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


•外冷内热酷帅大美人CN

•苏俄父子夹心/米英兄弟夹心/法兰西扮猪吃老虎/南斯拉夫临场捡漏/塞尔维亚茶味 冲天 

•全员 恶人,牛头人剧情常有

•剧情清水荤菜五五开,看前请准备好fg

•人设完全崩坏,当个乐子看就行

•勿深究

  

  

  

  

  第六章     项圈

  

  

  

  

 法兰西在成为一个无国界医生之前,曾经在某医学院任教。


  在学生的印象里,他是个很喜欢小动物的帅气老师。足够温文尔雅的气质,浪漫至极的日常造型,换上白大褂之后,只露出那一双藏在镜片下冷漠的眼。他爱在晚饭时间坐在学校的公园里,有时候是医学导论,有时候是哲学大头书,膝盖上多半会趴着一只狗或者是一只猫。


  “先生真的是很有耐心的男人。”


  助教莉莉这样说。


  男人抬头笑了笑,重新把视线放回自己手里的漂亮项圈,那是一条纯黑色的皮质chocker,灵巧的手正在把一块纯银的挂坠拆开,套到上面的扣眼上去。


  “不过有些大,先生养了一只大型犬吗?”


  “没有哦。”


  温柔的教授先生摇摇头,“是一只漂亮的小猫,只是心有些野。”


  “猫猫很容易不回家呢,走丢了会很麻烦。”


  莉莉没有留意到男人异样的眼神,自顾自沉思道。法兰西表示赞同,“所以要做一个项圈,告诉捡到他的人,他的主人……在这里。”


  花园里的枫叶被微风吹落到地上,春心萌动的落到了男人的面前。红泥石砖的小花园地面存了些许昨夜落下的污水,枫叶还没来得及落进对方眼底,就已经被侵染的通透。


  

  

  

  

  一只小猫。


  法兰西打量着手里精致的项圈,视线又一次落到房间里因为酒精而沉沉昏睡过去的长发男人。他缓步踱过去,手指暧昧的摸到后颈的碍眼斑痕。瓷瞬间惊醒,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眼神却因为酒精而迟迟退不去那层薄雾。


  “是我。”


  法兰西低下头,趁着“猫”反应不过来,用鼻子蹭了蹭微凉的脸颊,“别怕。”


  瓷不再挣扎,甚至还裹着被子往他的方向靠了靠。他总是这样,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让他下意识会往熟悉的地方藏身,法兰西满意极了,因此又把那冰凉的颈圈暂时搁置在床头,

他想起刚刚那含糊的漏洞百出的解释,无奈的叹了口气。


  门铃毫无预兆的响起,苏维埃抬起头,看到昏黄的门内一个略略眼熟的斯文男人。


  “你是……”


  他放下手里的日程表。法兰西看到那双在屏幕里无数次见过的红色眸子,他轻轻的笑了一下,掩盖掉眼睛里的无边空洞,“CN在睡觉,我是他的……未婚夫。”


  “?”


  苏维埃饶是再迟钝,也体会出了这句话里的恶意。他皱起眉,整个人冷漠又低沉的打量了一边面前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这人穿着件无害的薄毛衣,半长的头发半扎半放,看上去随便动动手都能被打昏过去。两个人的视线在短短几秒交锋数个回合,直到房间里的CN因为体热一脚踢开了被子,苏维埃转过视线,直接略过了门口的法兰西,若无其人的进了房间。


  他把被子捡起来,在余光看到床头柜上那个看上去就不怀好意的颈圈,原本紧紧拧在一起的眉间此刻直接成了“川”字形。


  “我倒是从来没听说过,CN还有个……未婚夫。”


  苏维埃最后几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法兰西微微一笑,“我工作忙,只有假期有空才能回来陪陪他。CN脸皮薄,您不知道这件事,也是正常。”


  “哦…”


  苏维埃恍然大悟一般的点点头,“准备在哪办婚礼啊?”


  他说到最后后槽牙都要咬出火星。一无所知紧跟着而来的南斯拉夫看见砍人架势拉满的老板,又看见对面那个面生的小白脸,眨了眨眼:“什么婚礼?”


  “你要跟CN结婚啦?”


  南斯拉夫一语点破,他对于法兰西一无所知,只当是个普通关系的朋友,自顾自继续说道,语气还有点酸:“不是吧,你动作有点太快了吧,人家CN不一定愿意呢。”


  “……是啊。”


  这下咬后槽牙的变成了“未婚夫”了。


  苏维埃把被子给呼呼大睡的“暴风眼”盖上,眉毛一挑开始转移视线,“先生今晚还没开房间吧?正好,我们这一层还剩一间空房,路易斯!”


  在门外哆哆嗦嗦吃瓜的漂亮小0进来了。


  “去给这位先生开个房间。CN房间太小,别给他……挤坏了。”


  他最后半句话说的别有深意,法兰西把这明晃晃的挑衅全部接下,“他怕黑,总得有个人看着。”


  他摆明了自己的态度,“和您这个“教练”比起来,“未婚夫”显然更合适,不是吗?”


