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联五】是谁偷了钟大厨的88狙

是谁偷了钟大厨的88狙

  

  

 无脑合家欢

  

梗源吴京战狼

  

  

  

1

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一天。

东方营地的小帐篷里,炊事班班长钟大厨早早开始了他忙碌的一天。

“最近天冷了,给孩子们烧上暖身茶。”温柔核善的钟师傅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他辛勤的操劳着,“根据孩子们的习惯,我分别做了四份专属热汤。”

镜头来到飘着袅袅热气的桌上,钟大厨依次掀开,“枸杞可乐糖,枸杞伏特加汤,枸杞豆奶茶……营地里牛奶用完了用的豆奶粉,枸杞红酒汤。”

“还给孩子们准备了我们这次拉练的特制饭食,生姜大葱爆炒八角,洋葱丁香慢炖花椒,土豆清蒸马铃薯,番茄素炒西红柿。”

钟大厨露出一个胸怀开阔的八颗牙标准微笑。

扛着摄像机的法兰西有点手抖,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那…”他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那请问,您,您这次的做饭灵感是什么呢?”

“做饭灵感啊?”

钟大厨轻飘飘的默念,手指在下巴上摸了摸。接着他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从背后摸出了一把菜刀,“咔”的一下楔进菜板里,面色悄然一变。他笑容机械,皮笑肉不笑道:“因为营地最近有些人很不诚实,所以我觉得应该从饮食上加强管制。”

钟师傅咬牙切齿,手里的菜刀快把菜板一劈两半了,他怒瞪镜头道:“快—把—老—子—的—88—狙—还回来!!!”

  

  

  

2

五常出去打牌总是不告诉其他国家。

德意志懵逼,德意志痛苦。

刚刚美黑回来的巴西七摇八拐的从五常专属办公室里逃出来,他呼吸困难面色铁青,看见一脸默哀的同事就“啪”的一声爬在地上。

“快去……”

“快去……”

“?”

德意志弯腰去听他的遗言,巴西气若悬丝,“快去把他们……找回来!略——。”

话音刚落,巴西就伸着舌头关机了。

五常失踪第一天,众人以为是很正常的不报备翘班。

五常失踪第一周,印度巴西德国日本乐了。

五常失踪第一个月,郭合联小朋友和上面四个人看着一屋子处理不了的文件一起疯球了。

“他们肯定是被外星人绑架了怎么办啊!”

“会费交的我底裤都没了别催了快找他们交会费!”

“谁来管管开会之前不洗脚的三哥!救救!救救!”

郭合联颤颤幽幽拨通一个神秘的电话,那边接通了。

“用卫星地图一点一点找,找不出来,这卫星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3

谁偷的?!

法兰西无声怒吼,瞪着旁边的AME。

后者扶了扶墨镜,默默叹了口气。

四个人窝在大戈壁滩的小帐篷里,外面狂风大作,钟大厨正在哐哐劈柴,动作看上去像是在碎尸一般狰狞。RUS咬了一口土豆,“不把这人交出去我们都要完蛋。”

“干什么不好去偷他墙上的枪。”英吉利翻了个白眼。本来是一场好好的交流训练,只负责后勤的CN不知道被谁拉到了野训前线,拿了把不起眼的88狙硬是打出了第一的好成绩。宝刀未老,不是,额……老当益壮……额,总而言之,依旧牛叉!

正常牛叉没问题,可惜他不是参赛选手,就是来闲着没事干凑凑热闹的炊事员啊!有人不爽了,有人嫉妒了,半夜就把老中的那把枪给偷走了。

本来乐呵呵来国际比赛的掌勺的钟大厨秒黑化,举着大勺把输给他的四个人一视同仁全抽了一顿。

法兰西揉着自己还肿着的屁股,哭丧着脸:“冤枉啊大人!小的冤枉!”

面容和善的瓷哼着快乐的小曲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大盆红花花的肉类。饶是RUS也吓得往后仰了仰,道:“你……你哪来的?”

“其他营地杀了几只羊,我分的啊。”

钟大厨似乎对他们的惧怕很不理解,“今晚煮汤,喝不喝?”

他笑的过于和蔼,坐在角落一言不发的AME活像面对欲求不满的老婆有心无力的中年颓废男,闷闷的叹了口气,一屁股扭过去面壁思过了。RUS满脸黑线,觉得还是应该努力一下:“那个……瓷,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回去啊?”

“回去?”

瓷眉头一挑,“回哪去?”

“……上,上班啊。”

英吉利忙不迭的点头,鬼鬼祟祟看了眼帐篷外面来来往往的大部队,心里想着一会喊救命,能得救的概率有多大。瓷冷笑一声,“上班?赛博社畜精神病发作啦你们?”

营地里是支起来的土灶,瓷慢悠悠的开锅下肉,准备先把血沫焯出来。他背对着四个人,慢悠悠道:“不妨告诉你们,这边大部队开拔要等三个月后集训结束,找不到枪……”

他背对着搬着小马扎排排坐的四个可怜孩子,猛地把菜刀从菜板里拔出来,一字一顿道:“谁,也,别,想,走。”

  

  

  

  

  

4

失联了,彻底失联了。

小小的卫星,想在地道战高级玩家的手底下找着人,瞧不起谁呢。

郭合联瘫在椅子上,双眼通红哗哗落泪。爹,五个大爹,全部消失了,地球怕不是真要完蛋了,三体人真是一抓一个准,一个都不给留啊!

