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联五】老头乐历险记(上)

  四个老外加一个穿着凉拖的东道主,终于在交警的眼皮子底下开上了老头乐。

  全员单箭头(实际上是有人装不知道),缺德文学,不喜勿入

  

  

  

  

是日,天大晴。

  

靠近赤道就是不一样,三四月刚开春的季节,小美同学已经穿上了大裤衩,踏着凉拖带着遮阳帽和墨镜蹲在路边的树荫里,手里拿着因为高温快要报废的爱疯手机。

  

微信群:相亲相爱一家人(5)

  

世界灯塔:@最爱小钱钱 什么时候来?我要热化了。

  

我叫小钱钱:(图片)在给轮胎打气,勿犬吠。

  

世界灯塔:嘶,毛子,你是不是被盗号了?!

  

最爱小钱钱:(图片)在给轮胎打气,勿犬吠。

  

仰望星空派:真的不要我开车过去吗?

  

法兰西玫瑰:@最爱小钱钱 为什么你们家轮胎打气只要一个长管打气筒就够了?这不是汽车吗?

  

最爱小钱钱:五人座,不拥挤。且有空调,且四个轮子,且能够安全驾驶,莫要担心咧。

  

实在是不能不担心哇大锅!

  

这样一个天气漂亮的日子,美利坚抱着对于东方大国的最后一点信任,选择了同意来到瓷家度假的提案。俗话说,不跟儿子一心的爹妈不是好爹妈(英法举刀追杀),美利坚这小子一来,英吉利法兰西也立刻跟上,东道主老中乐的不行,他最爱挣这几个怨种的钱了,当即一拍大腿,“我当导游你们掏钱”的租了车定了景点。

  

只不过,今天第一天,车还没来,景点也没消息。

  

法兰西来了电话,小美蹲在路牙石上慢悠悠打了个哈欠,他嘴还没合上,就被那边的声音吓得下巴差点脱臼,“AME!你人在哪呢?”

  

“你人在哪呢?!”

  

刚刚在城中村入乡随俗的烫了个自来卷,滚滚热浪中的“金毛狮王”反问回去,法兰西声音在电流声中不甚清晰,能听见那边敲锣打鼓的背景音,“我在广场!广场!这里全都是人!还有人在唱歌!”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大白天过来热场子的广场舞曲窜进AME耳朵里。苍茫的天涯不是他的爱,天涯太热啦,他现在只想一头栽进空调屋和冰可乐的怀抱里。

  

AME发了个定位过去,拢了拢自己自动发热的反光头发。他顺着慢慢挪动的树荫找了个地方蹲下,继续锲而不舍的给瓷打电话,还是没人接。

  

AME自己嘀咕了一声,不情不愿的开翻出俄国佬的号码打过去。果不其然,对面立刻接通了,东方人的声音如炎热中的一汪清泉,一无所知的“喂”了一声。

  

“你手机被毛子偷了。”

  

AME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俄国佬那孙子又把你手机换了,你现在拿的是他的手机。”

  

深知头号情敌心机操作的AME选手实在是瞧不上这个西伯利亚猛熊的小家子气行为。他总是打不通瓷的电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RUS一有空就会把瓷的手机换走,美其名曰坦诚相见,看看对方的通讯录。实际上就是害怕CN背着他跟西方搅在一起……虽然早就已经各个层面上的搅在一起了。

  

瓷皱了皱眉,下意识的看了眼手机外壳,果然不是自己的。他往旁边看了眼,三蹦子后座还没有人,宽敞的要死,结果这粘人的熊皮膏药死活要跟他挤在驾驶座。

  

RUS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小动作又被发现了,赶紧扭头往窗外看风景。

  

“我知道了。”瓷只能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你干嘛?我要先去接英吉利。他住的宾馆到期了,被连人带包丢了出来流浪街头呢。”

  

“你先来接我呀!”

