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女士优先3

🆙♀美x♂瓷




……我还是想说一句通俗易懂但是异常不文明的章节简介:因为CN而变成了♀的阿美莉卡想要用她新长出来的【哔—】【哔—】把保守古板的东方意识体给【哔—】【哔—】了。

变成♀先给兄弟爽爽 ,兄弟娇羞不愿意就把他给【哔哔—】这事儿老美的确能干的出来……

但是,她没有成功










美利坚这个月加了不知道第几次班。


无数次的路过,灯塔先生……哦不,现在应该叫做灯塔小姐,瓷总是有意的克制自己不去往那勾人的灯光里看,自此那次被变成女人的美利坚堵在床上之后,这个对于两性之间格外古板的东方意识体就避而不及的把自己藏了起来。


好吧。


高档黑色皮鞋落在地上,脚步声变得踌躇起来。黑发男人面无表情的提着公文包扭头回去,大衣略起的弧度格外有些紧张仓促。他一鼓作气的冲到门前,在敲了三下门之后,听见了里面和以前一样散漫的:“请进。”


美利坚正瘫在椅子上,这是他常有的动作,此刻变成了女人也是照做不误,毫无淑女架势。瓷抿了抿唇,佯装无意的开口,他在心里说要和从前一样,却无法对着一个这样漂亮,艳丽,玫瑰一样的女人狠心。


“……你最近很忙。”


他歪了歪头,用了个烂大街一样的开场。美利坚这个聪明至极的脑袋里不可能不知道瓷对她态度的转变是因为什么。良好的猎手善于发挥一切自身优势,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瓷这才看见这人散开两粒扣子隐隐露出沟的上衣根本不算什么,因为她下身穿了一条根本遮不住什么的超短裙。


瓷愣了,随后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欲盖弥彰的把公文包换了个位置——在他的余光里挡住女人的下半身。


“没办法,因为生活耽误工作那是弱者才会干的事情。”


AME看着离自己不远不近的男人舔了舔唇。她在昏暗中看的清楚,对方的耳廓和脖颈通红一片,这是鱼儿咬勾的信号。上帝啊,知道她拿了多大的耐心天天装模作样守在这个办公室里面对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税务账单。加州一天一句的“妈妈”喊的她快要暴走,每天早上醒来都要被自己乱七八糟的金色长发逼到崩溃。家里几个冤种孩子七嘴八舌的出着烂到透顶的点子,喷什么香水穿什么丝袜才能引起一个格外难啃的东方男人的注意,可是美利坚心里明白这些东西对瓷丝毫不起作用,这家伙就是个……怎么说来着?


“Bonze!”


弗罗里达拿着他改装过的彩带炮筒,举着高p的结婚证件照上蹿下跳,上面的ame和cn笑的像是盛开的牡丹花,“东方老爸怎么样兄弟们,这样我们爸爸妈妈都全乎了哈哈哈!”


“你说他会让我们早上起来空腹喝热水吗?加中药的那种!”


“或者在家里敲木鱼!”


“哈哈哈哈!”


美利坚心里吐槽,也可能是两个妈妈,或者两个爸爸。


可是一切闹腾都基于对方愿意跟他重修旧好。自从上次,好吧几乎每次,每次两个人闹着闹着跑到床上去几乎都是AME单方面强迫……哦没用rape这个单词已经很给她自己留面子了。


有时候内向害羞是个床上让人兴致勃勃的好词,但有时候不是。AME苦恼于这种小事,以至于这几天都窝在跟CN一墙之隔的办公室闷闷不乐,她来来回回揉着自己胸前的“杀器”,挺弹的啊,挺白的啊,今天也把沟露出来了,哦老娘性感风骚跟外面那群小碧池比赢麻了……和爷是男人的时候一模一样!


