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英美俄x瓷】嚼碎

  •高度自设,全员哨兵

  •全文见彩蛋

  

  

  

  

  

  16






瓷从小到大没骂过人。




他习惯沉默。因为知道有些愤怒即使说出口也解决不了问题。他出生的地方是一个平庸贫穷的亚人区,对于哨向的知识贫瘠的可怜。




他看原本冷冰冰的英吉利此刻像发烧了似的,白皙的皮肤染上一层又一层的红。瓷伸手,对方忙不迭的迎上来,像条求主人揉毛的狗。手下的肌肤滚烫,瓷莫名其妙的也脸红起来,紧张道:“你不会……你不会发热期到了吧?”




“……我都没有结合向导……”英吉利感受着脸颊上冰冷的手,不自知的满足的喟叹一声,“我哪里会有结合热。”




“可你现在好烫。”




瓷颇有些担心。两个人都是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年纪,此刻一起滚在被子里,鬼才不会有反应。

  

  

  …………~

  

  

  

  

  可偏偏他是个异类。英吉利爱极了散发出来的淡淡花香,可对方却瑟缩起来,显然已经被烈性物质刺激到了。



………………












17




时针分针在中线上相遇的那一刻 ,太空站公转轨道开始缓缓停运,接着反向运转。




瓷没有见到AME。与他一墙之隔的另一个房间,刚刚接受过政治犯独有的“极限审讯”的亚人管家,一个鬼鬼祟祟的偷盗者,终于落网的逃犯英吉利先生,此刻发丝凌乱,冷汗浸湿了血迹斑驳的上衣。




他面色却异常轻松。审讯椅携带微量电流,24小时轮班开始的审讯和施压没有打散他的心里防线。他抬头看向窗外,他们此刻所在的太空站是距离威雅利只有一小时路程的附属星 ,由南部自己打造。因为需要借助威雅利的引力场,因此不得不靠的近了些。




现在的蓝星生态开始越发恶化,没人想再回到那个千疮百孔的星球。南部真正的达官显贵很大一部分都将这里作为度假星,他也因此有了个格外奢靡的名字——鎏金眼。




这里靠近威雅利,又属于封闭太空站与蓝星之间的一道资源补给所。从监控室里的狭窄铁窗往外看,可以看到淡蓝色的环绕带和来回流动的太空运输船。还有那颗熟悉的,在一片紫色深潭中格外显眼的,闪着淡黄色温暖灯火的小小太空站。




那是他们的家。




瓷仰头,没有了镜片遮挡,凛冽沉默的眉眼毫无情绪,只是将那扇小小的窗口放进了自己的视线里,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




那里熟悉的温暖灯火,应该在几分钟之后变成逐渐连天的火光。南部已经接管了威雅利的指挥权,就算那里没有向导,普通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亚人也会变成罪恶统治之下待宰的羔羊。黑发男人皱了皱眉,紧闭的双眼轻轻颤了颤。他再次敲了敲桌面,道:“我要见美利坚。”




“首席大人已经去了威雅利调查了,我们会接通投影通话。”






“哦。”




瓷笑了笑,“没想到通话都成了立体的了,蓝星的发展还真是……”




他这话没说完,隔壁审讯室突然传来一声怦然巨响。男人的笑容僵了僵,诧异的睁开眼像一墙之隔的审讯室看去,他看不到什么,只有冷冰冰的水泥,和一扇映着他自己惊讶双眼的单面玻璃。




“4号审讯室越狱了!”




“拉警报!”




“他带了枪!”