  

AME委屈又愤怒,“我都蹲在这半个小时了!”

  

“你再蹲会儿,促进排便。”

  

瓷面无表情的冷漠拒绝,顺带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把RUS摸到他大腿上的熊爪子拍开。老头乐开不了太快,便宜皮实的车载小风扇呜噜呜噜的吹,即使这样,瓷是额头上还是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他不顾AME的抗议,心狠手辣的挂了电话,把手机丢了回去。RUS装乖的把瓷的手机悄无声息的还回去,正在开车的东方男人搭眼一看,果不其然,挂了十几个电话。

  

“什么时候换的?”

  

“你弯腰给轮胎打气的时候。”

  

RUS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是第一次,肯定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能有二十几层楼高的安全感在这人身上都得变成一张白纸,眼见着对方因为事情败露又要变成EMO熊,瓷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语气柔和下来,“给我擦擦汗吧。”

  

他把脑袋往RUS那伸了伸,算是另类的“不计其过”,偏心偏的明目张胆。老头乐低调的开到五星级酒店下面,负责对接的高级门童看着这慢悠悠晃过来的四轮车有些不知所措,带着白手套的手拿起又放下,诧异的往驾驶室里看。

  

瓷立刻拉上了两边的车窗帘。

  

老头乐长的和出入这里的高级汽车大相径庭,但是秉持着不要用有色眼镜看人的思想,他们还暂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站在门口久矣的英吉利一时还没有看到他们,英国绅士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脚上一双蹭亮的高级定制切尔西,正皱着眉头打电话。他看见缓缓行来的近乎像个正方形一样的老年代步车,正纳闷的想现在中国的有钱人都这么低调了吗?不一会,熟悉的电话铃声从其中响起。

  

“……”

  

英吉利沉默了。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来祝你……”

  

他在喜庆的BGM中缓缓吐出一口气,终于在炎日之下拉起了行李箱。涂着青苹果颜色的小正方形四轮车看上去挺可爱,后车窗甚至还写了“专车接送孩子上下学”几个大字。

  

英吉利完美的避开了他。

  

“唉唉唉唉?”

  

瓷按喇叭提醒他,脚踩油门跟了上去。等到了酒店外人少的地方,直接摇下车窗开始喊话:“宝贝大儿!怎么不上车啊!”

  

“这天这么热,你还穿的这么厚。”

  

长的跟二十几岁的小年轻一样的老大爷扯着嗓子装憨卖傻,“不怕中暑哇!我车里有空调!”

  

“我都看见你挡风玻璃前面的电风扇啦!”

  

英吉利被气的哭笑不得,拉着行李箱扭头凶凶的怼了一声。西装革履的精英绅士保持理智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斩钉截铁道:“我,不,坐,低,于,我,身,上,衣,服,价,格的,车。”

  

“呀呀呀呀呀你这是鄙视!”

  

“我只鄙视骗子!”

  

二人在大热天口头交锋几句,瓷愤愤拍桌,朝旁边银发毛子使了个眼色。二人默契的从两边下车,对付一个英吉利很简单,你只要把他文绉绉的眼睛一摘,一人臂缚,一人抬脚,直接把誓死不从的英国老绅士丢进了后座。

  

“你们这是绑架!毫无人道主义!是欺骗!”

  

“偷偷摸摸入境还想风风光光旅游?!”

