力。


“我们的排名必须升高!我们要在每场比赛中都获得胜利!”


“---为了ALPHA!”


“---为了威廉姆斯!”


“为了免费冰淇淋!”


“?”


闹挺。


窝在沙滩椅下的瓷听着不远处海岸线下的尖叫,翻了不知道今天第几个身。他昨晚没睡好,昏昏沉沉的,直到早上被RUS一瓶冰啤酒从被窝里冰到应激跳起。不远处,闹闹哄哄的两家队员互相组队团建,穿着沙滩裤的路易斯正孜孜不倦的散发着小零魅力,瓷接收到对方的求偶信号,勉强的朝漂亮的小甜心笑了笑,下一秒就看到他被扑过来的威廉姆斯某位拉丁裔队员咬着嘴唇揉着屁股压进海里,内敛的东方男人心里默念阿弥陀佛,非礼勿视的带上AME给他买的的同款墨镜,一扭头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人。


法穿着昂贵的定制衬衫,似乎在他身边已经静候多时。戴墨镜太方便了,瓷心里想,一边斜着眼毫无顾忌的把对方从头到脚的打量个遍。法安逸的躺在他身边,一言不发,在察觉到身边将要降下的温度后,尊贵的主理人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腕,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出事故的时候吗?”


瓷微愣,皱起眉头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第一场预选赛,液压泄露,动力引擎几乎失控,我在赛前警告过你,你的身体素质那时候非常不适合上赛道,结果你还是去了。”


法支起上身,给瓷倒了杯挽留意味甚重的鸡尾酒:“那年还没有现在这样的防护系统,我赶回来的时候,你的左手腕骨骨折,几乎不可能短期内再开车。”


那时候瓷还没进F1,他的身后甚至没有赞助,法也只是个刚刚步入社会的见习医生,“预选赛刚开始就陷入伤情,我劝过你,人不能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


有钱不一定能开上赛车,没钱一定不能。青涩的东方少年脸上还带着青紫,身形瘦削,唯有眼睛里像是永生之火一样,亮晶晶的看着他。


法现在在会想起,依旧觉得心脏发酸。


“你说……”


“……你深知你的极限,你的枷锁,你要打破,你要死在朝圣路上。”


“……我深知我的极限,我的枷锁,我要打破,我要死在朝圣路上。”


……


“你后来的确做到了。”法叹了口气,对上瓷沉默的视线。那次事故之后,瓷得到乔伦的赏识,一路被引荐加入了F1的集训营,最后选择ELF效力。漫天的大火,法每次联系不上他时,脑子都是瓷第一场事故时,在直播镜头里的大火。瓷在赛道上用极限冲破的,源自时间的无解枷锁,却成了法自己挡在眼前的青叶。


亢奋的烟雾尘嚣之下,是他无数次的默念。他的默念声音太小,不被人听见,也不可能被人听见。


“所以?”


瓷挑眉,反问回去。ALPHA和ELF两家的人似乎打乱了顺序要做集体比赛,法抬了抬下巴,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打个赌吧,你赢了,我会引咎辞去威廉姆斯主理人的身份,同时承认,禁赛黑幕是赞助商私欲,再也不插手你的F1生涯。”


“但如果我赢了……”


法兰西站起身,缓步走到瓷面前,单手把对方架在鼻梁上的墨镜摘了下来,他的视线落到东方人紧抿的双唇,“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和他们一样的机会。”

 

 

 

 

 

打赌的内容很简单。


瓷看了眼海岸边已经按照次序排好队的一堆不同皮肤颜色的裸男,无语的眨了眨眼。ALPHA和ELF放下两队恩怨,打乱人员重新组队,变成了以美英为首“叽里咕噜驴叫队”和以南俄为首的“看起来不怎么聪明队”,路易斯变成了两队的香饽饽,美人谁不喜欢,眼看着颜值担当要被拉走,其中不少人又打起了穿着花衬衫大裤衩,手里拿着双色球冰淇淋前排围观的瓷的主意。


“前辈——!”


“我们要玩悬浮板,加入我们吧!”


“进我们组!”


“我们人数少!也需要你!”


法刚刚神神叨叨的押美英,瓷叹了口气,看了眼自己快吃完的冰淇凌,他胡了两把自己乱糟糟的刘海,脚丫子试探性的往扑到他面前的柔和水浪里伸了伸,新来的波浪还没扑到脚面,身后外来的力量就把他从海边拽了回来。


苏维埃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朝那群挑事的臭小子沉了脸,“我去介不介意啊?”


老大发话,自然没人敢顶嘴。苏一抬手脱了T恤,踏着“忠心舔狗勇救心上人”的小曲下了水。临走时还摸了摸一脸懵逼的黑发男人的嘴角,瓷后知后觉是冰淇凌沾脸上了,殊不知悬浮板上的吃瓜群众早就蓄谋久矣,集体发出“哇哦”的鬼叫。


接着叫的最大声的两个人就被AME和RUS一脚一个“意外”的踹了下去。


英:阴险微笑(我为什么要跟这一群智障一起玩)。


南: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大型悬浮板一个能站四个人,他们两个队一共十八人,集体抢夺海面的五个板子。瓷重在陪伴,蹲在水边继续吃自己的冰淇凌,用手遮着太阳,在目睹了一系列毫无下限的阴险操作后,差点被扒掉裤子的南斯拉夫被挤的下了板,从水里冒出来正好对上瓷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眼神。


“下不下场啊公主!”


他几个猛子划到浅滩,鲨鱼张嘴一样脖子一伸,湿漉漉的一口把瓷还剩下不多的冰淇凌全下了肚。瓷被他头发上的水蹭了一身,嫌弃的一脚踹开:“你是狗吗吃我口水!”


“什么狗会吃你口水啊?”


瓷心里默默答了句舔狗,余光看见不远处沙滩椅区一直观战的法法大总裁脱了衬衫也下了水。南斯拉夫也留意到了,啧啧称奇,阴阳怪气道:“这次你不来都没办法了啊宝贝,人家老板都下场了,苏底裤都输没了,这你能忍?“









(鸡叫)下一章!!我要看到下一章为了拆拆公主的热血雄竞自己出现在我的草稿箱里!


评论区不收屁股!

评论 ( 11 )
热度 ( 296 )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