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

  all 瓷预警


外冷内热酷帅大美人CN
苏俄父子夹心/米英兄弟夹心/法兰西扮猪吃老虎/南斯拉夫临场捡漏/塞尔维亚茶味冲天

  • 全员恶人,牛头人剧情常有
    水荤菜五五开,看前请准备好fg

    人设完全崩坏,当个乐子看就行

    专业知识理论勿深究



12

 

今年第三站,拜赛迪。


作为一个靠海的热带小国,赛道环境上温度将近二十六度是他的一大特色。瓷最后看了眼手机,视线落到SER半小时前发来的讯息上。


“想见哥哥。”


聊天框往上拉,大多数都是SER问他有没有空,可不可以一起吃饭。他的回答多半是抱歉,很忙,偶然会问起对方的情况。


不算一个称职的哥哥。


他跟塞尔维亚认识的时间远远比不上法兰西。想起法兰西,男人舔了舔上颌,这家伙半个月都没有消息了。太阳光透过头盔上的目视镜,他热的有些气闷,被人捏了捏肩膀。


南斯拉夫站在他身后,道:“先摘下来吧,小心中暑。”


瓷两只手把头盔脱下来,一不小心又勾到了包着头发的发兜。看着又偷偷逃出来的几缕头发,男人皱眉道:“要去理发了。”


“啊?”


南斯拉夫想要去帮他把头发塞进去,看见自己黑乎乎的手还是作罢了,他招呼来路易斯,道:“好不容易快留到腰了。你们中国有句古话来着,叫身体皮肤……”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对。”

南斯拉夫拍了拍手,还想说什么,被赛道中央大屏的流动广告吓了一跳。威廉姆斯最近进军了分子材料行业,广告一个比一个声势浩大,自己涉足的地方全不放过,ELF的涂装更是又换了一水。


看着那个出现在赛车顶盖上的金色扑克牌似的logo,AME翻了个白眼:“真他妈丑。”


英吉利这周缺席,替补是个印度裔的年轻车手。听见这话,这小子张嘴又闭上,决定还是不要附和大少爷对于自己家造型的独特见解。

“今天倒是没有蓝色的烟了。”

“换成金色的了。”南斯拉夫检查了一下后轮驱动,吐槽道:“好听点叫金色,实际上飘到空中就是土黄色。”


“不如红色好看。”


瓷垂下头,路易斯踮起脚,帮他把剩下的头发简单打了个结,说:“你看最近的周报了吗?有小道消息说威廉姆斯的主理人并没有死,死的只是个替身。”


“有钱人玩的真花啊!”


车队的其他人附和道,“我要有个替身,第一件事就是让他替我上班!”


“怎么着,我虐待你了是吧?”


南斯拉夫抡着给了那人一拳头,瓷笑了笑,余光看到出站口默默站着的人影。苏维埃距离他不远不近,抱臂靠墙站着,好像一尊定住了的塑像。


“老大几天前就一直这样了。”


路易斯察觉他的视线,悄声说:“盯着一个地方能发好久的呆。”


队服也不好好穿。


瓷心里嘀咕,视线却转过去不再看他。领队队服比选手队服要稍微宽松一点,半拉链上衣变成了从胸口开始。苏维埃拉链没拉,露着穿着黑色打底的胸口,不看表情还以为是在站街钓鱼。无线通讯耳机也没调好,耳麦懒懒散散的挂在腰上,快三十的男人看上去像是个默不作声散发魅力的落魄小混混。瓷心里突然烦闷,又把头盔猛地卡到了头上。

“本来之前还说好有海边团建来着……”


他听见路易斯失落的声音。


“这周结束,我带你们去。”


瓷淡淡道。


“真的?!”


旁边的RUS皱眉,看着娃娃脸的小美零一把抱住瓷的胳膊,他牙酸无比,闷闷的“啧”了一声,坐上赛车“啪—”的把门一甩。


南斯拉夫闷笑一声,看破不说破的拍了拍坐在驾驶座卑微生闷气的青年人。那边路易斯还在缠着瓷不愿意撒手,英俊潇洒的东方赛车手和可爱娇软的赛车机械助理,看上去配了一脸。


娃娃脸越靠越近,瓷也不是会多想的主,顺着他的力道侧身子。南斯拉夫心里一揪,作壁上观眼看着就要翻车,制止道:“路易—!”


“哇哦!”