  

黑发男人终于露出了他“猎强”的本色,人高马大的堵在后车门狞笑,阴影把瑟瑟发抖的英吉利全罩进去,“哼哼,你最好再大声一点,把你们家首相喊过来咱们几个都得完蛋。”

  

后知后觉上了贼船的英吉利果断萎了。

  

意识体的这次小聚会,五个人全都是翘班偷跑。

  

所以他们没车,就连经费也是西边这几个怨种的私房钱,被瓷花言巧语的“争(qi)取(pian)”过来,搞的这么一出。尤其是不能被发现,一旦暴露估计全部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各挨各禁闭。

  

“强盗司机”重新做上驾驶座,把四个车门全部落锁。英吉利还想从那没他肩膀宽的小窗户里翻出去,被瓷眼疾手快的薅住了裤子后腰,只能捂着被迫露出来的“日不落”闷骚内裤边惊叫着坐了回去。

  

“开车。”

  

瓷用脚碰了碰RUS,决定全身心当个绑匪,时刻监视人质动向。他身子柔,这么点小空间能前座硬生生寄到后面去。这三蹦子……哦不,老头乐本来就是“接孩子上下学专车”,后座根本没多大点地。人质先生被绑匪先生的胸口来了个贴面礼,手感极佳的成年男人的胸肌隔着一层夏威夷风的衬衫跟英吉利腮帮子打招呼,招呼的绅士先生红了脸热了耳,原本一脸的嫌弃的表情都淡了一点。

  

“骗子。”

  

英吉利人是老实了,嘴还在小声嘀咕。有着大胸肌的“绑匪先生”笑了,露出那爽朗的笑容,这笑容只有有人上了他的贼船才会有。瓷拍了拍旁边西装裤里的紧实大腿肉,把英吉利拍的呲牙咧嘴闷不做声,“我哪里骗你了?俗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看你们每次到我家,我不是用解救人质的规格迎接你们啊?!再说了,这车怎么了?四轮,五人座,有空调,安全驾驶!”

  

他从电风扇指到了前面开车的毛子,自己觉得“安全驾驶”可能有点心虚,糊弄鬼似的闷笑两声。赶紧转移话题,“你看看,法兰西和AME那小金毛我都没接,我先来接你,你这规格,那不还是顶尖的。”

  

“我信你个鬼。”

  

英吉利扭过头不再看他。瓷这才发现这人竟然一脖子汗,尤其是脖颈和耳朵红的像是蒸熟了。他拿着卫生纸的手还没贴上去,这老绅士就跟被电了似的拢着西装外套缩成一团,面红耳赤的缠声道:“你你你你你干嘛?!”

  

英吉利视线先是落到东方人那种雌雄莫辨的漂亮面孔。那双漂亮的扇形丹凤眼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尤其是因为姿势前倾导致敞着领子的衬衫往下坠,露出里面健康小麦色的胸肌腹肌。

  

“唉唉唉唉唉唉?!”

  

RUS猛地刹车,就听见后座惊讶的抽气声。英吉利捂着鼻子把瓷推开,从指缝里露出了艳红的液体。

  

“这天都热的孩子流鼻血了?!”

  

瓷大惊,赶紧把卫生纸给人递过去。英吉利慌不择路的先是去抓他伸过来的手,又后知后觉的怪叫一声撒手去拿他手里的纸,自己捂住鼻子,用手背抵着靠过来的黑发男人:“你你你离我远点。”

  

“啊?”

  

“下次别穿那么宽松的衣服……”英吉利话音未落,又想起这人上次穿的紧身黑色打底,鼻血留的更凶了,“也别穿太紧身!总之,总之把自己捂的严实点!”

  

“大热天的我捂那么严实干嘛?”

  

男人反问。老大爷搞不懂绅士国家遍地是gay的那些弯弯绕绕,只觉得这人越发奇怪起来。

  

  

  

  

  

  

车子一路晃晃悠悠的又开进居民广场,楼下的一大片阴影里,一群老大妈正在排练。扎着小揪揪的法国男人完美汇入其中,饶是在他自己家都没那么受欢迎过。

  

瓷不好露面,只能继续给法兰西打电话。

  

大妈队伍大头的是一个卷发时尚老奶奶,王大妈属于街道办的老领导,本次艺术节,她正愁着排练人数不够走位走不起来。恰逢小老外懵懵懂懂的拉着行李箱误入街道口,二话不说操着一口浓厚的当地方言,把人拉过来站队帮忙。

  

“王姨,门口那车是不是来接这小老外的啊?”

