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谁是蓝星最大cp粉头1

  退休体设定

  全部单箭头

  我发誓MS有任何粉红我吃键盘

  两发完结

  

  

  

  

  

  上

  

  

  

  

蓝星联合论坛上突然被拔出一本三十年前写的同人小说。

  

小说名字显然是意有所指,名叫《天上北辰星,地上海灯塔》,写的大致内容是少年苏北宸爱上了大洋彼岸的世家小姐眉瑞卡,两个人在一番纠缠之下不得不得屈服于命运,最后一个自杀,一个抑郁,天人永隔。

  

实在是,太虐了。

  

RUS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吸了两下鼻子。他那便宜爹被拉着和死对头凑成一对,这人十一点不慌,乐享清闲。

  

然后他搓鼻子的途中,不小心用官号,点了个赞。

  

于是,《天北地海》,在主角原型相关的的“安利”下,彻底火了。

  

这事很快传到了联合国意识体退休总署,南斯拉夫咬着牙做便秘状,抬眼看了看不远处还在慢悠悠浇花的“苏北宸”本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男人被这放屁似的动静吓了一跳,花洒浇水浇到了自己脚上,忍无可忍的直起身子,无语道:“……别在我这里看黄片。”

  

“我特喜欢这部片子的台词,你知道吗?”

  

南斯拉夫终于忍不住了,亮了剑。他手捧平板,脊背高挺的站了起来,像是歌剧表演艺术家一般充满感情的大声朗诵。瓷前脚推门进来,后脚就因为听到了什么僵在原地。

  

“啊!眉瑞卡!我可爱的小百灵鸟!你是我人生的太阳,你若不在,那这冰冻河流似的人生我一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啊,北宸!你是我清早开窗触碰到的第一缕阳光!我的心肝脾肺肾……”

  

………都会因为你的照耀而融化。

  

瓷的脑海里已经瞬间接上了后半句。

  

他大脑一时没处理过这么大的数据,卡在原地库库冒烟。那边苏维埃脸已经黑成了锅底,举起花洒就开始往南斯拉夫那边喷。后者狂笑不止,翻墙上树,猴似的爬在树上大叫:“不要压抑你的本心!眉瑞卡会永远陪着你!”

  

“你要是真有病你就去治治脑子!”

  

“这不是我写的!”

  

南斯拉夫狂笑,抱着平板给这个脸比锅底黑的可怜老男人看,“看着啊,书名叫《天上北辰星,地上海灯塔》,作者:321000+!,写作时间:19XX年!”

  

“这还是个,千古名著!”

  

南斯拉夫笑的树叶子狂抖,俨然变成了老树精,看着变成雕塑恨不得拔牙齿咬碎的老兄弟,继续添油加醋:“哦,这可是你那好大儿自己扒出来的,还点了赞呢。估计现在轮值国全都看过了吧?AME这死货倒是无所谓,CN怎么办呢嘬嘬嘬……”

  

前面一大堆似乎都没有最后一句有杀伤力。瓷看着不远处苏维埃猛一抬手把平板抢到自己手里,两眼冒火的开始狂刷,他吞吞吐吐,手里刚卤出来的鸡爪不知道该送还是不该送。站在高处人看的远,南斯拉夫“嚯”了一声,想从树上下来,又怕还在树底下被恶心到黑化的苏维埃追着他砍,只能从树杈上站起来朝着门口的青年人喊:“嘿!瓷!又来跟我送什么好吃的啦?!”

  

苏维埃听见瓷来了,整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用自身体重,开始下意识藏匿那本罪恶的同人小说。

  

心不在焉的CN同手同脚的走过来,他刚下会,身上的西装还没换,“那个,食堂今天做了点卤味,给你们送来尝尝。”

  

“我要吃我要吃!”

南斯拉夫悄摸摸的从另一边绕道蹿下来,拉着瓷的手做到了刚刚的秋千椅上,他见CN的视线老是往苏维埃那边瞟,道:“别理他,那老头自闭了。”

  

“啊?”

