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痛本当饮

 all瓷预警


您将在本篇月更文中看到:


外冷内热酷帅大美人CN

苏俄父子夹心/米英兄弟夹心/法兰西扮猪吃老虎/南斯拉夫临场捡漏/塞尔维亚茶味冲天

全员恶人,牛头人剧情常有

剧情清水荤菜五五开,看前请准备好fg

人设完全崩坏,当个乐子看就行

勿深究



  

  

  

  3.

  

  

他一直藏身在这个靠海的城镇。

  

或许是某一日,冬天即将过去。今年的最后一场大雪洋洋洒洒的落下,普通的小屋,门铃被无声无息的按响。

  

“?”

  

已经习惯了颠倒日子的男人皱眉,看着屋外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道:“找谁?”

  

“找你。”

  

对方把帽子摘下来,深金色的短发和祖母绿的眸子,站在门外朝他露出一个熟悉的笑容:“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前辈。”

  

当年还在F2的时候,瓷遥遥的与这对双生子见过一面。

  

青训营里的孩子大都家世显赫,开车也颇为轻浮,不可一世,在赛道上横冲直撞,视规则如草芥。

  

那对双胞胎在赛道上遥遥领先,与弟弟高超的超车技巧不同,其中的哥哥却颇为沉稳,不争不抢,完美的从一场又一场的事故中抽身。ELF当时的领队乔伦留意到他的视线:“带一个回去当徒弟?”

  

“没那本事。”

  

瓷笑着拒绝了,低头点上了一根烟,“哥哥很稳妥,弟弟很亮眼,是两个好苗子。”

  

他们的交集也就仅限于此。被仓促之间翻出来快要过期的茶包摇摇晃晃的浮在水面上,英吉利嗅到廉价的茶香,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凌乱的室内,语气依旧温和,“我听说,你最近在地下赛道?”

  

“总要养家糊口。”

  

瓷把长发随意的揽了起来,“只要有钱,怎么都行。”

  

他这话说的像是个落班的风尘女。祖母绿的眸子贪婪而粘腻的扫过靠在不远处墙边的男人。他匀称的身体上只有一件松松垮垮的长裤和无袖衫,与包裹在密不透风的赛车服里不同,叼着烟的长发男人此刻透露出一种将要死去的迷乱。英吉利笑了笑,把杯子放下,“我也就开门见山了,前辈。”

  

“如果有一个可以回到赛道的机会,你会抓住吗?”

  

原本颓靡的身形一滞。

  

“ELF发掘了你,前辈。你走了之后,乔伦很伤心,ELF也几经转手,最后被威廉姆斯收购。”

  

他专注的看向那朵漂亮的即将枯萎的冷花,“ELF需要稳住目前的局势。”

  

“……什么意思。”

  

滚烫的烟头掉落在指尖,男人浑然不觉。

  

“您应该也知道,动力革新时代,所有第一批做出改变的样品,都会变成后来一批的范本。”

  

“国际车联这几年非常看重引擎规范。ELF需要做出进步,但我们不想变成别人的垫脚石。”

  

“我可以重新给你回到赛道的机会,但不是回到ELF。引擎的好坏除了机械师,最了解的就是车手。我们需要你成为我们的……底牌。”

  

果不其然,瓷没有说话。

  

那种雌雄莫辨的冷艳面孔上出现一种厌恶的疏远,他默默的放下手里的烟,“你要我在国际赛道上开黑车?”

  

“不用。”

  

英吉利好整以暇 ,“甚至不用上赛道,只需要……”

  

  

  

  

当象征着盛大赛事举办的礼炮冲向天空,各色的烟象征着不同的车队,观看席上人满为患,长枪短炮的摄像头齐齐对准出站口,站内,人工转播正在进行,解说员在解说席上就位,开启了这一年与往年截然不同的崭新赛季。

  

“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本年度开赛第一站……”

  

“好久不见汉斯。”

  

“好久不见斯塔汀。”

  

解说席上的主持人已经就位做着练习赛前的热场,“欢迎来到每周四的赛前练习直播,各位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们。”

  

“今年开赛最大的看点,ELF车队上周刚刚官宣今年启用新的研发引擎,作为新赛季威廉姆斯财团收购ELF车队的开年第一枪。新性能的引擎发力我们之前只在官方放出来的一个十几秒钟的预告窥见一二,不知道在真正的赛场上会有怎样亮眼的表现。”

  

“是的。那么作为老牌的几个车队,也是纷纷掏出了自己压箱底的配置来应对这次来势汹汹的动力改革。ALPHA自此去年RUS赛道翻车之后,主要职位变动很大。作为第一批尝试改装引擎的老大哥,今年也是一举搞出了一个很大的消息。”

  

直播镜头对准了人来人往的车队准备室。周四练习赛的赛道和周六周天下午的正赛用的赛道是同一条,一辆崭新的二号车正在站区检修。

  

“两年前拿下年度冠军的车手CN在经历过禁药风波之后也在今年重新加入了ALPHA。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今ALPHA的领队正是当年和他在赛道上斗的不相上下的死对头。”

  

“没错。”大胡子斯塔汀坐观好戏的拍了拍手,“两年前他还是ELF的中流砥柱。我记得当时在上海站,CN和CCCP两个人比赛中途产生的碰撞更是直接让他们玉石俱焚全部退赛。这才几年,兜兜转转又聚到一起去了。”

  

“……”

  

“视野怎么样?”

