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嚼碎7

  • 哨向私设

  • 全员哨兵(?)



23


“你不能走。”


RUS 挡在门前,脑袋上是冰冷的枪口。CN咬紧后槽牙,毫不遮掩的对上他的视线:“你也想和他一起死?”


他此刻周身肃杀,像是弃鞘而出的刀。RUS被那双冷狠的眸子盯得呼吸一顿,精神体雪豹受到威胁,出现在二人之后,呲牙低吼。


CN不冷不淡的看了这一人一豹,嘴角轻蔑的低低笑起来。法兰西捂着伤口,摇摇晃晃的爬起来,“你没有了精神体,一个控制不住信息素的向导,在现在会怎么样不用多说。雪原此地暂时还算安稳,为什么不回来,依靠北部势力制衡南部呢?”


“呵。”黑发男人不屑的低笑起来,“你觉得这一条路当年我们没走过吗?”


他嘲讽的眼眸中似是绝望,“当年我从化工厂逃出来,雪原猜到我身上的特殊。哨兵控制不了自己的精神体,向导又没有精神空间,这样一个怪胎,却被你们叫做最成功的实验体。白塔不允许我们进城,为了脱身……”


“你把腺体留在了南方。”


“是。”


瓷哑声承认,同时手上的镭射枪拉下了安全栓:“当年雪原做不到,如今,又有什么能力干涉我?”

  

RUS握紧他的小臂,皱眉问道:“现在黑市流通的向导素是……”


“是他的腺体,和当年威雅利那一批逃命的向导混在一起的基因扩增产物。”


法兰西低声道。


“牧园计划对于CN的预期是比普通向导更加优质的信息素。可是腺体并没有发挥应有的效果。”


所以南部才会开始怀疑,是不是母体缺失的原因。


所以“龙”藏匿自身,来到了没有“塔”的太空流动站。他肃清了两方军部在威雅利的势力,按照亚人的身份藏匿近十年。


但他忘不了那在大雪夜浩荡而去的一车又一车活生生的生命,他们在深夜里与瓷擦肩而过,他们拥有自己的爱人,孩子,父母。无论是军人还是平民,只要是向导,最后都在冰冷的实验室中被拆解折磨而死。瓷数年来始终做着一个噩梦,那辆列车上运载着的向导全都变成了惨死的鬼魂。在化工厂,即使是不合格的向导,也比哨兵拥有更多的耐受。与精神上有关的器官,腺体和大脑,可以单独摘出来用电流激活工作,分泌出的激素是千金难买的奢侈品。而身体,在刚摘除器官的二十四小时内,也可以分给低等的暴走哨兵,像解决恶欲的破布娃娃一样任由他们折腾。


最后烂了,碎了,就被叠在一起,一起丢到大火里被焚烧成一层又一层的灰烬。


而紧跟着踏进深渊的CN,他只是一个恶趣味改造,误打误撞出现的正确答案而已。


RUS眨了眨眼,他掌管雪原事务不久,跌宕的战事之下,许多事情都来不及了解。但仅仅只是听说,他竟然也找不到阻止这人前去报仇的理由。瓷看着他陡然颓下来的神色,抬腿一脚把人踢开,接着打开门走了出去。


向导的信息素在冰天雪地中蔓延的极快,感召而来的哨兵几乎要围了整个广场。他们对这从营帐中走出来的陌生向导虎视眈眈,瓷冷漠的一眼扫过去,在看到身后紧跟着出来的RUS之后,古怪的朝他笑了笑。


他站在雪地里,身上还穿着越狱时的南部军服。胸口蔓延开一大片血渍——那是英吉利的,右肩处拉扯开了一道极长的刀伤,不过这不妨碍他抬起手校准枪口。他笔直的伫立在雪地里,任由向导素不要命的四处飘散,利落的黑色短发遮盖住了他的半只眼,显得表情晦涩不明。


“首席——!”


惊声的尖叫。RUS反应不过来,只听见耳边急促的提醒。银发男人的视线被雪地中身姿凌冽的瓷填满,只看清对方慢慢张口,道了句:“晚安。”


接着他的胸口,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雪原,被镭射枪一发射中。

 





 

24


“挺有钱啊。”


黑发青年打量着自己面前的二层小楼,牙酸的直起腰左右张望了几步,“这也是你爸妈给你的?”