  

“喝了两口霓虹送来的酒,结果一口尝出来是灭祖弑父水,被毒傻了。”

  

苏维埃缓缓站起来,整个人似乎被谁揍了一拳,本来精神的模样也没有了。他脸上有些异常的难色,看了看同样紧张的CN ,想问又问不出口。只可惜现在瓷比他精神更紧张,一时没查觉出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于是第二天,作为常任理事国例行会议的旁听位置,在对于日本一系列的皮笑肉不笑的问候之后,苏维埃发现自己位子上放着一本厚厚的《天北地海》。

  

其实他昨天晚上就已经通读完了。这作者的确了解他,外貌设定连他身上几颗痣都知道。除了写写爱情故事,很大程度上还写了主角们身上的因果报应,比如“眉瑞卡”自杀,因为家庭矛盾,每个人都想要一己之私,让这个可怜的花季少女作为众人共有的筹码。比如“苏北宸”抑郁,也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可一世,后来被现实狠狠撂倒在地,再也没有了爬起来的能力。

  

他连夜call了美利坚,作为永远阴阳怪气永远不会说人话的对手,对方像是垂耳大叫驴一样反过来质问:“哈?!还不是你那个好儿子干的好事!甜心今天一天都心不在焉!肯定是因为这莫须有的污蔑伤心要和我拉开距离!”

  

“瓷不舒服?”

  

“对啊!脸色惨白那种!”AME气的吹胡子瞪眼,“问他也摇头,什么都不说。虽然平时天天打我骂我,但我到现在才知道,他只是羞涩,平时不敢袒露真心,其实还是对我有情的。看他那伤心的样子,哦吼~我心都碎了嘤嘤嘤~”

苏维埃避无可避的想到下午瓷来拜访的失魂落魄的样子,手指在作者那个位置无意识的按出个指印,心里暗暗发怒道:321000+!你最好别被我找到!

  

  

  

  

  

  

  

  

  

  

  

行动X——抓捕231000+很快开始了。

  

众人围坐一周。瓷心不在焉的喝着保温杯里的温茶,一双眼睛来回在周围打量。

  

RUS坐他旁边,显然跟自己退休老爹一桌,这个人僵硬极了。他上周跟印度比赛登月,结果自己输了这事还没跟老爹讲。

  

怎么讲捏?

  

“最好就是别讲。”

  

瓷从口袋里掏出一捧瓜子分给他,二郎腿已经翘起来了。他像是突然卸下了什么重担整个人突然放松下来,“你知道他这次开会要干什么吗?”

  

苏维埃特喜欢开会,动不动就开始开十几个人的大会。法兰西嘴里还嚼着没吃完的午饭,干巴的面包脆皮落在了瓷递过来的瓜子袋子里,嘟嘟囔囔道:“估计是要质问谁写的那个田贝地海吧……”

  

瓷咕嘟喝了口水。

  

“这都多少年了,现在才想起来找。”

  

他默默开口,舔了舔唇。RUS如坐针毡,唉声叹气,“都怪我,要是我不点赞就好了。”

  

“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AME的怨气快要凝成实体,“我难不成会暗恋一个有过一巴掌把我打晕的犯罪前科的一米九几的猛汉?我有病吧?”

  

“那可难说。”

  

瓷补了一句。

  

AME的表情黑了又白白了又绿,最后像条蛇似的挤到CN面前,“瓷,你不会生气吧?我魅力那么大,同人小说都有了……”

  

“如果按照同人小说数量来算所谓的魅力……”英吉利抬抬眼镜,“那魅力最大的人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

  

“哈?”

  

“根据蓝星联合论坛20xx年xx月xx日统计,同人本数量最多的是与瓷相关的创作,大约包含百分之五十二的小说,二十四的图画,和……”

  

“……和二十四点口口内容哦米娜桑。”

  

霓虹微笑着给每个人倒茶,顺便补上了一句,“R18内容在与瓷相关的标签里最多的是N口R,n口p,还有一半的省市人骨科……”

  

“你怎么这么清楚?”

  

姗姗来迟的苏维埃抱着一本厚厚的天北地海皱眉质问。

  

“因为他是论坛里的头号产出大佬,最爱写口口剧情。”

  

“肯定是你!”

  

AME跳脚似的蹦起来,从英吉利脸上薅下来了老绅士的专属单面眼镜戴在自己脸上,大喊一声“新几次哇他桃黑陶瓷!”(真相只有一个),吓得在坐诸位汗毛倒立,“这么雷人的剧情,没点肥宅属性根本写不出来,你小子平日里挺乖,背地里忙着套路我是吧?!”

  

“真不是我啊奥套桑(父亲)!哇他洗哇只是画了点口口图而已!”

