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嚼碎6

  • 哨向高度私设

  • 我是日更(从现在开始)写手




21


美利坚早年还在南部军部摸爬滚打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北部雪原的所谓“神话”。


雪原地域广阔,常年大雪与风暴。拥有更加严峻的地理条件,却屡屡创造在物资与向导极度缺乏的情况下的奇迹。


平民将其归功于自身的祈祷与虔诚,由此蔓延出不成规模的教徒。联邦军部认为有利可图,尤其南部战区,乐于给白塔找茬,在军部睁一只眼闭一只的默许之下,开始供养起了越来越庞大的宗教供应链。


美利坚自身并不信教,但他的父亲却是一个切切实实的“牧园”教众,“光明终有逝,牧园庇万物”,这句话比社么量子力学都有用。身为南部“塔”的大首席,他死在十几年前的一场化工厂的爆炸中。AME对于这位便宜父亲没有多少父子情深,摆在他面前的是被南部几大世家联合推举的上位法案:白塔内无人是他的绊脚石,他继承大首席的一切,掌管所有哨向的来处与归途,众望所归。


至于那一场莫名其妙的爆炸——AME记忆不多。那年他刚刚成年,还是个化名在前线的小小哨兵,对于那老不死的天天搞什么研究一无所知。“牧园”教是个邪门歪道,在哨向分化的时代,还在追求人体本真,这事情亚人听了睡觉都要笑疯。他最后在老头子的办公桌下只找到了一份带着军部加密印章的数据文件,里面有一份异常详细的实验体记录报告。


而此刻,AME摆弄着这份已经沉寂近十年的文件,脚下的玻璃地砖映出的是鎏金眼疯狂爆炸的金色昙花,他不慌不忙,直到联邦军部打来电话质问。


蟑螂一锅热水烧不死。AME看向太空中已经在射程中的威雅利,慢悠悠的接通通讯仪。


“向您问好,伊里先生。”


他答话像是要去赴宴的绅士,联邦军部是一类贪生怕死之徒的欢乐场,几大财阀垄断上层, 变异体自然是打不到他们面前。鎏金眼属于其吃喝享乐的大后方,AME如今乐见其成,但彻底撕破脸却并非彼此所愿。


“我听说,最近南部被一个来自雪原的政治犯搅合成了一滩浑水。”


军部手眼通天,AME不诧异于对方此刻的试探,只是悠悠的晃了晃手里的几张白纸。


“这是向外界探索必须的一步,先生。”他表面恭敬的行了个挽手礼,“我们已经派人抓住了幕后黑手,并且决定就地处决。”


对面的人沉默一瞬,接着有些古怪的开口,“是那个来自雪原的政治逃犯?”


美利坚眼眸一转,接着勾唇笑了起来:“不,是一个背景干净的小刺客而已。”


通讯器接通上级自动联通虚拟成像,他晃了晃手里那份记录报告,“075132。”


他缓缓读出那串编码,左上角的一寸照片上,面容青涩拘谨的黑发男人无声的与AME十年后的探究视线对上,“我真正的身世没几个人知道,先生。当年牧园逃出了这么一只小老鼠,您帮着那老不死的一起瞒着我,这可不太厚道啊……”


如果不是瓷那句“杀了当年的大首席”,AME可能完全不会将威雅利和当年的化工厂爆炸案联系起来。他看着对面的伊里沉下来的脸色,自己主动的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当然,南方永远都是您最忠诚的刀锋,阁下。光明终有逝,牧园庇万物,南部战区也将为了创立更加美好的蓝星而努力,我们向您承诺,075132一旦落网,我们会立刻就地处决,同时完全控制住威雅利的局势。”


这话说的另有一番深意,只是控制,并不是交管。南北两部都与联邦总部拥有或多或少的矛盾,一个在前线生死逃生,一个垄断资源和制造业,军费年年降低,一大半全部流进了鎏金眼。如今鎏金眼被毁,威雅利就是这群达官显贵第二个备用逃生舱,可是放不放给不给,却还是得AME说的算。


