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痛本当饮20(下)

  • 接上章



“犯贱!”


南斯拉夫窝在小座位里,对着前座后的小电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破口大骂,“人家都说不喜欢他了!还死皮赖脸跟着!这就是纯纯,犯贱!”


同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RUS跟着一起猛猛点头。


身为公主的“骑士”,RUS再硬气也是个零花钱还要看养父面色拿的可怜孩子。瓷被这暂时还能信任的两个家伙气的长叹一口气,签名的间隙又被塞进来一张,英吉利单手插兜的看着他,眸中似有些试探,歪了歪头道:“哥哥,我也是你粉丝,给我签一个吧。”


“……”


我可去你的吧。


航班闹闹腾腾的停到豪华度假区的私人停飞场,瓷后半程全程被两个团的小年轻外加一个英吉利堵在走道上,应付那七嘴八舌的提问,让他连愤怒的火都燃不起来了。度假区靠近希比尔海岸,又是威廉姆斯的产业,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将近黄昏,瓷站了有些久,又不想跟那几个人在一起,南斯拉夫恰好擦着眼泪的走过来,悄无声息的看了表面上平静的前舱一眼,朝瓷勾了勾手。


瓷丢给他半包纸,这人一手擦眼泪一手就自来熟的搂上了他的腰。他实在懒得动了,顺着这人的力道被半抱半架的下了机舱。


行李早就由专人运送到了房间,两个人光明正大又悄无声息的靠在一起往外走,南斯拉夫道:“这几天过的不痛快吧。”


瓷冷哼一声。


“我也难得很啊!”南斯拉夫朝天长叹 ,回头看了一眼下机舱的众人,“你那小竹马,太不经逗,要不是我看家的技术救我一命,这人非给我塞上法庭。”


“你干什么了?”


瓷问。


“没什么,没什么。”


也就是伪造假//,把人家非法拘//了快二十四个小时,暗中录像,要不是他人脉宽,要不是他技术好,南斯拉夫过尽千帆式的摇头长叹,道:“你跟RUS 那毛都没长齐的小子逃什么?不如跟我逃。”


瓷斜着眼打量他:“您就有钱能把我空投走了?”


这家伙的跟踪行径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瓷自嘲的勾勾嘴角,把对方凑过来的脑袋推开。南斯拉夫若有所思道:“这么久的跟踪,在你那还不算真爱吗?”


“变态是变态,别拿什么真爱当幌子。”


瓷皱眉“呕”了一声,“您和那些狗东西也没差。更何况真爱也不顶用。”


他相信真爱的年纪早就过头了。瓷回头望人流中看了一眼,正巧很另一双红色眼眸的注视对上。他心猿意马的扭回来,看见的却是眼巴巴等在一边的RUS,当即把脚一踢。


南斯拉夫痛呼一声,看着瓷顺理成章的抓住RUS衣袖的手臂,低声挑衅道:“你就是喜欢年轻的,别装了你!”


“对啊对啊,年轻的好骗。”


瓷朝他眨眨眼,又朝RUS伸手,“把你零花钱给我。”


南斯拉夫目瞪口呆的看着RUS掏出一张银行卡。瓷拿着那卡朝他蹦蹦跳跳的嘚瑟:“说给就给,你敢吗?”


“???”


“----领队----”


路易斯话音未落,南斯拉夫的钱包就已经掏了出来。个人ID卡,几大联合银行的信用卡,借记卡,甚至是超市买菜打折的会员卡就全都被塞进了瓷手里。南斯拉夫学着刚刚黑发男人的狐狸样,昂着下班“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瓷太阳穴青筋凸起,看着这二百五走到一半又扭头回来,从乱七八糟的卡里又找出一张房卡,接着瞪了眼自己身边的RUS,长腿一迈,孔雀开屏似的又走了。


精神病。


全都是精神病吧?! 






评论区不收屁股

评论 ( 13 )
热度 ( 282 )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