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番外2

嘟嘟嘟嘟都让一让让一让

 

朱丽叶来了!


  all 瓷预警

外冷内热酷帅大美人CN苏俄父子夹心/米英兄弟夹心/法兰西扮猪吃老虎/南斯拉夫临场捡漏/塞尔维亚茶味冲天

全员恶人,牛头人剧情常有荤素五五开,看前请准备好fg

人设完全崩坏,当个乐子看就行

专业知识理论勿深究









  • 番外篇•太阳耀斑2

 

 


1

 

法兰西一直在关注一种药物。

 

他在没有真正“回家”之前,还在孤儿院的时候,就曾经听说过,一些格外“高贵”的上流人士,爱好类人的“玩偶”。精致的“娃娃”穿着主人精挑细选的衣服,安静的陪伴在一边。

 

“缪斯很漂亮吧。”

 

“要她听话可是花了大价钱,人体标本做不到这种程度,但是那个东西,可以。”

 

“什么?”

 

他回到本家的第一晚,还未死去的威廉姆斯主理人的第一次面见,法兰西看到他怀里抱着的漂亮女人。那已经并不算是人了,她的皮肤白皙,双眼被一条黑色的蕾丝带蒙住,嫣红的嘴唇有些干涩,瀑布版的黑发撒在身后。穿着纷繁复杂的宫廷礼裙,她的胸口有规律的来回起伏,上……下……上……下……

 

那是个被做成“标本”的玩物。

 

“缪斯是我画了大价钱做的。”

 

对方那恶心的嘴脸不配在法兰西的脑海里留存,那人低语道:“费昂撒之前的家族不仅能做昆虫标本,他们家有一种药,可以慢慢的让人失去神志五感,变成最美丽的娃娃。”

 

最美丽的娃娃。

 

法兰西不在乎什么美丽,美丽的皮囊终将会老去氧化,人类的枯骨和垮下的皮肉是自然界里既定的养料,他只在乎那几乎静默的灵魂永存身侧。在会话结束之后,法兰西罕见的对费昂撒背后那个古老的家族,有了些兴趣。

 

他回想起那头黑色的长发,不是那样一个艳丽的可怜女人,那样太残忍了。那该是个安静的长发男人,他不会被蒙起双眼,因为法兰西需要他的注视,他也不会被强硬的塞进那样一件乱七八糟的礼服里,睡衣就好,就像是在家里一样,两个人平常的一起吃过晚饭,法兰西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只可怜的无处可去的小猫一样……

 

他对这种药很感兴趣。

 

可是兴趣被一次又一次的消磨。前任主理人身死之后,药的下落就成为了一个谜团。他们收购了费昂撒,却毫无所获。那个以“修补灵魂”而闻名的标本师家族自此销声匿迹,只留下一个只会做大蓝闪蝶标本的孤苗。法兰西……哦不,威廉姆斯的现任主理人曾无数次在黑暗的费昂撒博物馆里思索,在那副无以伦比的蝴蝶标本中,他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法兰西不需要一个毫无生气的标本。

 

他要的是像这些蝴蝶一样永存的灵魂,他要的是旷野上只有他一个。他不愿意将肉体之痛降于那副坚韧的躯体上,却也不愿再一次把自己的真心悄无声息绑在驶来列车的轨道,鸣笛之后只留下废土一样的血渣。

 

恨我吧。

 

法兰西想。

 

他放下电话,禁赛布告发布的第二个小时,他如约的接到了当事人打来若无其事报平安的电话。

 

而此刻的主理人先生,正站在中央大楼的顶层,遥遥俯瞰着这个城市的某一个小小角落。对方对他身份转变有关的这一切都一无所知,仍然在语气如常的告诉他,欺骗他,自己会有一段时间的集训,需要出国一段时间。

 

法兰西心里冷笑,他拿起桌子上拟好的辞退表,看着上面面容青涩的照片说不上是什么滋味。ELF当然可以留住他,只是法兰西自己心里想要一个验证,结果如他所料,一塌糊涂。

 

恨我吧。

 

剪刀剪掉了照片周边的一切,唯独留下那样一张生动的脸。他把这张照片塞进抽屉,与其他无数张偷拍的照片一起,藏在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恨我吧……

 

法兰西听见自己说。

 

……恨我比爱我或许更让你感到轻松。

 

 

 

 

 

2

塞尔维亚很厌烦与人的交流。

 

他的生活很简单,处理尸体,处理尸体,处理尸体。

 

好的躯干与羽翼可以留存,坏的剪切丢到草丛里当肥料。化学药剂分期涂抹三遍,不能放在东边的窗户下,因为那里的陆上最近被扒开了一条小缝,会有新鲜的阳光损坏标本。

 

偶尔他会上去买上一本娱乐小报,豪门恩怨桃色新闻,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封面女郎的假体更新换代,年轻的标本师对这些人嗤之以鼻,先不说比例,只是假体材料,都是不能放在展柜里垃圾材质。

 

没什么好看的。

 

他的视线寻寻觅觅,妄图找到了一个最符合艺术比例的躯体。脸也好躯干也罢,用来剥下翅膀的解剖刀在手里灵活的转了个一个又一个圈,终于在将要合上书的一刻,破天荒的仓促停了下来。

 

刀刃隔开了皮肤,塞尔维亚没管,他满心满眼都是那样一张脸。

 

“天才赛车手深陷禁药风波!ELF股价暴跌……”

 

什么乱七八糟。

 

带着伤口的手指浑然不知的附在了那样一张脸上。鲜血很快在油面的纸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红色的血珠,其中正好有一个落在了那人右眼下的红色泪痣上。他当然不彻底完美,塞尔维亚心里疯狂的开始计算起这人站在自己面前,五官的距离如何如何,如果放到展览架里,什么样的灯光能够打出他脸上的层次度?

 

 

上帝呀。

 

他破天荒的出了门,窝在网吧里把这人查了个底朝天。老天爱给这可怜的艺术独苗一点馈赠,塞尔维亚迷上了那样一张冷冰冰的,总是藏在头盔下的东方面孔,赛道上每一次的单人录像,获胜的得意,意外的懊恼,他会在空隙里看上一遍又一遍,爱情之火,或许是爱情之火,懵懵懂懂的烧光了这个甚至还有几个月才成年的青年人仅有的空闲时间,他买下一件又一件符合对方气质的衣服,把他们在自己的艺术宫殿里堆成小山,女神们,他这样称呼自己的作品,一幅又一幅的蝴蝶标本中陈立在四周,塞尔维亚像是苦苦寻觅的罗密欧,女神们,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他呢?

 

女神们爱这样一个纯洁无暇的孩子。

 

罗密欧在不久之后的一个雨天,如愿以偿的在路边捡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朱丽叶。

 

 

 

 

年底更新的意思是十二月底下篇更新

嚼碎也是

不是农历!不是农历!


前情回顾是个好东西我就不给大家整了哈,一开始我就说过了这里面每一个好东西!

把罗密欧们写的坏坏滴,这样朱丽叶拆拆就是俺的啦哈哈哈哈(抱着跑路)



评论 ( 12 )
热度 ( 277 )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