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联五】老头乐历险记2

前一章在合集里

说一下,这篇的cn人设与其他篇的不太一样。是个长的好看的非常健康的性格开朗的直率的腹黑大胸肌兔.



也没有很大吧就是胸围100,性别中间体我都写了我还怕什么





【抱头鼠窜】对不起爹但我真的很想看(被打)对不起爹但我真的很想看(逃走).




1



大夏天吃烧烤,除非是想头顶冒火。 


“老大爷”凉拖不知道怎么跑没一只,带着那根“打狗棍”黑着脸沉默着走回来。在他身后几米,头顶一只塑料凉拖的“金毛狮王”垂头丧气,看见那青着的眼窝就知道又一顿好揍。 


几个人停在了“老王烧烤店”门口,老板老王,不是隔壁那个老王。有古语曰:“小隐隐于山,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封建帝王早就没了不知道几百年了,二环边蹭蹭上涨的地价让这个看上去不过五十平米的两层小楼看上去像是个靠近市中心的风水宝地,这也让老王这个店主日益的仙风道骨起来。老王认识RUS,看见几个人站在门口就像看见了几把待割的韭菜,亲切的跑出来,“哎呀,熊哥!” 


老王其人出身山东,身高和西伯利亚的猛熊不相上下。为人豪爽,“老王烧烤店”之所以快要倒闭的原因就是有一次他心血来潮把茅台当矿泉水,导致几年都还不上帐。RUS被“拆尼斯见面礼”搞的有些不知所措,还没来得及想出对策就听见耳边又炸开一声惊雷:“哎呦!钟哥!钟哥怎么来了?!” 


瓷出门在外,知道他身份的人要么喊小钟要么喊钟钟,再远一点就是先生,叔叔,老大,大大咧咧喊哥的也就这一位。老王一颗拳拳赤子心颤抖起来,激动的跑上去不顾自己一手的调味料一把抓住瓷的手,上下摇晃:“钟哥来怎么不说一声?这次要我做啥?潜入美利坚炸掉白宫,还 是混进日本黑道烧掉靖国神社?!” 
 
他少年时背后纹过一只老虎,导致当年的精忠报国的时候落选,自此只能变成了半个gjzz军民解解眼瘾,但此人骨子里还是有些侠义风范的,一开始瓷没打算告诉他,结果这家伙对电视里的他印象深刻,一眼就认了出来,自此只要瓷一来,老王就恨不得把十八般武艺全都炫出来,只求能得到一个外派卧底任务为国解忧。 


老王:“钟哥看我!单手翻四十斤大铁锅!不掉一颗西兰花!” 


CN:…… 


老王:“钟哥看我!一分钟一个电灯泡!不管串并联通通搞定!” 

..
CN:……… 


老王:“钟哥看我!三分钟杀羊拔羊皮!不留任何羊下水!” 


CN:…… 


老王:“钟哥看我!……” 


CN眼疼的抬手:“……行了行了,给你个任务。” |


他这任务给的匆忙,也给的莫名其妙。但老王啥都没问。CN薅着不愿意吃路边摊的AME走进来,看了眼焕然一新的一楼:“王哥,装修啦?” 