在他身边,英吉利翻了个白眼,“凶宅,只要五十维达,你就说住不住吧。”


瓷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这栋森林里的小房子,又看了看英吉利,“这一个月五十维达?你骗谁呢?”


“住不住?不住就直接回军区。”


“住。”


瓷老老实实的站直,向邪恶的钞能力行了个标准的致敬礼。两个新兵某日地域变异体清理结束之后,并不着急赶回白塔。英吉利好笑的看着黑发青年露出的狐狸样,在这人絮絮叨叨的“一个月五十,一天一块七,水电费另算……”背景音中抿着唇提着两个人的行李箱进去了。他眼疾手快的把门口留下的牛皮袋藏进怀里 ,那里放着一份已经签好名字的房屋购买证明。


变异体这次清理的异常顺利,他们剩下了一个月的假期,瓷格外喜欢这栋小楼,每天从楼上窜到楼下,在假期的最后一晚,异常忧伤的叹了口气。


英吉利正在清理着二人背包的物资,问道:“怎么了?”


瓷眨了眨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不能老吃你的呀,喏,这次算我账上。”


英吉利皱起了眉。


瓷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但是明白这么贵的小别墅不会仅仅五十维达。英吉利惯喜欢塞给他些看上去就贵的离谱的东西,要不说门口垃圾箱捡的,要不就用报纸纸盒子抱着,丢了就跑,三锤子砸不出一个屁。瓷虽然对于钱关注的紧,但也不是抠门,异常乐于包养好兄弟。眼看着英吉利的脸色越来越黑,他把银行卡一丢提起两个人的行李连忙撤退:“密码三六三八,你要不要我就再也不跟你出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结果下一个假期,他们又来到了这。


“还是凶宅,五十维达一个月呗。”


“对。”


英吉利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瓷撅了撅嘴,抬脚轻车熟路的去开密码锁。英吉利爱极了他对于这一切的熟悉样子,某个平常的夜晚,在可怜的蛇形精神体被第N次丢出某人的房间之后,英吉利摊了牌。


“你觉得这房子怎么样。”


“不错啊。”


瓷点点头,手上的书没放下,一目十行的看着《哨兵十二个第一次具体导论》,英吉利咽了咽口水:“你有,长期居住的想法吗?”


“?”


瓷抬头,思索道:“凶宅哎,虽然说饿鬼斗不过穷鬼,但是买下来,也不便宜吧。”


英吉利真想把当初乱说凶宅的自己的嘴巴子抽烂。


“这个房子,其实是……”


“其实是你的某个外出旅游的好朋友,照顾不来于是低价出给你的,你害怕一个人住,于是又拉着我来作伴。”瓷挑了挑眉,懒洋洋的翻了个身,一扭一扭的滚到英吉利身边。接着来了个“贵妃侧躺”,“是不是啊少爷?”


“你,你怎么知道?”


“切。”瓷不轻不重的捏了捏他的鼻子,“第六次了大哥,你那个外出旅游的朋友飞船都要出银河系了。”


瓷说着说着就突然有些犹豫,他眨眨眼,偷偷看了看趴在自己对面的金发青年,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也红了脸之后,突然心里有了些底气,“你,你其实不用照顾我到这个地步啦,我,我也没有那么喜欢胡思乱想……你,老这么骗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礼。”


他张了张嘴,看到对面英吉利和他几乎同步的一起舔了舔唇,突然开始怀疑是不是房间空调开的太高了些。英吉利刚想张嘴说什么,一楼的通讯器就响了起来。


铃声扯破了混沌和朦胧的灯光,被吓到的两个青年人一齐在床上弹坐起来。英吉利深深的看了瓷一眼,纠结再三还是起身离开。


离开之后,就再也没了机会。


直到瓷再也记不清当年自己是如何忐忑的看待这段晦涩的情绪,直到他们逃出蓝星,直到鲜血淋漓的逃亡者命悬一线,冰冷而尘封许久的房门被再一次打开,遍体鳞伤的男人跌倒在玄关,整个空荡的房间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孤独的呼吸声。


“活下去吧。”


瓷隐约听见爆炸声里,英吉利的最后一句话。


“活下去,我会陪着你。”







评论 ( 6 )
热度 ( 285 )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