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痛本当饮20

前篇:1919 

回到本页给热度谢谢





20





《急速周报》的总编辑詹姆曾经说过,赛场上所有选手表现出的都是他们意识最深处冰山,在急速的压力下,生与死之间的抉择也会变得轻易而难以弥补。而每一项运动都要滋养一个庞大的生产链,这就说明了这些小报记者的眼光不仅仅在赛场,还在更加避无可避的地方。


英吉利闹出的动静成功让威廉姆斯的新动力引擎延缓了进度,但是另外一条小道消息却不胫而走。瓷看到杂志报道的时候,他已经被几个狗东西一起押上了私人飞机,在花里胡哨的西方丰满女郎之下,是加红加粗的《涅槃重生!带你回顾美利坚的赛道惊险瞬间》和《关系破冰!ELF疑似与ALPHA集体团建!》。


我可去你的吧。


瓷翻了个白眼,团建什么的全是幌子。希比尔海岸看上去是美妙的度假,对于瓷来说,却是实打实的//架和人身控制。他的左边,是抱着一大袋子金拱门的AME,右边,是一周前在大桥上彻底撕破脸的“老情人”,好吧,他们除却身体关系,连互通心意都没有,瓷自嘲的笑了笑,快餐关系还听让某些人上头的,现在装出一幅受伤至极的样子。


我可去你的吧。


哦,还有前面这个,法兰西,瓷甚至都不想直视他,他宁愿在这几个人的包围下拉下眼罩白天睡大觉,耳朵边AME没素质的咀嚼声又折磨人似的响个不停。


我可去你的吧。


“嘎吱嘎吱嘎吱---”


我可去你的吧。


“咕嘟咕嘟咕嘟——呃啊—”


我可去你的吧。


“嗝----!”


“你有完没完。”


AME早有预料的朝对面的法兰西挑了挑眉,随后换上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开始悔改。东方男人的表情臭级了,眼罩被手勾起来半个,嘴角下撇,直接铁面无私的把美利坚讨好举过来的半口麦旋风推开,接着一闷头一环手重新窝回自己的座位。


瓷听见了美利坚得逞的笑声,越听越烦。他本来就不情愿跟着几个把他日常监视起来的狗东西一起出来,直接猛地站起身要到后舱跟RUS一起坐,结果又被苏维埃拉住手腕。


“那位子不舒服。”


“这位子也挺不舒服的。”


瓷话里有话,斜着眼瞪了他一眼。苏维埃眼里有些心虚,看着瓷的脸半天没看到想看的东西,讪讪的又放了手。


“前辈!”


瓷抬脚欲走,又被人堵在了前舱门口。路易斯带着ELF一批眼生的小年轻来找瓷合照,瓷不想让这些破事被他们知道,只能又打起精神应付起这一群迷弟。


南斯拉夫和RUS被安排在后舱,私人飞机是AME自己的,带个法兰西纯属于威廉姆斯归根到底还是他们三个人的,再闹也得一致对外,而苏维埃也跟着紧紧粘着他,就纯纯……   


 

评论 ( 4 )
热度 ( 191 )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