对面男人停顿一瞬,像是妥协,“把他带回来,不要让他死掉,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

 




22


法兰西于第二日踏上了雪原的故土。


连绵不绝的陡峭山峰包围着死界中的断壁残垣。白塔已然坠毁,他沿着熟悉的路线踏进最尽头的战地营帐,廉价的镇定剂散发着化学药物刺鼻的臭味,一路走来,除了面容恐慌的亚人和疲惫的哨兵,法兰西隐隐能够嗅到空气里的一股硝石和独属于人类身体的腐烂气息。


AME并没有在鎏金眼布置下密不透风的防御。法兰西很是诧异的看向房间角落临时添加的简陋医疗床。英俊的东方男人双眼紧闭,周身是死一般的沉寂。在他身侧,RUS眉头紧蹙,身边是几个正在低声讨论对策的医疗兵。听见开门声,众人齐齐回头,恭敬道:教授。”


教授?


RUS接手雪原事务时间不长,雪原战况物资紧缩,除了源源不断的抑制剂,还有些许微末但却十分重要的向导素一直由外界供给,只是来处他一直不知道。法兰西留意到银发男人审视的视线,抬手放到心口,微微颔首行了一个白塔一直流传下来的军礼:“我是当年大首席安插进南部的接引人,听说‘龙’出现了,或许,您会需要我。”


RUS沉默的应答下来,视线再一次落到了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身上。在中心塔顶楼,他们没能一起救下英吉利。


火焰吞噬了数层建筑,他亲眼看见那个身分成谜的亚人管家跳下顶楼,CN几乎呆滞,在被他拉上直升机后吐出一口乌黑的血后便昏厥过去。


在那个瞬间,没戴屏蔽仪的RUS清晰的听见“深渊”的开门声。


“每个哨兵都会有独属于自己的精神深渊,只不过开启的条件苛刻,每次开启之后,除了身体上的昏迷,精神上的溃败,精神体的紊乱,信息素的失控,这些都会使哨兵陨落的风险增加。”


“可他明明是……”


“您想说他是亚人,是吗?”


法兰西屏退四周的人,默不作声的在随身的医疗箱里逃出了一支浓度极高的向导素,尚且青涩的雪原准首席抬手想要阻止,却看见对方熟练的剥开对方已然青紫的后颈,摸到脊骨上四指的位置,狠狠一针扎了进去。


接着,空气突然变了。


床上的瓷因为痛苦开始低吟,额头的冷汗大颗大颗的滚下。他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嘴角开始再次渗出乌黑的血,像是被拉扯到极限的弓。空气里的浓重的血气越来越重,哨兵敏锐的五感让RUS瞬间察觉额一整个屋子的空气已经被另一种霸道而浓烈的信息素挤满。


“我不知道前首席与您介绍过多少。”法兰西注射完一整只向导素后,抬手划破了自己的手掌,高举到了神志不清的CN身前。殷红的血带着陌生哨兵的信息素覆盖到后颈的小小针孔上,“当年的牧园计划。也就是从威雅利拉走的一整列列车的向导,他们的最终身份,都是这个人体改造计划的实验体。”


“牧园计划原本是由雪原前首席提出的改造素为开端。蓝星步步沦陷,向导数目锐减人权堪忧,前首席先生为了让事态不再扩大,吩咐当时的北部战区研制出了所谓的转换剂……但是他们失败了。”


病床上的瓷突然惊醒了过来。


他本来就是侧握蜷缩的姿势,后颈如烙铁灼烧一般的痛感把他从混沌连绵的噩梦中拉扯回来。他双眼血红的和站在一边的两个男人对望一眼,接着跌跌撞撞的起身下床,被RUS一把拉住手腕。