AME一向既来之则安之,上一次看见从自己办公室窗前匆匆走过的东方女人忍不住手痒,于是直接冲出去把人抵在墙上大啃特啃一通。让你不理我,啃一口!让你中午跟俄国佬吃饭,啃一口!正好你也是个女人,女女授受很亲,再来一口!


嗝~



好了今天中午饭不用吃了。


AME大小姐美滋滋的眯起眼睛,揉了两把被抵在墙上壁咚之后惊魂未定的CN的屁股,摇摇晃晃喝醉酒一样的又滚回自己办公室了。


CN牌电池,一节更比六节强!男性意识体用完,女性意识体还能接着用!


在走廊默默装背景的北京心想。


于是换来的就是瓷更加避之不及的小动作。CN的性别转换很快,紊乱因子似乎还没消停。他不得不在办公室备下两套内衣。AME从回忆里抽身,忘掉今天早上要穿的thong是波点还是豹纹。去他妈的吧,女人微微眯起眼睛,她留意到了男人此刻藏在禁欲的整齐黑色衬衫下那不寻常的小痕迹。很细小,只是AME现在出于某种原因也穿,脱更是脱过不少人的,因此格外敏感。


“你怎么不回去?”


她咽下喉咙里异常的干渴,欲盖弥彰的举起早就凉掉的咖啡杯抿了两口难喝至极的速溶。瓷对女人的手忙脚乱不是什么新奇事情,这家伙就这样,跟保洁阿姨打招呼都要离隔三米远。云贵川三姐妹上次穿了个稍微短点的裙子,瓷开会没说什么,隔天就要把所有会议桌的桌底挡板全部加长,OK,AME全当他是为了让自己有机会搞桌下调情。


“正要走,正巧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看看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哦我的上帝!


AME脑子里炸出来一朵又一朵烟花,但是其中可能混进去了一只小型炸弹。好吧,他避无可避的想起自己大多数时间是男人,怎么一到女人就开始轻松获得CN的“怜香惜玉”了?弯弯直直他都不在乎,早说女人那么容易……


AME心里自己跟自己吃味,撅了撅嘴下意识的又撩了撩自己金色的波浪卷发。她听见对面男人有些异样的停顿:“既然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先回去了。”


瓷忍不住的感觉到尴尬。办公室里只开着一盏落地灯,单向暖光把本来就闪耀的东西照的更加耀眼。他下意识的后退,突然觉得有些饿,在转身的时候,喉结有个小小的滚动。


这是个开关。


他被侧面来的外力推倒在旁边的沙发里。这是个开关,AME想。她变成女人的只有躯体,可能是对方毫无防备,竟然真的被她推进了沙发。我默认你的同意,女人眼里涌出熟悉的狂热,CN终于后知后觉了什么,惊慌的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


“干……干什么?”


“你嗓子都馋哑了小可怜。”


AME骑在男人的跨上,超短裙下面露出了黑色蕾丝的一角,她看见那脆弱却并不瘦弱的脖颈线条又一次滑动,心情更加愉悦了起来,“你还要回家吗?真的不留下来。”


瓷眼角有些红,他愣愣的扭头,后槽牙几乎要被自己咬碎,“……我要回去了。”


“那你还抓着我的手。”


AME晃了晃比此刻的自己大了一圈的手,接着那只修长有力的手掌像是受惊的蝶,颤抖着一把跳开,瓷想把女人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结果发现除了白玉似的丰腴大腿和曲线完美的细腰,他竟然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


“下去…”


CN几乎是羞愤的红了眼,AME感觉到他慌乱的呼吸打在自己的锁骨上,坏心眼的动了动屁股。


“!”


瓷倒抽一口气。活久见啊,AME心想,这老狐狸什么时候有这么慌张害怕的时候,他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因此格外不留情面起来,瓷此刻是个机体正常的男人,根本耐不住这么过线的挑拨,灼热的吐息落在脸上,瓷在密不透风的吻里费劲心神。他刚想用手背把人推下去,结果就感觉自己胸口一凉。


糟了!