  

“我不信,除非你把刚刚倒的茶全部喝下去。”

  

瓷见缝插针,不仅把自己面前的茶推过去,也把身边人的茶推过去。法兰西咽了咽口水,附耳小声道:“那个,你推RUS的就行了,我真有点渴。”

  

瓷默默把自己的泡着枸杞子的保温杯往他那推了推。

  

“IP属地是亚洲。”

  

苏维埃在看到霓虹被小朝狂灌茶水之后突然开口,视线扫了众人一圈。你的老大哥退休了也是你的老大哥,背着手靠在椅背上面色不虞,从韩国到越南一个不落,道:“自首还能留条全尸。”

  

瓷的脊背默默挺了挺。

  

他下意识想喝水,一摸身边保温杯没有了。法兰西嘴里鼓囊囊的嚼着什么,看见他看过来,把杯子还了回去。CN一口尝出来不对,皱眉眯眼往黑黝黝的杯口里看了半响,道:“我枸杞子呢?”

  

某只法兰西大仓鼠不明所以的看他,嘴巴还在嚼啊嚼啊嚼。

  

“我这有果干。”

  

RUS掏出一把坚果,本来打算投其所好,刚伸手就被一道冷飕飕的视线定住了。苏维埃坐在三人对头,皱眉抿唇,显然很不喜欢别人开会的时候在私下开小差。

  

瓷把杯子不紧不慢的拧好,手在桌子底下狠掐了一把RUS和FRE。两个人立刻坐直身子,佯装无事发生。

  

“其实要查很简单。”

  

南斯拉夫打开神秘的作者主页,指着头像上一条弯七扭八的异形生物。

  

“这东西我们都没见过 ,主要找到这东西就好了。”

  

“他看上去长得像某神秘的东方大国家里的。”

  

有人低声说。

  

瓷心里一揪。

  

“没错,真的很像。”

  

“你看这爪子,这尾巴,还有蜿蜒的身体,可怕的头,实在是太像了!”

  

藏不住了吗?

  

瓷又要喝水,举起杯子才发现已经没有水了。他心不在焉 ,丝毫没有注意到一道视线已经默默注视了一段时间。只听见耳边一声惊雷——

  

“三哥!是不是你!”

  

“是你就赶快承认啦!大家还忙着回家做饭呀!”

  

瓷眨了眨眼。

  

印度懵逼。他嘴角还留着一粒米,默默抬头,问:“什么?你们同意我入常啦?”

  

“……”

  

这次轮到谁反对了?

  

AME挤眉弄眼。

  

“我。”

  

英吉利默默举手,“我不同意。”

  

  

  

  

  

  

  

  

  

抓捕行动无疾而终。

  

深夜,五常宿舍里,瓷房间的灯光却忽闪忽亮。某男子行踪鬼祟,窝在电脑面前,眯着眼睛悄悄打开神秘的主页。

  

作者:321000+。

  

瓷吞了口口水,满界面找删除作品的选项。他的确没想到今天,光是找密码都花了半天时间。等到终于在作品界面找到了删除选项,身后突然传来鬼魅似的低问:“在干什么。”

  

瓷呼吸一滞。

  

他身体已经自动开始掩藏罪行。瞬间就要将笔记本合上,一只苍白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淡淡的木质香传过来,银色头发的男人在黑暗中默默看着他,“为什么要紧张?”

  

瓷狼狈的扭过头去,双眼通红的咬了咬牙。他还想反抗,手指刚摸到侧边的刷机按键,就被人猛地推倒在床上。商务笔记本被人轻松的夺走,苏维埃提着电脑显示屏一边看了一瞬,冷冷的笑了出来。

  

完蛋了。

  

“你怎么进来的?”

  

瓷似乎花了很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苏维埃歪了歪头,他已经很久不做这种动作。只有当年瓷尚且弱小,总是搞出一堆错误满含歉意等着他帮忙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种无奈又纵容的表情。

  

“这本来就该是我的位置。”

  

这句话意思说的很明了。

  

RUS的位置是他给的,即使现在已经覆灭 , 但是他仍然拥有最高权限。

  

“那个蠢货还说不可能。”

  

苏维埃勾了勾唇角,缓步起身走到门边打开了床头的台灯。温馨的暖色调灯光撒了满屋,瓷心里却冰冷一片。

  

完蛋了,真的完蛋了。

  

“321000+。”

  

“还有那条龙。”

  

苏维埃挑眉,抱臂站在距离瓷两三步的墙边,“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乖孩子,为什么要把我和八竿子打不着的蠢货凑上一对。”

  

  

  

  

  

屁股no评论红心goodgood!

复健产物,看个乐呵就行

评论 ( 42 )
热度 ( 1266 )
  1. 共9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