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雪魔售后

xialou:(举话筒,战术咳嗽)咳咳咳咳,大家好这里是雪魔导演编剧加制片人场助理摄像录音动作武打设计为一体的帅气无比四项全能一屁股旧债就是不更,新坑库库拔老坑脸埋土,的siaogao主持人下楼酱哒,(被挤开 )

xialou:(呼吸困难)西伯利亚……西伯利亚的雪比我这里的如何先生,西比如先生……西比如先生麻烦你让开一点点你挡着主持人镜头了呜呜🥹

拆拆:(手动扶镜头把还没穿好衣服的芬兰拉走)穿件外套。

下楼:(泪流满面)妈妈,我的妈妈,呜呜呜呜呜世上只有妈妈好呜呜呜呜……

拆拆:(狐狸笑)眼泪流多了会冻住哦。

xialou:………(默默擦眼泪,掏问题本)我们进入正题,西比如先生,观众想问您,为什么您的话那么少呢。

芬兰:(盯)

xialou:(微笑盯)(脸都要笑僵了盯)(mmp这死货你给我说话啊再不说话老娘不写你了!)

拆拆:(接话筒)他可能还没从戏里退出来。(微笑)

xialou:(双眼冒光)哦~

xialou:(翻笔记本)那么,对于您下场戏的另一个男主小朝先生,您有什么要讲的吗?

芬兰:(一把搂住)不许去。

xialou:(尴尬微笑)

芬兰:(一把抢走小本本撕的稀碎)不许写。

拆拆:……



不远处还在换衣服的小朝:(举起砍刀大吼)什么意思啊你蹿片场了吧衣服都换了场景都摆了快把我嫂子欧不我哥给我还回来啊!

评论 ( 8 )
热度 ( 103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