四个小时之前,他还是个女人。


AME早有预料的看着自己身下衣衫凌乱的杰作,非常完美的男性躯体,没有白人种的体位或者乱七八糟的毛发,皮肤是温柔的麦色,跟她此刻白花花的大腿放在一起好看极了。腹肌人鱼线一个不落,金发女人吹了个浪荡的口哨,用指尖顺着裤腰一路往上。像是火柴点火那样划过砂纸,那块完美的,雕塑质感的身体几乎被她瞬间勾起本能一样的烈火,瓷几乎难堪的沉吟出声:“不—”


“啪—!”


一个羞耻的,内衣带子重新弹回躯体的声音。


那是一件非常朴素的白色胸衣,却异常突兀的出现在一个成年的男性躯体身上。AME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内衣款式,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全部来一遍。她低低的笑了起来,因为她看见那个素日沉默冷静,在谈判桌上游刃有余,即使再困难的场所都能全身而退的男人放弃一般的抬起手肘遮住了自己的红的烫人的脸。


“哎呀呀呀,蓝星好好先生原来是个,偷偷穿女人衣服的,变、态、啊。”


她语调上扬,每说一个字就要把瑟瑟发抖的白色胸衣下围勾起来,弹回去。麦色的皮肤被打出一层浅浅的粉,瓷呼吸急促而又慌乱,他顾不上之前男女大防的用另一只手推挤AME的肩膀,“可以了别乱来了你……”


他话音未落,痛感再次加重。AME的屁股下面抵着男人的跨,薄薄几层的布料挡不了任何东西。躯体自动分泌的湿糯让人慌乱,瓷像是海里被捞出来的鱼,在被狠狠掐了一下胸口之后再也忍无可忍的一把把女人掀翻在地毯上。


他的内衣带子早就被扯断了。AME被这一下打了个一脸懵逼,瓷把看上去异常滑稽的半掉不掉的内衣脱了下来,把女人的手腕紧紧绑了起来,接着颤着手开始给自己整理衣服。


“去哪?”


“…回家…”


瓷气的手抖慌的手抖,最上面的扣子怎么都扣不上才发现自己位置整个扣错了。他素来情绪稳定,此刻却如临大敌,在余光扫到自己裤子上的水渍之后,放弃什么似的把手放了下来,红着眼的盯着还躺在地毯上直勾勾视奸的AME。


“你真是……无耻。”


“谢谢。”



AME面不改色的回道。她甩了甩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光溜溜的两条长腿在半空里晃来晃去。两只手因为被绑起来,只能像只甩毛的小狗一样整理自己的长波浪卷。


她听见瓷妥协的叹了口气,接着东方男人撇着头走过来,给她光秃秃的下身丢了件自己的大衣。


接着格外郑重的,蹲下身来,开始温柔的整理她两边的头发。


AME突然想起对方曾经不止一次在公共场所说起她的头发,漂亮的,金色的,像是金币的海洋。瓷把有些汗湿的头发勾到他耳边,眼神有意的躲避着她的视线。直到最后一缕也被放置好,古板的东方男人也已经恢复了得体的冷静,可是他没有可以更换的衣物了。


“……我柜子里。”


美利坚依然躺在地上,她语气与之前的轻佻不同,竟然有些冰冷。瓷顿了顿,起身打开香槟色的高调柜门,才发现那里面只空荡荡的放了两件他曾经穿过的秋衣。


“你上次来,被我裹着大衣抱回家去的那次。”


AME补充道,又巧合的在悄无声息间重新变成了男人。他从地毯上爬起来,轻轻松松挣开禁锢。女士的衣服里的外的全都被他刚刚闹腾的一塌又糊涂,这人把自己脱成了个裸男,只穿了件明显小一码的瓷的大衣,敞着怀像是个变态。


“今天晚上该你把我抱回去了,甜心。”





屏蔽了就只能独眼见了



评论 ( 13 )
热度 ( 416 )
  1. 共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