“我不要吃这种贫民专属!” 
小孩在后面闹变扭,他说的英语,老王没听懂,“对,钟哥,这是……” 
“哦,这个是联合国楼下一只外国洋狗的意识体。他成精了,怪可怜的,我把他带在身边调教。” 
“嚯!那这得是个大金毛呀!” 
老王激动的上手就要摸,这年头,国家意识体都有了,狗成精算什么稀奇事?AME听不懂但也知道这老东西又坑他了,呲牙咧嘴,“你又说我什么坏话了?……唉唉唉别摸我头发!刚做的造型!刚做的!” 
他当然敌不过中国人民朴素的热情。被摸狗似的把头上的金毛呼噜一通。法兰西颤颤巍巍的走进来,许是刚刚脚被掰的不太熟悉,几步路走成了顺拐。老王好奇的往他们几个人身上看,“钟哥,那这二位呢?” 
“三体人,过来勘探地球的。” 
瓷挑挑眉,故弄玄虚的树了食指,表情神秘。老王是个上道的,当即知道有些不该问了,赶紧去后厨端菜去了。 
“好热。” 
英吉利把惨死的西装脱下来,露出里面价格不菲的文绉绉的衬衫马甲。瓷带着他们上了二楼,乱七八糟的装修材料带着浓浓的甲醛味,美利坚被熏的又要狗叫,被瓷一把捏住嘴巴,后者反手摸开墙上的开关,咔哒一下,一扇镜子就往两边拉开。 
这是什么密室情节。 
绑架了四个人的劫匪先生抬抬下巴,示意他们四个人进去。 
英吉利:沉默 
法兰西:沉默 
美利坚:“你不会是要杀人吧把我们囚禁起来这样那样然后趁机赤化全球统治世界巴拉巴拉巴拉……” 
瓷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轻轻开口:“里面有空调和可乐,真的。” 
“啊啊啊啊好耶!” 
金灿灿的美利坚一个跳起遁入黑暗之中,只听见一声尖叫和落水的声音,此后再无声响。 
瓷又把视线投向另外两个人。 
英吉利摆摆手:“我觉得吸甲醛挺……” 
他一个转头,伤患法兰西一声尖叫已经被劫匪大爷一脚踹了下去。英吉利摸了摸自己同样价格不菲的西装裤子和切尔西皮靴。 
“……别踢,我自己来。” 
劫匪大爷抱臂点头。 
英吉利小心翼翼迈出一步先观望一下,上身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就被后背一股大力推了进去。黑暗之中是一条长长的滑梯,他尖叫着抓进自己的裤子希望不要弄脏太多面积,下一秒就落到了水里。 
英吉利: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没弄脏吧!一点灰没有不是?!” 
瓷在上面止不住的窃笑。是很干净,没有什么比水更干净了! 
干净的他英吉利一身都要打水漂了! 
劫匪大爷笑够了,悠悠然看向站在入口的最后一个顾客,“怎么,也要我帮忙?” 
RUS摇摇头,“我想最后一个下去。” 
“行吧。” 
瓷挑挑眉,抱臂晃到滑梯黑黢黢的入口,“那你下来的时候记得把……我靠!” 
他话没说完,两个放在滑梯上的脚腕就被黑暗里突然的两只手分别拽住。冰凉的皮肤像是两条蛇,吓的男人不自禁开口一句国骂。那股脚腕上的力把他往下拽,RUS察觉不对想要拉住他,却重心不稳一头栽进男人怀里,两个人成了一个“互”字形,四仰八叉的一起下了滑梯。 
瓷的脚腕有力且并不纤细,但却被那只手正正好好的把握住,他一时不设防,这才被躲在水池下面的美利坚抓住。RUS的脑袋摔倒时候正抵着他的胯,这尴尬的姿势还不算完,老王修这个水上滑梯的时候本就是单行道,窄的很。 
现有一道数学题,已知,瓷身高184胸围100,他的胸对着RUS的宽肩,约52cm,两个人并不重合,略微并排,滑梯隧道标准直径目测约70cm,两个大老爷们要用怎样的方式才能一起滑出来? 
英吉利从水里扑棱出来,看着滑梯口两根摇摇欲坠却死活下不来的“面条”,诧异的问:“你们俩在里面干啥呢?……69?” 
“收一下你龌龊的思想大英同学。” 
瓷上半身停在滑梯管道里,义正言辞的声音闷闷的回响。他晃了晃悬在半空的两条长腿,脚丫子徒劳的勾了勾,人字拖“啪嗒”一声掉进池子里:“如果在重来一次,我一定适度健身。” 
“啊?” 
坐在泳池边左右摇晃脑袋里的水的法兰西没听懂。 
“如你们所见。”瓷深吸一口气,“我跟RUS,卡住了。” 
 
