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


all 瓷预警

外冷内热酷帅大美人CN苏俄父子夹心/米英兄弟夹心/法兰西扮猪吃老虎/南斯拉夫临场捡漏/塞尔维亚茶味冲天

全员恶人,牛头人剧情常有水荤菜五五开,看前请准备好fg

人设完全崩坏,当个乐子看就行

专业知识理论勿深究

  

  

  

  

  

  

  14

  

  

  

恰如此刻。

  

瓷双唇紧抿,轮胎地面摩擦力加大,F1底盘压低,斜身压线紧跟AME过了一个弯。

  

第六圈。

  

【后半段基本不会开始抢圈,前半段倒是闹腾不停呀。五号位PM的欧格尼在路过十号大弯的时候想要超车,被内线防守,功亏一篑。】

  

【RUS稳排第一,不过与佐藤和AME差距也在不断缩小,软胎吃力,看样子是要先博一把然后进站换胎了。】

  

【换胎之后上局面可就不好说了,可是拉长战线也并不有利,基本上大局势现在RUS是不可控的了。】

  

【对,主要还是要看领队决定怎么安排了。】

  

十号大弯之后一个长长的沿海直道,路上的小石子被快速旋转的轮胎一路碾压,直到从路障下的缝隙落进十几米高的悬崖。瓷的呼吸平稳,后轮却突然传来撞击感。

  

【五号欧格尼再次进攻!他过于心急,想要靠近内线但是晚了一步,没控制好和CN发生了小小的追尾。】

  

  

  


瓷没在乎那么多,他的手缓缓摩挲着方向盘靠右的红色按钮,墨玉色的眸子像是毫无生气的寒潭深渊。通讯器传来突兀的沙沙,强硬的把他从未知处拉了回来。

  

苏维埃的声音听不出来情绪,“……第七圈进站换胎。”

  

这是整整冷战一个星期,他们俩说的第一句话。

  

瓷皱眉,嘴里突然尝出了苦涩的味道。他没有回复,本来放在DRS的手指也如被电击一般避之不及的收了回去。

  

【alpha两辆车一起进站了。这是一点后路不留啊】

  

【两辆车全部换上了硬胎,CN的中性胎看样子应该是还能再撑一会的,也是提早进站换了。】

  

和无数次一样,有一个人先吃了螃蟹,其他人也紧随其后的进站换胎。唯独ELF一动不动,两辆车一个进站的都没有,AME瞬间排到了二号位。

  

瓷坐在驾驶座上,在换胎加油的几秒中,隔着头盔看向站在人群之后的苏维埃。男人面无表情的抱臂而立,似乎也在注视着他,整个人都周围像是死寂无波的海水,在留意到选手微微的转头之后,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

  

又不好好穿衣服。

  

瓷心里嘀咕,脸上露出一个无人看见的苦笑。苏维埃心中突然没由来的一紧,他张开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但是就是喊了声对方的名字。

  

“瓷…”

  

二号车换胎结束,未冷却的发动机重新工作,瞬间疾驰而去。

  

【赛道排名发生一个比较大的变化。】

  

【RUS换胎过程出了点小差错。CN出站的时候不小心碾压到他的输油管,耽误了点时间,现在从原本的一号位落到了七号位。】

  

【现在的一号位是佐藤,二号位AME,三号PM一直留守后方的卡汶狄,四号是换胎速度再次刷新的IDL的肯尼斯,CN出站位置卡在五号,算是个比较乐观的数字。】

  

【因为他前面有三辆都没有进站,所以排名还是不能肯定。】

  

【CN加速,他后面的欧格尼也紧跟着,二人咬的很紧!】

  

解说语气兴奋,【哦,可怜的肯尼斯!欧格尼想再次速抢内线,前轮误伤肯尼斯的左后轮,这是他本赛季第二次追尾了!】

  

【瓷加速了!他从这场闹剧里完美脱身!……】

  

“F—CK!”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向前方,突然发现自己能听见身边的一切了。

  

欧格尼的怒骂传进他耳朵里,解说员从覆盖整场的喇叭里传出来的激动交流,“他借助两个连续弯道来了个漂移,神啊!漂亮的动作几乎和他刚出道时一模一样!独属于他的突出重围!他一路冲到第四!卡汶狄软胎起步下圈应该是要进站了,他放CN过去了!alpha的CN冲进了前三!”

