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

•外冷内热酷帅大美人CN

•苏俄父子夹心/米英兄弟夹心/法兰西扮猪吃老虎/南斯拉夫临场捡漏/塞尔维亚茶味 冲天 

•全员 恶人,牛头人剧情常有

•剧情清水荤菜五五开,看前请准备好fg

•人设完全崩坏,当个乐子看就行

•赛事专业问题勿深究(真的勿深究!)

  

  

  





8


早些年路易斯还在二流车队的时候,就被AME带上过床。


无所谓嘛,都是花心性子。看见老炮友出现在门口,路易斯一顿,有些变扭道:“你来干什么?”


“F1集体的活动,又不单单邀请了你们一个车队。”


AME嘲讽的抖了抖手里的邀请函,“不至于连这个也不许我靠近吗?小不点。”


娃娃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他不情不愿的让开路,却被AME故 意一幢,踉跄几步摔进姗姗来迟的东方男人怀里。金发的嚣张青年吹了个下流的口哨,“哇哦,好养眼呀。”


“AME。”


英吉利一把拉住他后颈的衣领,沉声皱眉道。随后抱歉的朝CN笑了笑,“不好意思前辈……”


“该进去了。”


RUS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二人身后。他看上去刚刚打理好属于冠军的装扮,面无表情的盯着纠缠在一起的四个人,视线在路易斯抓住东方人的手腕上停留了一会,皱眉道:“门口都是小报记者,ALPHA的股份上周刚因为CN停赛掉了一点,你觉得不够?”


路易斯讪讪的放开了手。


酒会名贵云集。赛车和普通的运动不一样,他是独属于上流人的游戏。一些周刊记者将其批判为“物质已经丰满,灵魂依然空虚”的上流亡命徒之标配。


英吉利落到了一行人最后,拿起一支香槟又无声无息的回到东方人身边,“伤口已经好了吗?”


瓷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擦伤,看上去吓人了点。 ”


他下意识想摸口袋的烟,却发现已经被落在了苏维埃的车上,一只修长的手却在此刻时机正好的递过来一包烟和打火机,瓷愣了愣,看见上面名贵的低调暗金色,独属于财阀家族的logo,他道:“太贵了,我抽不来。”


“只是盒子而已,里面的你会喜欢的。”


英吉利朝他那推了推,瓷接了过来,靠在华丽的壁柱上,歪着身子点了一支。在接触到熟悉的烟草香之后,男人缓缓的打量着内场衣冠楚楚各怀鬼胎的宾客,“ELF这赛季积分拿的不怎么样。”


瓷突然开口,视线没有回应那来自祖母绿宝石的注视。英吉利笑了笑,缓缓举起香槟喝了一口,“前辈很看好我们?”


“不是你,是他。”


站的东倒西歪的长发男人用香烟点了一个方向。英吉利笑容消失,面无表情的看过去.是他那个该死的便宜弟弟。


“你的心思不在赛道,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瓷打量他一眼,“你在陪你弟弟,玩赛道过家家罢了。”


的确是这样。


英吉利认同的再次笑起来,眼睛微眯,像一条吃饱喝足毫无野心的狐狸,“可我是真的很喜欢赛车,前辈。”


“可你没来找过我。”


烟灰落在昂贵的大理石瓷砖上,被一双松散的运动鞋踩灭,“你弟弟知道来找我,即使他弱视,不是开车的料子,也坚持想要我教他,可你没有。”


瓷抖了抖指尖,换了个更舒服的方式靠在这诡谲利益场的角落,他好像没有骨头,下一秒就要摔倒在地上,“你看似钟情于比赛,是赛道上少有的文明人,可你只不过是觉得这个东西野蛮幼稚,毫无意义罢了。”


“是不是,好好先生?”


瓷用叼着烟的食指碰了碰他的衣领,烟草的迷醉似乎把这个男人扯进了凌乱的秘密深渊。英吉利情不自禁凑过去,或许是想要和他分享同一只香烟,又或者是单纯凌虐欲作祟,他咬住了那两片唇。


“那你呢?”


英吉利反问,手指在红色帷幕的掩盖下钻进了男人松垮的衬衫,“你明知道我们俩对你的心思,你会选谁?选沉默的野心家还是狂妄的理想者?”


那片皮肤是那么柔软细腻,如瓷器表面上那层光滑的釉,在他手下又像一块丰满的锦缎。瓷舔了舔自己的上唇,低低的笑起来,“我选……从天而降的骑士。”


“RUS,麻烦您回应一下之前的斗殴传言!”


“有人透露说您跟养父苏维埃先生不和……”


“看这里看这里,麻烦您笑一下……”


混乱的记者紧跟着青年人的脚步,RUS篡紧拳头眉头紧皱,一身西服穿出了要去干架的大佬气势,他看似毫不在乎大步路过二人,原本应该一路向前的路线活生生的改了个方向,记者们不知与谁所料一般的发现了藏在阴影里状似“幽会”的两个人,英吉利“啧”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瓷笑着歪歪头,不退反进的站直身子,挂上了温和有礼的面具。他拿起长桌上的酒,在记者们将要调转摄像头的一瞬前,附身跟财阀家的未来继任者碰了碰杯。酒液些许摇晃而出,像是在彼此的默许间共享了独属于一人的毒药。


感谢英吉利先生善良的内心和自愿的许诺!”


瓷突然高声道,主动的揽住了明显有些怔愣的男人的肩膀。


他在聚光灯下高高举起酒杯,似乎是在朝距离二人不远的RUS致意。


我们的心也因此变得晴朗!”


“今天随着我们的举杯祝酒!”


“让心悦的声音,响彻云霄吧!”


他说的慷慨而富有激情,一改刚刚二人独处时那半死不活的懒散样子。英吉利诧异的看向他,一众记者似乎也被感染,纷纷笑了起来,连咄咄逼人的窥探声都不见了,一时只有忙碌的快门声。


“合作愉快。”


燎眼的闪光灯下,长发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漂亮的眼角微微勾起,眸色深沉晦暗。


他的眼底仍然留有某次事故留下的疤痕,英吉利呼吸一顿,就听见他轻声道:“我想见见威廉姆斯现在的首席执行官,你可以带我过去吗?”







ps.喝酒干杯的起源有注解称是来自莎翁的戏剧《哈姆雷特》,因为怀疑对方在酒里下毒,因此会碰杯以试探,或者是互相表达忠诚。这里到底是试探还是忠诚,emm……



法兰西马甲要掉,但不是现在。


小塞下章出场。



另外,问问大家如果《嚼碎》和《痛饮》出一个合集本的话,用哪一篇做书名呢?我个人更喜欢《痛饮》,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呢?


如果喜欢,麻烦红心留言哦,评论区不收屁股,感谢感谢。

评论 ( 22 )
热度 ( 666 )
  1. 共2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