“好歹把那个最能干的留下来了啊!”

小正太哀嚎,正巧临时上阵的德意志扛着文件颤颤巍巍走进来,顺嘴问了句:“哪个?”

“那个黑头发黑眼睛长的最像好人的那个呜呜呜呜……”

他哀嚎,他尖叫。小小的郭合联面对着大大的行政策发抖,摇头晃脑拒绝:“啊,拿走!寡人做不来!寡人做不来!”

“意呆利!意呆利!救我!救我!”

意呆利从德国身后冒了个毛茸茸的脑袋,嘴里还嚼着一大块披萨。郭合联鼻子一闻发现不对劲,德意志把人塞回去,翻了个白眼,“别喊他,这小子昨天到现在吃了八个水果披萨了,你觉得他还能正常吗?”

“鳌头桑!鳌头桑!哇他洗哇!哇他洗哇红头泥斯密马赛!红偷你斯密马赛!”

那边,霓虹正穿着一身和服对着美利坚的工位哐哐磕头谢罪,小樱花顿在他身后,把一张又一张的纸钱往火盆里塞。

“呜呜呜呜呜呜~”

“菠萝披萨,好吃,嘿嘿~”

“红头泥斯密马赛,红头泥斯密马赛~”

郭合联喘不上气,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德意志连忙把人扶住:“不能死!你不能死啊!地球之光已经没了,你走了谁来当顶梁柱啊!”

  

  

  

  

5

美利坚半夜偷偷摸摸的爬了起来。

可怜的,被摧残的,灰头土脸的小灯塔,顶着戈壁滩刀子似的风沙,自己一个人悄悄摸到了距离营地几百米的大石头后面。

他手在沙子里扒拉几下,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吼:“不许动!蹲下!”

AME默默叹了口气。

他泥巴似的直接瘫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啊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

他身后的男人愣了一瞬,用原本当枪使的大铁勺给了这货一勺。地下打滚的神经病嚎叫一声,听见瓷说:“让你不喝汤,饿死你算了。”

瓷大厨蹲坐下来,看了看那片毫无异样的沙堆,问道:“我枪真不是你拿的?”

AME顶着他审视的视线,咽了咽口水。

“哈。”

瓷看见他那便秘似的表情就知道啥意思,站起身来拔腿就走。后面AME一把抱住他大腿,“你上次偷偷摸摸让毛子参加比赛的事情我还没追究呢咱俩一比一平了!”

“平了?!”

瓷火气上来了,“你知道那枪……”

他话堵在嘴边,最后又生生压下去,“那我枪呢?玩不起啊资本走狗,你偷我枪干嘛!”

“我……我……”

AME心虚的摸了摸墨镜腿,“总之,你那枪用不了了,回去之后去我军火库随便挑。”

“我缺你那花里胡哨的军火库。”

瓷怼回去,“哪把枪你到底藏哪去了?”

美利坚摸了摸鼻子,鹌鹑似的把自己脑袋往刚刚趴好的沙坑里一埋,不吭声了。

瓷对着那沙地里凭空长出来的无辜屁股给了两脚,“别装哑巴,说话!”

“我说不是我拿的你信吗?”

小美开始撒泼打滚卖可怜,瓷抿了抿嘴,无情的加上一脚。

“不信。”

美利坚坐了起来,表情严肃的盯了他半分钟。戈壁滩风沙大,AME带的墨镜发挥了大作用,瓷被沙子吹得眼睛不舒服,特自来熟的直接伸手把小年轻的装13利器摘了卡自己脸上。

失去墨镜的AME:(申柳真表情包)我是小丑?

AME目瞪口呆,此刻“攻守易形”,看着对面秒化身“列强”的黑心猛兔心里滴血。他咬牙切齿的站起来,瓷这才发现原来这墨镜这么有用,显得镜框里的人都俊俏不少。

“咳咳。”

“指导员”瓷羞涩的轻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早点放弃挣扎,早点迎接墨镜。”

AME气的想动手,最后看了看对面手里的大锅铲,气馁的举了白旗,“是我丢的好吧是我丢的,我扔进流沙坑里了!”

“??!”

“谁让他长的那么像德拉贡诺夫(SVD)!”

瓷是搞不懂这狗东西的脑回路,他猛地起身,顶墨镜就开始拿勺子抽狗,“你有病啊!有病吃药哪里像SVD这么喜欢SVD早点下去找那老东西算了!”

“难道不是你念念不忘!嗷别打了!嗷呜!你都明目张胆把你那姘头的遗物摆到我面前!啊嗷!别打了!屁股疼!肿了!肿了老登!”

不远处的营地里,无辜连累的三位沉默的从折叠床上坐了起来。

RUS在黑夜中默默的点燃了一支烟。法兰西从小窗口里眺望远方,半响,叹了一口气。

英吉利手捧热水惆怅的想:AME献出了他宝贵的屁股,明天,明天应该就能回去上班了吧……

  

  

  

  

  

  

  

  

  

  

**88狙又称“小口径无托的德拉贡诺夫狙击步枪”,88狙和SVD有相当近的关系,而SVD又在阿富汗发挥大作用 这波属于美利坚应激犯病

  

  

  

  

  下周短篇村花大鹅

  

  

  

  

  补一下AME那个表情包

  

老些这些东西搞得我正剧精分怎么办啊!!!!

  

  

  

  

  

评论 ( 8 )
热度 ( 445 )
  1. 共2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