  “更何况…”


  法兰西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对方卷起来的右臂,内侧有一道长长的显然异于普通颜色的伤疤,“我没有那个自虐的习惯,挤还是不挤,我心里有数。”




  

  

  

  


  “比不上第一圈。”


  “14号弯那里有碎石,可能轮胎有问题了。”


  一大清早,赛场外的预备通道就已经人满为患。


  CN被罚赛,但并不代表就能轻松隐身。几家小报不知道怎么潜进了ALPHA的车站内,RUS的车从站内出发,因此在余光里看见不知道第几个记者追着瓷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的直接下车。


  带着头盔一时认不出来人,小报记者还没靠近目标就被直接薅住领子尖叫的丢了出去。丝毫不知情的瓷还在低头跟南斯拉夫一起修自己那辆二号赛车的前杠,听见吵嚷声回过头来。


  “怎么了?”


  他问。


  一旁帮着递扳手的队友道:“今天早上第五个了。自从上次你和AME一起退赛之后,不知道谁把消息抖出去了。”


  CN嘴角的伤还没好,听见这话无语的翻了个白眼。ELF两尊大佛家里背景不简单,想一把把他捏死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AME没有选择追究到底,这倒是挺超出他的意料的。


  瓷的余光又扫到坐在车队调控屏幕前的苏维埃。这家伙今天一天都不对劲,他早上刚起床,法兰西已经因为手术离开了许久,逐渐冷下来的房间待不住人,瓷想着下楼吃点东西,开门直接撞上了在门外不知道蹲了多久领队先生。


  “你蹲在这干嘛?”


  瓷吓得不清。看看空无一人的走廊,又看了看表情阴沉的男人,自己下意识的摸了摸没打理的脑袋毛儿。


  苏维埃手在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根黑色的皮筋,跟以前一样递过去。


  “送皮筋。”


  他笑了笑,眼神却幽幽的盯着瓷。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可就是找不出哪里不对。汽车发动的尾流喷发,突然启动的声音把他从恍惚中拽下来。瓷再次回头,红色的赛车已经疾驰而去,他回到赛道上,迎来的第一场正式赛事,第一场他却不能参加的比赛,就这么混乱的开始了。


  CN没有跟着队友一起坐在直播电视前关注比赛,而是自己偷偷离开了队伍,去了天台。

他临走时还从聚精会神盯着比赛看的南斯拉夫口袋里顺了一包香烟和打火机,自己带着ALPHA的帽子,压低帽檐,七拐八拐的避开记者和观众。


  天台比观众席要高个三四米,又在整个赛车场外延。因为刚刚下过小雨,还有不少地方存了些许的水,他从铁栏杆上翻过去,挑了个靠近场外的位置。台下观众的庆贺和尖叫像是空气里的无形浪潮,烟草的香气因为点燃开始慢慢的在冷潮中扩散。


  脚步声缓缓的在他身后响起,瓷没有回头,任由对方把他的帽子从身后摘下。陌生的体温在离他不远不近的位置停了下来,叼着烟的CN略微皱眉,刚想往旁边撤一步,就被伸过来握住栏杆的手堵着了两边的路。


  “前辈。”


  此刻的姿势正如一座囚笼。前面是栏杆和苍白天色下的无边城镇,后面是带着浓浓潘海利根香水味道的人墙。猩红的烟灰掉在瓷的指尖,他抿抿唇,有些烦躁的从袖间用手指勾出一张纸条。


  “他都告诉你了?”


  CN没有回头。AME越靠越近,下巴自然而然的放在了他肩膀上,从侧面看像是一对约好了在天台看风景拥抱的恋人。


  “嗯哼。”


  AME歪头轻轻蹭了蹭男人的鬓角,遮盖伤疤的墨镜很凉,整个人是与昨天截然不同的温顺,“我这个人一向公私分明。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他拿走那张薄薄的数据记录仪,那张纸上写着模糊的几组数据和零件型号。AME看了一眼,貌似无意道:“我很好奇,英吉利那个家伙和你达成了什么协议,让你愿意接这个活。”

瓷淡淡的打量他一眼,缓缓的吐了口烟圈,“有些事情不需要理由。因为无聊,因为需要,就去做了。”


  “甚至不惜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


  CN顿了顿,随后无奈的笑了。


  “你和你哥最大的不同,是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至少我不会撒谎,我只会说我想说的东西。”


  青年人挑了挑眉,“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赛道上没人是你的对手。可你偏偏对杆位又不感兴趣,宁愿在赛场上遛弯都不愿意去拿。F1选手的保质期可是只看积分的,还是说,你是在愧疚?”


  “那你呢?”


  瓷避而不答,转过身后倚在栏杆上,上身微微后仰拉开两个人的距离,“你有是为什么对RUS有这么大的意见?仅仅只是因为我选择了他,而不是你?”


  话题又一次绕了回来。


  AME得意的笑了,露出了左边尖利的牙齿,“前辈,你可能都没意识到,你有多在意那个原始人。”


  他的“前辈”念的缱绻又暧昧,“我会让你明白,愧疚是救不了你的……


  二人身后的观众席爆发了巨大的尖叫和欢呼声,那声音盖住了AME的后半句,但是瓷看出来了。


  他说的是:“……能救你的,只有我。



  

  

  

  

  

  ————

  小美啊,乖乖认错昂,憋搁哪给我嘴硬(抽锅底)




  

  

不要屁股

如果你喜欢的话,留个评论和红心怎么样(⑉°з°)-♡


  

  

  抽个娃送色纸

评论 ( 38 )
热度 ( 1421 )
  1. 共6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