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您好,一个鸡蛋小汉堡

另类留头人,洁癖党勿入








黑河开放贸易区今早上来了第一波客人。




挺有意思,瓷心里嘀咕,想起来今早老美那便秘似的模样就想笑。跟谁当邻居是他能控制的了的吗?邻居感情好,互相串串门赶赶集怎么了?

小年轻屁事真多。

这边嘀咕着,刚拿到手的豆浆还没拆开。这里的袋装豆浆两块钱一大袋,瓷那边电话响起来,他手忙脚乱的叼着吸管掏电话,眼看着袋子要掉,被另一只宽大白皙的手捧住了。

瓷诧异的看向身后,RUS显然没睡醒,朝他挑挑眉。他脸上还有些小孩子的得意,在看到CN掏出来的手机屏幕之后,整个人瞬间黑了下来。

来点备注:“金发垂耳大叫驴。”

瓷来不及跟他解释那么多,拉着来碰头的RUS慢悠悠往前走。他插了一半的豆浆落进了熊嘴里,那边电话甫一接通,AME气急败坏质问的声音还没传过来,CN话还没出口,这边就已经被人恶意的堵住了。

醇鲜的豆浆味在严丝合缝的唇与唇之间渡进CN的嘴里,AME压着怒火的声音都瞬间被拉远:“你去哪了?!”

“……啊…”CN被咬了下唇,面红耳赤的扭过头,拉开距离。RUS使坏使得明目张胆,但却影响不到他的正常发挥,“赶集,不行啊?”

他这边瞪了同样面红耳赤的银发男人一眼,带着手机欲盖弥彰的转身,想要自己一个人静静。RUS也不逼他,自己一个人逛了逛附近卖早餐的小车摊。

“是你昨天晚上打电话让我过来的!你这个拔X(不是D)无情的渣男!”

“你还骗我!你什么时候跟RUS说好的开自由贸易区的?行啊CN,瞒我瞒的够久啊!”

瓷懒得理他,默默把手机拉远点,等到那边吧里吧拉的说完一套,AME突然福至心灵,道:“你不会还跟俄国佬一起吧?”

“……没有啊没有啊……”

纯纯只是懒得听他发疯的CN矢口否认,下一秒,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RUS不大不小却及其刻意的声音传到了大洋彼岸。

“…你好,一个鸡蛋小汉堡!”

“……”

鸡蛋小汉堡??

AME的小卷毛快要炸开。他气的一口气没喘上来,质问道:“什么鸡蛋小汉堡啊!啊!大老爷们还小汉堡啊!丢不丢人啊!”

电话那边的男人没说话,AME一通输出,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只听见突然的食物咀嚼声,小汉堡薄脆的鸡蛋酥皮之下是多汁的培根鸡排和可以拉丝的芝士,食物咀嚼ASMR的同时,是足够让人遐想的停顿和含糊的气音。

“………”

“好吃吗?”

CN点点头,两个人完全忘了电话还通着。孤独的AME气的胸口痛,他冷哼一声又要张嘴,被那头一个夹的不能再夹的声音如雷劈一般打了个外焦里嫩。

“您好,我还想要一个鸡蛋小汉堡。”

“……”

AME自虐一般的打开免提,狂奔到厕所大吐特吐了起来。

CN听着那头吱哇乱叫的呕吐声,面露险恶的把手机拿远点。过了一会,听见美利坚终于缓过来的声音,他问道:“你怀了?”

“你怎么知道我怀了?”AME反问回去,“刚刚那中文谁说的?你别跟我讲是那个俄国佬。”

“……那能是谁?”

CN扭头看了一眼正在路边摊等早饭的毛子,“怎么了,你回心转意一见钟情……”

“我就是跟路上的大粪一见钟情我都不会和那个熊一样的俄国佬有任何想法!”AME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能受得了这么一个夹子在你身边的啊CN?上帝的甜甜圈保佑你的恋爱脑,哦,我忘了,你们现在还不算恋爱。”

“对啊。”

CN点点头,歪着头把手机抵着肩膀,伸出手把手里小汉堡的油皮纸往下面褪了褪,“我恋不恋爱和我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唯一一个有关系的人,是你。”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今天南边明天北边,要看我们的灯塔先生去哪,灯塔先生心情好,我可能就变成孤身一人了,灯塔先生心情不好,整个蓝星除了他所有人都是我姘头。”

AME被这话揶揄的冷笑了两声,朝着自己手边的镜子里看了一眼。他罕见的没有带上示人的墨镜,镜子里的男人挺拔而阴沉,那双海蓝色的眸子被遮在略长的金发下,看不出真正的表情。

“你说的挺对的。”

AME低下头把墨镜带上,那头又传来听起来就香喷喷的咀嚼声,他忍无可忍道:“你能不能别再吃了!那玩意有什么好吃的!”

“早饭不吃会得胃病年轻人。”瓷毫无悔改,咕嘟又咽下一口豆浆。电话那头的洗手间里,一阵不合时宜的肚子哀嚎声传了出来,对方似乎早有预料,“哪天也来我这吃个早饭?”

“……真……”

“哦我忘了你买不到飞我家的机票,算了算了。”好像是故意的,又好像不是,AME气笑了,道:“……RUS可真是你的好邻居。”

“对啊 。”

瓷云淡风轻,“可不像某些人,隔了快半个球了,还为了给我找茬,布置几百个驻军基地。有些人啊,鸡蛋小汉堡就在这摆着,可这个路呀,他就是找不到。”









评论 ( 10 )
热度 ( 373 )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