  

  

  

好吵。

观众席的尖叫浪潮一波高过一波,又一次循环,第几圈了?瓷自问,却发现自己这一路都没有数清楚圈数。

  

【硬胎带来的优势被运用到了极致!除了速度还是速度!佐藤进站了!现在赛道上前二几乎和后面车手拉开了四秒的差距!但是这差距仍然在缩小!】

  

好吵。

好吵。

好吵。

好吵。

“……”

  

“咔—哒—”



  

  


“看这里!CN,看一下这里!”

  

“瓷先生,请问您拿到大奖赛冠军之后,和ELF的三年合约到期,有没有更换车队的想法呢?”

  

年轻的黑发男人笑着歪了歪头,他手里的奖杯被掌心的温度捂的温热。瓷思考片刻,道:“或许吧,当对手当久了,还挺想做队友试试的。”

  

站在他身边,第一次输给他的苏维埃沉默的看着他,情绪低沉。瓷捏了捏这位终于第二的死对头肩膀,“干嘛,不愿意我去alpha啊?”

  

“……”

  

苏维埃没有回答,他第一次视线闪躲的回避了来自瓷的问题。眼花缭乱的快门和闪光灯,瓷以为他是输给自己还没调理好,并没有太过在意。

  

毕竟两个人一起也有十年,毕竟他们在赛场之下是灵魂将近赤l的依偎。

  

他们站在那一年的领奖台上,一个满怀壮志,一个心神不定。满天的彩带和欢呼为他们见证,飘洋的队旗和赤色的烟雾将他们包围。青年人的雄心在那刻无限放大,速度,冠军,迷蒙不堪的爱情挡不住一切。或许从那一刻开始,瓷鼻尖酸涩,他看着自己面前不断加速后退的赛道,或许从那一刻开始,所有的一切……

  

都该结束了。


  

  

  


【CN打开了DRS!赛程过了一大半!他打开了DRS,是要从现在开始断开差距吗?AME没有加速,七号弯紧跟八号反向弯道……哦CN失控,直接冲出弯道……哦上帝!】

  

好吵。

  

倒计时的钟声已经落下,尖叫和惊慌的呼喊掩盖了整个赛道。

  

天旋地转。

  

金属与地面摩擦出细小的火花,像是落叶一样,在快速摩擦之后短暂腾空,重重坠地。驾驶室的男人面无表情,他双眼失神,只觉得一股失控的速度带着他落地。刚刚打开的DRS的按钮在空气中碎成两半,前方,等候已久的蓝底金边扑克牌终于撞上了悬崖边的护栏,陷进灼灼燃烧的大火中。

  

【CN失控撞上了AME……】

  

解说员喃喃道,【DRS失控了……】

  

蓝色赛车卡入栏杆,机油被火星点燃,大火瞬间爆发。ALPHA的红色赛车在碰撞之后反向受力,硬胎抓地力不强,DRS的高度冲击使赛车几乎在整个弯弯扭扭的赛道上来回翻滚碰壁。

  

几米之外便是十几米高的悬崖,深色海面等侯久已。赛道上,一片狼藉。

  

大片血痕在赛道上挣扎划开,像是被无情剖开的伤口,碎裂一地的机车外观部件随处可见,整个车身翻转过来,死死卡进栏杆和悬崖的夹角中。

  

【哦我的老天……】

  

赛道燃起了大火,解说看台死寂一片。维修站内,苏维埃如坠冰窟。他看着航拍摄像机在十几米高空也能清晰显现的滑行血痕,耳鸣不止。坐在后座的路易斯捂住嘴尖叫,似乎是这尖叫把几乎窒息的领队从呼吸暂停中救了出来。银发男人双眼充血而恐慌,他的双手冰冷而颤抖,抬起腿似乎想要奔跑,第一步就不协调的重重摔倒在地。

  

他的第一个念头。

  

那四只还在不停工作的硬胎。

  

如果我不让他进站,热胎摩擦力更大,会不会不会造成那么大的漂移?

  

苏维埃大脑乱作一团,他歇斯底里的质问自己,如果他能够在比赛之前多多留意,如果他能够缠着CN去解释,如果他愿意把自己主动去坦白,如果他们不要分开,如果他们……

  

如果我不曾背叛他。

  

  

  

  

  

  yoyoyo~

  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我一般不会写渣男被原谅的剧情

  我只会让他突然做人神魂开智,自己虐自己,那才是最爽的(冷笑)伤害我钟钟的人,全部被我脚刹!(歇斯底里)

评论区不收屁股😬




评论 ( 16 )
热度 ( 524 )
  1. 共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