选手席传来齐齐的惊讶声。比赛开始前的热场环节,赛道中心的环绕大屏除了放赞助商的各种广告,还有潜伏各处的摄影师直播车队实况。看着抓拍到的投放到大屏的照片:正对着阳光的二人一高一矮,高个子的赛车手靠着准备出站的赛车,支起头盔一边,微微侧身与身边稍挨的漂亮男人聊天,后者突然踮起脚尖,在他赛车服脖颈露出来的一块皮肤上留下了一个吻。


【各位亲爱的观众老爷……哇哦!】


解说斯塔汀从业多年,也被大屏上的照片吓了一跳。


【汉斯,你一定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alpha车队最近一改之前的硬汉作风了?】


南斯拉夫:头好疼。


他实在没心思听两个解说员热场的调侃,冲上去一手一个,提溜着还在被亲待机的选手CN丢尽了在车里,满面春色的小美0被他一把薅进维修室,路过苏维埃果不其然看见这家伙手里的易拉罐已经被被捏爆了。


漂亮。


每日的修罗场没有我迟早要散。


南斯拉夫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纯元皇后的地位。


【可能是来自东方的魔法之风!】


【那这风怎么吹不到俄罗斯的驾驶室里?】


汉斯话音刚落,总控室就已经切到了RUS二号车的车载频道。


“哔哔哔哔哔哔——”


因为选手和车队在比赛过程中破口大骂的情况常有,组委会鉴于体育文明,系统一旦检测到敏感词汇,就会自动消音。观众席一片大笑,RUS狠狠的翻了个白眼,率先上了赛道。


上次银石大奖赛他杆位第一,出发位置也在第一。赛车驶到固定位置缓缓停下,三号位一辆换了新涂装的蓝金色ELF也停在了他身边。

 


“大清早的火气挺大?”


AME侧头道。


RUS懒得理,一旁来来往往的队友上来辅助热胎。他抬头看向现场大屏,四号位,也就是他的侧后方,另一辆红色赛车缓缓驶入黑底白框。


AME也看到了,扭头朝CN挥了挥手,大声道:“你们比赛结束之后要去希比尔海岸吗?!”


瓷伸出一只手,带着驾驶手套,一截白皙匀称,且并不瘦弱的手腕从袖口和手套底部露出来,有点禁欲。


他摊开手掌,又缓缓握拳。


这是“肯定”的意思。


“带上我!”


大少爷继续喊。


RUS看着四号位突然没动静了,看好戏似的冷冷笑了一声。


AME锲而不舍,“我给你们报销费用!”


看着CN伸出来一个OK的手势,RUS笑不出来了。

 




【咳咳,各位亲爱的朋友们,欢迎来到本年度第三站,拜赛迪,我是汉斯。】



【我是斯塔汀。】


【这一站给了个充满惊喜的开幕啊,感谢ALPHA,感谢瓷,感谢苏维埃主理人的默许。】


【你确定苏维埃默许了吗?】


【管他呢,反正观众默许了。】


画风有点迷了。


解说快把总控室变成了相声舞台,话题才堪堪转了回来。


【本周英吉利休赛,威廉姆斯遇上了一些小麻烦…】


【是的,ELF车队的新选手是一名第一次踏上F1的,二十三岁的卡内特,因为之前没有积分,所以位置最后起步。】


【二号位松下荣共车队,日本老将佐藤愁。上周总积分超过AME,排名第二。三号位ELF车队AME,相信我也不要过多介绍了。 】


观众席一片尖叫声。


【四号位alpha的CN,今年刚回归第二站就又被停赛,因为传言说是和AME打了一架。比赛之前先给大家露了一手“机械师和赛车手”的美好爱情。】


【我是梦男,我嫉妒。】


斯塔汀语气酸酸,滑稽效果拉满。


摄影师立刻上道的给了瓷一个专属镜头。赛车手带着厚重的头盔,目镜已经拉下来了,无语的朝镜头伸了个中指。


【哦中指我也可以的!我可以骑一天!】

半张脸都是胡子的中年瓷激推斯塔汀疯狂,解说这份工作看上去是岌岌可危。他戏精上身,明目张胆高声尖叫,原地扭曲,【哦我的老天,瓷朝我比中指,好幸福!】


汉斯笑的喘不过气,观众席上别提多乐呵。五颜六色的烟雾飘散在空中,遍布赛道全程的观众席应援大旗舞动一片。十六台赛车预备结束,最后一名技师从赛道撤下,轮胎抓地引擎预备,红灯逐渐熄灭。


瓷在本该专注的余光中,却看到了观众席角落的法兰西。

 

 

 

 


每个cp都该有一场浩浩荡荡的海滩度假!

海滩沙滩大裤衩,精油推背露上身,椰子排球遮阳伞,冲浪掉水嘴对嘴!

海门!永存!





评论区不受屁股,喜欢请留评点赞,感谢哦🙏



女士优先和老头乐谁先更你们battle吧(6z)

   


评论 ( 34 )
热度 ( 1623 )
  1. 共4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