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嚼碎7

  • 全员哨兵(?)

  • 哨向高度私设





25


白蚁在悄然间蛀空了树干。


城区中心人去楼空的茶馆的灯亮了一夜。威雅利由南部全部管控之后,街道上人烟稀少。被从栖身的桥洞下狼狈揪出来的流浪汉依旧是醉醺醺的样子。被几个高大的哨兵嫌恶的揪着领子提到了AME面前。这位南部的年轻首席慢悠悠的擦了擦自己肩膀上精神体沾了鲜血的喙,视线都懒得落到自己面前的人,轻飘飘的摆了摆手:“太臭了,处理掉。”


流浪汉却不害怕。在他们脚下,是威雅利曾经自己组成的亚人防卫梯队,当然,现在全都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南部把威雅利几乎翻了个遍,一个向导都没有,倒是查出了好几个身份档案为潜逃的哨兵。


对于这种威胁,AME把他们一起打包送上了断头台。精神体的精力很难发泄干净,送来的人肉沙包正好够白头鹰当一天的小玩意。几个哨兵遵循指令,枪口对准流浪汉脏兮兮的额头,后者表情古怪的晃了晃,他似乎是个瞎子,“我怎么闻到了爆炸的味道?”


AME蹙起眉头,他默不作声的打量自己面前这个老乞丐,看见这人临死也不愿意撒手的钱罐子冷冷的嘲笑一声,用脚踢了踢离自己最近的一块尸块。


一个断掉的看不出形状的手臂咕噜咕噜的滚到流浪汉的脚边,已经凝固的血块带着肉沫哗哗啦啦的撒了老乞丐一整个脚面,后者似乎闻到了腥臭的血气,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结结实实又撞上了早就恭候多时的枪杆。


“不然,不然,我拿一个秘密,来换我这条命吧。”


流浪汉求饶似的拱了拱腰,美利坚抬了抬下巴,“先讲,我再看值不值。”


“值值值,绝对值。”


流浪汉连连点头,摇头晃脑的伸手先把盯着自己的枪管子往下按了按,“大人您有所不知,威雅利虽然是太空流动站,但其实早期,雪原的第一批驻军来的时候,为了搜捕向导,从蓝星上带过来一种东西。”


从昨天在鎏金眼被北部截胡之后,AME就已经开始盘算怎么能把逃出笼的猎物重新抓回回来。威雅利太干净了,十年前那场离奇的爆炸似乎是把这个空间站的所有秘密全都掩埋掉。这无疑是一个可能得逞的信号。流浪汉低身上前,AME捂住鼻子,努力让自己克服那种恶臭。


“那种东西就是……”


“变,异,体。”


AME视线一顿。


与此同时,一柄匕首在他的余光中闪过冰冷的光。普通亚人的五感比不山哨兵的敏锐,反应能力也较慢,匕首还没靠近,AME就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大手按住老乞丐的后脑勺,狠狠把人摔按在了地上。一旁的哨兵紧跟着向前,制住突然暴起的流浪汉,枪栓一拉,就要击毙。


“先别杀他。”


AME嫌恶的甩了甩手。他留意到对方耳后一个小小的方形十字标,流浪汉自知死期将至,癫狂的大笑:“你们这些叛徒!光明终有逝,牧园庇万物,天主不会原谅你们,人类终究迎接灭亡!”


 他并没有笑太久,紧跟而来的两发子弹分别大船了他的左手和左脚。美利坚眉头紧皱,太阳穴突突的疼:“那些变异体藏在哪?”


十年前威雅利那场爆炸,只知道是肃清了流动站上鱼龙混杂的各方势力。背后的变异体直接打破了他们对于流动站的所有设想。蓝星上飞速蔓延的紊乱病毒,传播主要途径就是世界各地频繁出现的变异体。紊乱病毒杀死了大批量的向导,夺走了哨兵本就稀少的向导资源。在没有任何干预的情况下,一只变异体就足够一队哨兵对付的了。流浪汉只咬紧牙关不答话,美利坚太明白这种祈求初始的邪教成员害怕什么了,他低声朝身边人吩咐几句,不多时,一队搜索小组就地出发,另外一组将先前排查完的威雅利亚人原住民也一队一队的带了上来。


他们此刻位于中心茶馆,曾经的威雅利消息最为流通的中转枢纽。平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位“城主”在一夜之间失踪了,同时一股新的蓝星势力接管了威雅利。


“女人离开。”


“小孩子也离开。”


茶馆外是一条宽阔的人造河,直通到流动站背面的废水处理厂。老乞丐已然瞎了眼,看不到但能听得清,他感受到了自己不远处排起了亚人队伍,接着被人按倒在了河边。


那个可恶的哨兵头领用枪抵住他的后脑。


“变异体在哪?”


