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

all瓷预警

您将在本篇月更文中看到:

外冷内热酷帅大美人CN

苏俄父子夹心/米英兄弟夹心/法兰西扮猪吃老虎/南斯拉夫临场捡漏/塞尔维亚茶味冲天

全员恶人,牛头人剧情常有

剧情清水荤菜五五开,看前请准备好fg

人设完全崩坏,当个乐子看就行

勿深究






赛程进入中段。


赛车疾驰而过,在抓拍的摄像头中留下模糊的尾流。


“排名发生了很大的变动。裁判席的判决下来了,英吉利罚时五秒。”


“两圈之内进入维修区。比赛才刚开始,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五秒的时间足够赛车的轮胎性能下降一大半。热度不够,重新起步时又会落后,五秒之内的排名千变万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万幸这只是个练习赛。

  

“下圈进站,英格兰。”

  

“再拖一圈。”

  

英格兰冷声道。他借着转弯不着痕迹的往侧后方投去一个眼神,熟悉的红色。

  

“我的老天,CN已经排到了第七,他正在准备超过第六的PM车队的角田总治。他能超过吗?目前的十一号弯和十二号弯是一个角度极大的死亡弯道,不少车手都在这里控制不住速度冲出赛道。他抢到了内线,等等,角田失控了!”

  

PM象征性的明黄色赛车擦着CN的身侧冲了出去,与此同时,还有一块黑色的不明物体从红色赛车身上掉落下来。

  

“什么东西落下来了?”

  

“是CN还是角田的?像是左前杠。”

  

无线电沙沙接通,苏维埃在对面问询:“车子左前杠掉落了 ,需要更换吗?”

  

“问题不大。”

  

头盔之下的男人面无表情,“我比RUS差了几秒?”

  

无线电里所有车队的交流都是主办方实时放出并且翻译的。这句话瞬间又点燃起人们的好奇心,“哇哦,什么意思,ALPHA这次的选手看样子关系并不好!他们要在赛场上搞内斗吗?”

  

“……八秒。”

  

苏维埃沉默了一会,“你可以放松一下,练习赛而已。”

  

解说席上的两人大笑起来。

  

“第一次有劝选手慢一点的领队!”

  

“这只能说是老对手之间避无可避的劝退习惯吗哈哈哈哈!”

  

F1赛车足够商业化的一大特点,就是非常懂观众吗想要看什么。比赛过程中选手与车队的每一次对话都会被翻译并且放出,即使你用的如何偏门的语言如何恶臭的脏话,都躲不过主办方的一视同仁。

  

CN没有再加速。他安稳的居于第六,像是终于冲进了谁的视野里,因此开始不争不抢的打起招呼。不一定要超越,但要被看到。第十二圈,英吉利罚时进站,CN再进一名。

  

几百公里的赛道要跑上几十圈,这才只是个开始。随着ALPHA的偃旗息鼓,整个练习赛重新又回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样子。

  

英吉利停在站区,耳边是车队的唠唠叨叨,可他一个字都没听见。

  

他盯着大屏幕上对准第六位的同步镜头,CN的视野边界里,最前方的那辆赛车,也是一辆红色的ALPHA。

  

可是他没有再加速。ELF的焰蓝色赛车罚时结束,起步驶出站台。祖母绿的眸子里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怒火和不甘。

  

“英吉利罚时结束,进入赛道,目前是八号位。”

  

“多了些冲劲啊!”汉斯有些惊讶,“英吉利属于非常稳妥的防守型选手。和他弟弟非常不同的一种赛道风格。你基本上看不到他这样……老天,七号位防守失败,英吉利借11和12号两个转弯把人堵的死死地,他直接来到了CN身后了!”

  

发动机的轰鸣声像是泄愤的低吼,轮胎急促的压过路面。

  

“两个人的速度差了三秒!英吉利第一次展示出根本不亚于AME的进攻技巧,我之前一直以为绅士都不会超车只会防守来着。”

  

CN的余光看向车外,ELF标志性的四角星logo几乎与他齐平。他轻轻的笑了,却也没有加速,一时间局势僵持,焰蓝色的赛车就这样行在外道与他齐头并进。

  

“什么意思?CN牢牢压住内线。英吉利在干什么?搞赛道手拉手?他跟CN很熟吗?”

  

解说员疯狂添油加醋。英吉利无线电接通,领队有些恼怒的质问:“你在搞什么?英吉利!两车平齐很容易剐蹭赛车!你要在正赛退赛吗?快把他超过去!”

  

“我,不,想。”

  

英吉利冷声道,他在此刻终于流露出平时温和表象之下的倨傲。这对赛道上几乎同步的双子,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暗处的英吉利更像是蛰伏在草丛中的蛇。二人前方不远处的另一场缠斗,AME看准时机,一举甩开RUS。

  

此刻,CN瞬间加速。

  

英吉利紧随其后,他处在外道,硬生生凭借着打开的DRS抗下来更重的离心力和更低的摩擦。他们像是篮球场上进攻与防守的一对宿敌,苏维埃面色阴沉,整个ALPHA车队鸦雀无声,聚精会神的看着赛道之上的激烈交锋。

  

CN也开了DRS。前方是一个大直道,超车很难,ALPHA二号车此刻直接超过了RUS。

  

“CN排进二号位!上帝呀,他排进二号位,在直道上痛下杀手KO了自己的队友。英吉利还在跟,慢了1.2秒,二人齐平!二人在直道上齐平!”

  

“现在是三个人的交锋!ELF的一对双子与远离赛道两年的CN史无前例的第一次的交锋。练习赛赛程已经过半,AME会让出这个一号位吗?”