  

AME把注意力从正在放映直播的大屏上收回来,拍了拍自己的头盔,“还行。”

  

负责检修的机械师再三确认,AME向后转头看了一眼,刚刚穿好赛车服还没来得及戴头盔的英吉利低头和旁边的机械师说着什么。一个扭头的功夫,赛道上就已经多出了好几辆赛车。

  

“哇哦今年练习赛就已经火药味十足了!IDL率先出站,还是那骚包的基佬紫!”

  

汉斯夸张的大叫,“基佬紫不该是PM吗?一个车队两届车手全部是gay!”

  

“甚至还有一个在赛道上直接撞车表白来着!那个大胡子卷毛!……宾克斯……”

  

“是肯•尼斯!前年在赛道表白ELF的英格兰,结果转弯就被他一车头杠出赛道,在无线电里大喊“哦上帝的内裤!”。”

  

  

  

  

“保温袋呢?!路易斯!轮胎保温袋!”

  

南斯拉夫一把挥开碍事的摄像头,不远处的预备赛道上,长发男人已经带好了头盔,坐上了驾驶舱。漂亮的小0犹犹豫豫的站在旁边,怼怼手指:“那个……其实我一早就是您的粉丝,我知道当年那件事您是被冤枉的……”

  

“保温袋!”

  

南斯拉夫薅住小孩的后脖颈,“别在这撩骚了,保温袋呢!”

  

“呀,在A箱里的!”

  

“没找到!”

  

路易斯小脸苍白,小跑着进站了。南斯拉夫这才有空敲了敲瓷的车门,“哪里不合适的吗?”

  

“都好。”

  

瓷把护目镜推上去,看到四周一时无人,淡淡的看了南斯拉夫一眼,“你怎么会来ALPHA?”

  

当年南斯拉夫还只是ELF的一个普通学徒。瓷被禁赛之后,他一路跳槽加入苏维埃麾下,自此屡次在赛道上创下亮眼记录,成为了F1赛车里有名的机械师。

  

“谁给的钱多我跟谁。”

  

卷毛男人在衣服上抹了抹自己一手的机油,捏着手指把瓷无意间露出来的一小缕头发塞到了赛车服领口里,眨了眨眼,“跟你一样,逃不开钱。”

  

瓷笑了笑。

  

“该练的也差不多了,该说的也说完了。练习赛嘛,用不着太紧张,瞎跑跑透透气就好。”

  

“给你个建议,别上来就跟RUS靠太近。”南斯拉夫低声说,“那小子是个炸药包,指不定又要跟ELF那俩冤家杠上……”

  

“他不会的。”

  

瓷的视线落到不远处已经出站的红色赛车上,因为是复出赛,积分最低需要最后一个出站,即使是练习,车手之间也保持着集体默认的规矩。无线电里的苏维埃在向他确认将要到来的发车时间,护目镜落锁,世界顿时只剩下没有尽头的广阔赛道。

  

熟悉的引擎声和轮胎抓地的摩擦声,地下赛道没有那么高的热度和那么响的欢呼。象征着ALPHA的红烟从观众席一路吹散垄天彻地,车迷的尖叫在瞬间离他而去,他只听见自己时隔两年之后再次与引擎几乎同步的呼吸。

  

指示面板红灯亮起,引擎发力,赛道余温未降,无线电里传来苏维埃熟悉的玩笑话。

  

“……欢迎回来。”

  

  

  

“我的老天,反应时间ALPHA二号车破了1.23秒的起步记录。我们看到CN目前驶入二号弯,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意外的车祸,路面上碎片很多。”

  

“两年抹不掉一个车手的肌肉记忆,他超车了!本赛季也是阔别赛道两年之后,他重新拿下的第一个积分!”

  

解说激动的尖叫,“其实我之前一直没说,两年前我其实是ELF的粉丝!”

  

“嘿汉斯,冷静一下!”

  

“哦好的抱歉,哦哦哦,他又一次超车了!CN及其灵活的借助了弯道优势,迅速抢占内线!我的老天,这只是个练习赛!没必要这么杀气腾腾吧!”

  

你在装样子给谁看?

  

RUS咬紧后槽牙,脚下油门又踩了下去。速度提升之后转弯处变得没有足够的缓冲时间,烟蓝色的赛车迅速抢占内道。

  

“一号位的RUS和二号位的AME又开始了!老天爷,怎么突然都变得这么认真了,这只是个练习赛!”

  

“刚刚进场的CN已经连续拿下了三个积分!我们能够看到他的排名几乎以一种无法控制的速度迅速爬升。OHMYGOD!四号位的英吉利和旁边的IDL选手发生剐蹭,目前还在在等待判罚。”

  

“一号位和二号位齐平了!上帝啊,又是熟悉的人,又是熟悉的弯道。我们来猜猜今晚两方车队的机械师要不要……等等!谁能告诉我为什么CN已经从原本的十六号一路跑到九号位了?!”

  

  

  

  

  

  

再次重申,不是正经F1

规则全是我胡诌的,怎么爽怎么来。


  

  

  大家好我是解说员下楼

  请大力挥舞你手中代表ALPHA车队的荧光棒,跟我一起呼喊!

  “CN我宣你啊啊啊嫁给我!

    

评论 ( 26 )
热度 ( 1093 )
  1. 共5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