瓷恍然站起来,原本胸有成竹的谋划突然像是平静的水面被一颗巨石砸开。他被进来控制他的哨兵再次按压下去,十米一部的红色警报灯开始嚎叫,与此同时,爆炸由远到近,一声接着一声。


不是威雅利。




瓷被扣在冰冷的桌面上,谋求证明一般执拗的转过头去。那颗不远不近的“太空垃圾收容所”还在缓缓运转,反而是一直有重兵把守的鎏金眼开始爆炸。




瓷咬牙,一脚踹开自己腿边控制他的哨兵。他的近身格斗一直很好,虚虚的长袍下,是一具与哨兵不相上下的有力躯体,几乎在瞬间用膝窝夹断了一个人的手腕。




他用抢过来的电磁强解决了控制他的三个哨兵,审讯室外只剩一个联络员,刚刚想要按下警报器就被他一枪射杀。瓷脱掉碍事的长袍,随便抢了一身南部军装换上,大步而敏捷的逆着支援的军队摸了出去。




四号审讯室是空的。




英吉利呢?




他罕见的露出些迷茫,接着又是一阵巨响。瓷转身看去,鎏金眼的最中心,独属于贵人们居住的别墅区此刻已经化为了废墟。




瓷身上原本属于别人的通讯器响起,是一个加密链接。他按下接通键,美利坚那张冷静而愠怒的面孔出现在屏幕里:“甜心,你是在用自己跟我一换一吗?”




“呵。”




瓷心里大乱,可还是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你搜查完了?找到你要的可怜向导了吗?”




“到底有没有,或许几分钟后就知道了。”




AME很少用这么严肃的上位者语气跟他讲话,“我要警告你,如果鎏金眼坠毁,我会撕碎你。”




“那我也给你个警告。”




瓷抬头看了眼城下危险的火光,“如果你敢随便动威雅利任何一个人,我都会让你付出千倍百倍的代价。”




“我能杀的了当年南部的大首席,一样的,我也能杀的了你。”




那双一黑一金的异瞳在红色火光下像是地狱里的修罗,屏息之间,这个曾经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奸诈商人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条模糊的兽型。




AME熟悉的很,那是一条独属于东方的龙,此刻盘踞在半空。他比大多精神体要大的多,沉默而凶狠护着自己的主人,金色的瞳孔是独属于古兽的稳重与被打搅的愤怒,与他隔着屏幕遥遥对望。




“你不是想知道你那个好管家去哪里了吗?”


AME突然开口。




“鎏金眼最高的中心塔。如果你能让他停下,我会不再盯着威雅利。”




瓷微微怔愣,旋即满意的微笑,道:“成交。”












18




雪原白塔训练场有近几百年的历史。中央广场最大的一块石碑上,刻着的是历年牺牲的军人编号。




RUS把刻刀和锤子收好,看着新添上去那一串熟悉的代码,默默的叹了口气。




雪原的“塔”已经陨落了。




如果不是现在战情特殊,一位首席陨落,则需要“塔”的内部立刻选拔出另一位,确保“塔”中央的首席位置不空缺。而现在,连“塔”都没有的他们全然已经没有任何余力来重整队伍。




这里的军人们每天靠着意志和微薄的信息素度过每次的死里逃生,RUS每天忙的焦头烂额,却在某一日收到了一封密信。




“编号075132。”


“当你受到这封信的时候,多半是威雅利流动站已经出了乱子。”


“思来想去,作为雪原的弃子,还是想要跟你写下这封信。”


“时隔二十年,基因改革给了人更长的寿命与身份,大航海时代给了人更广阔的宇宙,而伴随着快速发展的还有我们身边的危机,无论是人还是物,无不危机四伏。”


“我想要以一个前辈的身份请求你,即使我为了保护我心爱的人做了一名逃兵。075132,你也见过他了,我相信你如果知道当年的真相,也会和我做出一样的选择。”


“我们是雪原藏在威雅利的耻辱。却也是大首席留下的最后底牌。亚人与哨向,南部与雪原,联合政府与区域自治,向导人权保护,一个又一个的炸弹被藏在我们身边。我希望你能够按照我将要说的来做。因为我打理了这个计划将近二十年,我希望他能够落实,这是唯一能够拯救雪原的方法。”




RUS坐在雪原如今仅有的一架运输飞船上,垂下头下意识的又打开那封陈旧的信。




“队长,前面有些气流震荡。”




RUS往窗外看了一眼,曾经美丽而奢靡的中转站此刻却成了火海。在发觉不远处相安无事的威雅利时,心口没有来的一松。




“有恐怖袭击。”




“这种批量的爆炸,怎么也得几百个固定爆炸点吧?”