老乞丐不说话。


潺潺的流水声中,一声枪响,却不在他的脑后,接着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短暂的沉默之后,又是一声枪响,一声重物落地。


信教者自诩伟大,自诩愿意为了真神奉上自己的性命,但却经常落败于人类的本性。流浪汉心中隐隐有猜测,在细微的惊叫与呜咽声中全身颤抖起来。AME有的是耐心陪他耗,数到不知道第几个人的时候,跪在地下的老乞丐摊了牌:“……我说。”


枪声停住了。


“十年前雪原列车开走之后,变异体被孵化出来。当时哨向资源几乎没有,流动站被‘龙’启动自毁程序之后,只剩下现在这半个城。”


“大主教要求我们留在这里,把还在孵化器的变异体收集起来,观望局势。”


“我们把他们藏在恒温箱里。变异体的孵化温度只要不超过35摄氏度,就不会开始。后来我们和主教失联,那些卵被我藏在……”


“咚——”


沉闷的钟声。


空气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闻上去类似于向导素。没有一个哨兵能拒绝这样的诱惑,美利坚的轻轻的吸了一口,却突然感觉自己周边时空扭曲起来。


哨兵的直觉告诉他陷入了一种极其罕见和幸运的危机。所以他甚至没有阻拦,任由自己掉落进未知的精神图景中。


传说中温暖而舒适的空间感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却是粘腻和冰冷。AME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位于一片混沌的暗绿色之中,脚下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镜面,他与自己对望,却清楚的看见脚下划过一条黑色的巨大暗影。


又是钟声。


繁复古老的钟声敲响,AME不是习惯坐以待毙的人。他看向四周流动的信息素,向导,千真万确,但此处却又和向导的平和空间截然不同。军靴踏在镜面上,每走一步就是一声钟响,美利坚的四周是千遍万幻的精神星河,却唯独没有意识体的半点踪迹。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向导素引诱他往前走,可哨兵本能又阻止他向前。知道星辰变了又变,他走了十二步,钟声也敲响了十二部,在他刚刚走过的镜面上,突然的碎开了一道极深的裂痕。


“往前走吧……”


“往前走吧……”


白头鹰精神体应激的出现在自己主人身前。送葬似的钟声让人类想起了自保,AME铺散开自己的精神网络,却感觉太阳穴又一次被人打了一拳,他的精神网络像是无形的人用手紧紧握住了,铺展不开,拢收不回,让他的意识此刻几乎被动的暴露在默声的图景中。


他鬼迷心窍般的被熟悉的声音推着往前走,直到尽头出现了一道陈旧的石门。一个模糊的身影靠在门边。那道石门已经很久很久,上面满是伤疤和血痕,和人影相互凑成一个诡异的旋转空间。


AME心里暗骂邪门,却不得不往哪里走去。比起混沌,既定的陷阱更像是答案的包装。那人影似乎感受到他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大,钟声跃来越密,直到那句“往前走吧……”悄悄的变成了那人吐出来的轻飘飘的狠厉话语。


AME瞳孔紧缩,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瓷。


死里逃生的猎物重新逃了回来,身为猎人的美利坚却感到不安。黑发男人眼眸死寂,嘴角微微勾起,浓厚的向导心信息素从他身上源源不断的飘了出来,迷人,同时也充满了要将空气全部挤走的窒息。


“欢迎你来到,属于我的噩梦。”他说。










阿丑不杀孩子和女人纯纯是设定最底层他还是个人,并不是说要他洗白。

英吉利哭丧别太早,这哥马甲大着呢(戴墨镜)





评论区不收屁股,觉得好留个评论红心怎么样?

《痛饮(嚼碎)》本本蹲蹲群:641⑦4四920

评论 ( 10 )
热度 ( 241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