后者这才发现。男人的半张脸上,不知为何,已然遍布了金色的龙鳞。


哨兵时常会出现“返祖”化,即会出现精神体的些许特征。尤其是侥幸从“深渊”中逃离出来的哨兵,精神体多半会为了护主选择与主人融合。RUS从对方的下巴一直观察到眼瞳,曾经运筹帷幄的狐狸商人,此刻的眼中已经变成了金色与黑色的异瞳,半张脸是神秘而驳杂的金色硬质鳞片,正在昏暗的空间里微微亮着边缘的金色微光,似乎下一秒就要重新融进皮肤里。


法兰西替还在愣神的RUS接下已经几近暴走的哨兵的一个腿踢,接着狠狠把人重新按回病床上,暴走的CN嘴角还在不断流出鲜血:“……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你可以随时来取,为什么要动无辜的人?为什么?为什么!”


“当年的转换剂于哨向来说并不有效,但是他误打误撞的,给了平民机会。”


法兰西轻轻松松的用一个膝盖压住神志不清的瓷,后者再低吼之后挣扎的痛哭出声,RUS不忍心看,却再次感受到空气中信息素的变化。


“……向导的信息素?”


“你也闻见了?”


法兰西朝他冷笑,指了指不远处的门,“把门关好,别让他们闻见了。”


他享受而贪婪的闻着空气里已经几年不再有的新鲜向导素,动作终于有了些怜惜的意味。带着白手套的指尖贪婪的滑过男人脆弱的另外半张脸,在与那双混沌的墨玉眸子对上的时候,整个人猛地一惊,接着一把匕首狠狠的捅进了他的腹腔。


“唔!”


RUS身形一动,接着也跟着停了下来。另一把黑漆漆的枪口冰冷的对准他。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本来混沌而狂暴的瓷不知道什么时候咬破了舌尖恢复了清明,脸上的龙鳞正在缓慢的褪去。他左手的匕首已经捅进了法兰西的身体里,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对方的配枪,此刻对准了雪原的准首席。


他的伤口仍然在流血,嘴角流出的是内脏的淤血和舌尖的隐痛,全被他毫不犹豫的咽了回去,可偏偏眸子是冷的,像是看死人一样从他在他身上无力的法兰西到靠近床脚的RUS,全被他皱着眉头扫了个遍。


“转换剂可以让亚人变成更有地位的哨向,于是他们创立了牧园教。”


瓷冷冷开口,接过法兰西未尽的话茬,“雪原的前首席察觉到了不对的苗头,早早撒手。可南方军部紧咬不放,甚至为了进一步达到转换剂的目的,开始从强征向导开始,紊乱病毒爆发之后,向导越来越少,南方军部害怕舆论,于是暗地里用雪原白塔做挡箭牌。”


“威雅利开出的那一趟列车,也只是其中的一环而已。”瓷看向面色苍白却眼神疯狂的法兰西,“有人给南方军部当狗,雪原知道内情之后已经为时已晚。”


法兰西低低的笑起来,似乎与他完全无关一样,他挑了挑眉,反向推了瓷一下,兵刃从血肉中快速的拔了出来。他稳了稳身形,挑衅道:“结果一车都没有一个合适的,最合适的还是在威雅利。”


瓷的脸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RUS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空气中的向导信息素发出醉人的迷香,这是这些年蓝星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法兰西迷醉的呼吸着空气里源源不断的信息素,一手捂着湿哒哒往外冒血的伤口:“当年的驻站将领察觉到之后,紧跟着去了南部,想要阻止一切发生……”


瓷猛地站起来,调转枪口对准了还欲继续的法兰西。RUS趁机扑身而上,一把擒住对方的手腕。瓷借机一个膝踢,二人互相牵制起来,RUS只听见法兰西幽幽道:“牧园计划最完美的实验体,就是当年误打误撞进入南部的驻站将领,CN。”






信息量比较大(其实是作者拖更信息端节)这边建议再重温一下前情和番外

不能不带法法玩啊,明天更痛饮。

其他小短篇会在周日或者顶替长篇更新的时候给大家呈上来

评论区不收屁股,留评爱心都是我的动力!

评论 ( 6 )
热度 ( 320 )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