“南部嘛,活该。”




同行的战友作壁上观,语气还有些幸灾乐祸。他留意到后排沉默不语的RUS,“队长,我们停在哪?”




“……中心塔上空。”




“啊?!”




驾驶员兴奋的扭过头来,“这是我们的人干的?”




RUS不知道怎么说。




他又想起手中这封沉甸甸的信纸,上面的字迹流畅决绝,毫无犹豫的写下了一个横跨两代人的复仇秘语。




“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人类书写的历史上的耻辱,是蓝星两塔之间关系最可怕的时代。”




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人类书写的历史上的耻辱。




这是一个无可挣扎的深渊。




时间与仇恨是一张可怕的大网,把牵涉进其中的所有人狠狠嚼碎,带着血肉骨囫囵吞入腹中。




无人生还。




瓷听见了模模糊糊的口琴声。




他顺着最后的楼梯走了上去,如预料之中的看见一个笔直的身影站在不远处,静静的吹着那个陪他久矣的口琴。




当年雪原物资紧缺,英吉利大少爷出身,每年的生日都是礼物成山。




与他交好的瓷却是个穷小子,却也还是存了半年的工钱,去买了一个淡金色的口琴。




英吉利什么都没说,瓷以为他不会吹口琴,还觉得自己这礼物送的有些突兀。结果没有几天,平日里忙的觉都睡不够的英吉利被他发现躲在被子里偷偷看谱子,被发现了还嘴硬绝不承认。




凄冷婉转的口琴音从高高的中央塔飘散,被火光与冷风撕扯的不成样子。瓷缓缓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




“大龄文艺男青年在爆炸中央吹口琴,是不是还得给你来张照片啊?”




瓷强颜欢笑,心底却冰凉一片。他转头看向曾经日夜相对的人,对方却微微垂头,乐声戛然而止。




“跟我回去。”




沉默的空气终于令瓷忍无可忍,眼圈再也掩盖不住的微微发红。他紧紧抓住男人满是血污的衣角,哽咽道:“你跟我回去,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他像是生怕会被拒绝,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把这个看上去将要消失的男人圈在自己怀里,“我们不回威雅利,蓝星有落脚点,跟我回去。计划可以往后推,我们还有大把的时间……”




火光铺天盖地。




到处都是混乱的枪响和哭嚎。曾经美丽而矜持的人造星球,几乎要被爆炸毁掉近一半。他们在高处飒飒的风中相拥,英吉利略长的金发留恋而缠绵的与黑色的温顺发丝交缠在一起。




“我曾经告诉我自己。”




英吉利摸了摸他乱作一团的黑发,如无数次一般去用唇亲吻那脆弱的颈侧,“如果当年我没有抛下你,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们会一起战死在哪场战役里,我们的血会做白塔下鲜花生长的泥土。我们的骨肉会混坐一起,待到时空轮转之后,重新变成我们。”




飞行器卷起的剧烈气流缓缓靠近,禁飞区上方出现不明飞行物,又是一阵剧烈的警报。




中央塔上方总控室的警报指示器几乎要忙的爆灯,RUS往下看,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其中。




“这个世界对于哨向的欲望几乎已经超出了蓝星所能承受的极限。更好的身体,更长的寿命,更完美的身份。人类的野心将自己推进越来越深的陷阱中。”


“紊乱病毒爆发之后,我们追随上级命令,来到威雅利太空流动站,找寻有无登记在册的向导。当时威雅利鱼龙混杂,来自各方势力的人相互掩饰。我作为此次任务的最高执行者,如预料一般的被南部盯上……”








别屏了别屏了

嚼碎感觉喜欢的人不是很多,热度没有其他几篇好,喜欢就点个红心蓝手呀!没热度我写文就没动力了嘤嘤嘤(┯_┯)








ps,开虐。

  

  

  

  

  抽奖抓一个付邮送色纸



评论 ( 33 )
热度 ( 973 )
  1. 共3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