  

南斯拉夫看了沉默的CCCP一眼,发现男人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打开无线电连通RUS,“我需要你加速,小子。我需要你去跟紧英吉利。没有理由,你必须按我说的做。”

  

“他在前面了 。”

  

青年人听上去很不高兴,甚至连队友的名字都不愿意提起,“我不想离他们这么近,我要进站。”

  

“你必须跟上。”苏维埃语气凝重,“练习赛而已,拿不拿到名次无所谓。正赛是同样的赛道,但是你要跟紧你的“盾”。”

  

RUS咬牙,油门再次触底。

  

“AME压在左前方内线,英吉利在右方堵住,好一套流氓战术。现在来看十九号弯超车估计不行,三个人继续僵持……好到了反向的二十号弯,老天!我的老天!”

  

红色的二号车一举侧向加速,英吉利这才发现男人的速度并没有触底,他眼中闪过一丝震惊,接着被迫顺着CN的方向同期转弯。

  

“ALPHA给了他更大的加速度,刚刚一路上的僵持全是这人故意放水为之!AME的内道没有守住!CN更早的进入转弯内道!他从队尾一路冲到了第一!”

  

AME咬牙骂了句脏话,右侧内线变成左侧弯道内线,他没有那么快的反应时间。红色二号车一路甩开两辆ELF,ALPHA车队爆发巨大的欢呼!

  

无线电里又传来领队的怒吼。与ALPHA截然不同的ELF,面色凝重的领队乔治亚愤怒的把耳机摔到地上。他看向正对面的ALPHA车队,视线与抱臂而站的苏维埃遥遥对上,后者眸色晦暗不明,竟然也没有几分轻松。

  

解说员兴奋跳脚,一场练习赛被重新回到赛道上的王彻底点燃起了全场的火花。ALPHA的车迷们疯狂的尖叫!因为十几公里开外的赛道上,他们的新王正在拔剑出鞘,一举夺锋。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几乎完美的进攻,完全可以被写进史册!不敢相信,两年之后的复出赛,这个亚裔选手会给我们带来那么大的惊喜!”

  

“一场精湛的攻守兼备的赛道突袭!距离最后还有两圈,CN轮胎已经跑足二十圈,性能进入下降期,而英吉利的轮胎却是刚刚罚时新换的。后面还会不会有转机?我们期待着他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赛车尾部因为底盘过低金属与地面摩擦出火花。CN缓缓松开踏板,在长直道上拉开距离,一马当先。他的速度缓缓减慢,第四位刚刚赶上的RUS视线紧绷,他看着前方逐渐慢下来的车速和不听左右防守的红色赛车,心头有个可怕的猜想。

  

  

“你要拿到杆位了。”

  

苏维埃在无线电里语气低沉,“完全可以放开了跑。轮胎出问题了吗?”

  

“拿杆位会给奖金吗?”

  

CN向左打把,把刚刚给AME放出的空间重新堵上,右侧方外道的英吉利穷追不舍,再次被他一个转向反压回去。

  

“CN给出了空间,他竟然让出了内线?”

  

汉斯一脑门子的雾,“他干什么?机会拱手让人?”

  

“他在故意拖延。”

  

斯塔汀激动的拍了拍桌,“他在1v2,堵住ELF两个人的超车,他在拖延!他在给四号位的RUS拖延时间!”

  

“会有的。”

  

苏维埃认真道。

  

“去拿下杆位,我给你两千万。”

  

“太少了。”

  

CN笑着回答,与轻松表情毫不相干的是手上利落的打把,和赛车灵活的左右压制,“我至少要两个亿,你有吗?”

  

“我身家两个亿,我把自己给你,去拿下那个杆位。”

  

“练习赛而已,那么认真干什么。”

  

CN笑了起来,“我憋的太久了,让我练练手,嗯?”

  RUS呼吸放缓,身体各项机能都提到最高。他看着前面那辆红色的赛车,像是魔术师训练好的坐骑,每一步,每一个方向,都能完美预料到,毫不费力的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

  

  一个疯子,一如既往的疯子。

  

“这局面像什么?”

  

汉斯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汗,“这是能说的吗?我说了明天ELF不会就来告我吧。”

  

“我绝不会说这像遛狗。”

  

斯塔汀捂住了自己的嘴。

  

像是在赛场遛狗。

  

还是两只狗一起溜。

  

“RUS现在需要一个机会,CN给了他八秒作为第一次配合的见面礼!现在我们看他能不能找到这个时机……最后一圈,还是熟悉的三号弯,CN让出内线,AME加速,RUS加速!啊,发生了剐蹭!”

  

颠簸转身即逝,RUS打开DRS,终于挤出了僵持久矣的局。他的盾牢牢的替他压在身后,无线电里传来青年人抑制不住的兴奋喘息,CN看着前方毫不客气的尾流,笑骂了句“臭小子”。

  

  

  

  

  

练习赛结束,欢呼未消的终点站里,排名第二的AME愤怒的甩开车门,提着头盔迈着长腿大步挤进ALPHA的车站。

  他压抑着自己血管里还在沸腾的血流。二号车的驾驶员刚刚下车,被异样的嘈杂吸引去了目光。男人摘下了头盔,散落开的长发还没来得及修整,周围围上来的队员就被AME粗暴的推开,金发青年咬着牙,狠狠一拳的挥向那张漂亮的脸。

  

  

  

  

  

  都有故事,都是疯子。

  

  评论区不收屁股哦!如果你喜欢请红心蓝手,能留下宝贵的评论更是我的荣幸!


评论 ( 26 )
热度 ( 1091 )
  1. 共5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