 
2. 
有点尴尬。 
AME从靠近滑梯口的高台上蹦下来,肉眼可及的得瑟。他“大仇得报”,一蹦一跳的走到岸边。被卡住的RUS也不急,看见他那个鬼样子心里门清,肯定又是这小子搞的鬼。 
上半身悬在外面的RUS依靠他优越的腹部肌肉做了个反方向的腰部迁伸,反手比了个中指。 
“要不要我帮你拽下来?” 
AME心怀鬼胎,扑通一声跳进池子里。先下来的几个人身上都湿透了,英吉利面上黑沉沉是但也知道轻重,自暴自弃的把沾了水的马甲和靴子往岸上一丢,慢吞吞的也游过来。法兰西好不容易爬到岸上,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看了眼池子,“我就不过去了哈,给你们加油助威。” 
两个人半掉不掉的悬在半空中,瓷在一片漆黑的管道里,脸庞贴着的管壁都要被他给捂热了。他吸吸鼻子,突然觉得一只冰凉的手附上了自己因为摩擦失去衣服覆盖而露出来的腰腹,警惕的喊:“……干嘛?!” 
“帮你拽下来啊!” 
“你拽就拽,摸我裤衩腰带干啥!” 
“要找个最省力的受力点。” 
从犯英吉利为了报“内裤边”之仇,此刻也变得不讲武德起来。因为视线被屏蔽掉,下半身什么动作都能感觉的一清二楚。这两个混蛋对着他的大裤衩虎视眈眈,瓷连忙用变扭的手拍了拍RUS的大腿,“帮忙大毛!帮忙!” 
他脸上贴着的“管壁”一震。 
瓷:…… 
这是管壁吧?这应该是管壁吧?我们俩姿势应该没那么暧昧吧?怎么可能吧?太尴尬了吧?这什么鬼啊?干脆别出去了,或者直接密室杀人先把这几个豆沙了再说! 
岸上的法兰西不在状态:“你们要不要先把RUS救下来?他好像大脑充血了!”
呵呵。 
大脑不一定充血,别的地方充血了差不多。 
被困在管道里面“🐔”思过的瓷僵硬的再也不敢动自己的脑袋。 
“先把我拉下来。” 
RUS终于出声了,“我要中暑。” 
饶是池子里的救援“旺旺队”们再舍不得瓷那悬在半空的细腰长腿翘屁股大裤衩,人命当前生死攸关,还是手忙脚乱先去把RUS薅了下来。管道孔一空,瓷“噗通”一声砸进水里,冒出头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裤腰带打了个八个活扣的死结,确保自己绝对不会有“漏腚之灾”。 
然后,他重新潜到水下,找到了自己失散久矣的两只拖鞋。 
“今天中午吃什么?” 
英吉利湿漉漉的躺在水池边上,打量着这个半封闭的小屋。老王烧烤店下被改成了一个斜上坡的地下园林,他们几个人落下来的地方正好在园林正中间的泳池里。地势呈现缓慢的上坡,尽头是一扇巨大的朝天窗,承包所有采光和通风。 
“厨房里也许有食物。” 
看着RUS轻车熟路的走进不远处的开放式厨房,英吉利有些吃味,“你经常来这?” 
“三四次。” 
银发男人从路过的嵌入式壁柜里找出几条干净的毯子,一人一条丢过去,“左边右拐有换衣间,里面有干净的新衣服,换了衣服再坐沙发。” 
他抬手,一阵金色的风呼啸而过,头上多了一条干净的浴巾。他再抬手,在黑色的风紧跟着高举着拖鞋狂追而来的时候,一把将人从头捂住困在自己怀里,语气与刚刚的冷淡截然不同,“好了,把身上擦干净。” 
瓷在浴巾里扑腾,还不忘把手里的拖鞋一只接一只的砸出去。人字拖秉承主人意志,破风而去,精准的一只砸到AME的脑袋,一只砸到AME的屁股,终于结束了已经绕泳池四圈的拉力赛。 
“WTF!” 
AME吃痛的捂住自己宝贵的两半屁股,控诉:“我还没来得及拽呢!再说了,英吉利也拽了啊!” 
瓷从浴巾里冒出头来,咬牙 呵呵,“我信你个鬼!把你的爪子剁了再给我说话吧!” 
 
 
 
 
 
 
 
 
 
 
阿美莉卡怪声怪气:钟钟~钟钟你在哪呢钟钟~.

Cn:抽平底锅


评论 ( 9 )
热度 ( 331 )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