  

同组的阿姨提醒。王大妈摘下老花镜,遥遥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长的顶好的灰眼睛小老外,摆了摆手,“谁家接人用那老年代步车,街坊邻里吧,开不进来了。”

  

她自个嘀咕一声,继续开始排起队伍来。法兰西手机跟AME打电话打的恰巧没电,瓷皱了皱眉头,自己下了车。

  

不多时,王大妈就见从那“青苹果”上下来一个肩宽腿长的年轻人,穿着件花花绿绿的衬衫,大裤衩腰带也没系,脚上一双沙滩凉拖,牛逼哄哄的带着副遮了大半张脸的墨镜。

  

“这谁家儿子啊,挺帅的。”

  

“怎么不能是女婿,再帅也跟你们家没关系好吧。”

  

“嘿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我打你哦。”

  

被一群大妈另类绑架的法兰西看着远远走过来的瓷,就差流眼泪了。他被一堆陌生大妈当人形摆件似的摆弄来白弄去,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手机还没电了,简直不要太惨。

  

“CN—”

  

阳光从小巷头头正好直射的阳光打在男人背上,逆光而来的格局活像从天而降的超级英雄。只是这英雄还没走两步就被自己大一码的拖鞋办了个踉跄,颇有些烂泥扶不上墙的意味。

  

王大妈听着被挟持的小老外撕心裂肺的求救,当即建立起了十二般的防备心。瓷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墨镜,看见表情各异的大妈们友好的笑了笑,“阿姨,我来接我朋友。”

  

“你朋友?”

  

王大妈挑眉看了看法兰西,又看了看站在他面前戴个墨镜笑的灿烂的小伙子。眉头越皱越紧,正当瓷以为对方不愿意放人将要发飙的时候,王大妈一改面色,喜笑颜开的一把拉住他的手:“哎呦这顶好的帅小伙,我本来觉得这小老外就挺帅的了没想到这还有个更帅的。你告诉阿姨,有没有女朋友啊?阿姨这里一大把漂亮姑娘,要不然给你和你朋友介绍一下啊?”

  

眼瞅着瓷要被拉进人堆里,RUS急忙下了车。后座英吉利不知道发生了啥,也从车窗探了个头出去。

  

“那还有嘿!那还有俩!”

  

“抓住他们!”

  

“?!!”

  

眼神极好的大妈们一拥而上,纷纷涌向停在巷口无辜的青苹果老头乐。银发毛子目瞪口呆,瓷挣扎着扭过头去,一把拉住法兰西的手腕,挣开人流拔腿就跑。

  

“开——车———!”

  

他这一嗓子吼出来末世丧尸来袭的架势。在战斗民族也抵不过中年大妈们的嘘寒问暖,RUS手忙脚乱的坐上驾驶座,连忙倒车后退。老头乐吱呀吱呀的“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瓷拉着被挤成鸡窝头的法兰西成功超越一众居委会天兵天将,手忙脚乱的把人塞进后座。FR此刻像极了一只尖叫鸡,屁股还没碰上后座的坐垫,就已经被瓷一巴掌塞了进去。

  

英吉利被挤的紧贴着车窗,眼镜都要变形掉到地上。他鼻血还没止住,千防万防不要沾上鼻血的定制西服全被法兰西一手汗烙上了五个爪印。快要超载的老头乐被RUS一脚油门踩下,瓷还没坐稳,整个人直接载进RUS怀里。

  

他屁股坐在RUS两腿之间,两条长腿憋屈的锁在驾驶座和车门的缝隙里。RUS握着方向盘的手正好揽住他的后腰,姿势有点暧昧,瓷恍然不觉,劫后余生的吐出一口气,从RUS肩膀上往后座看,问道:“没事吧?”

  

“你说……有没有事?”

  

英吉利咬牙切齿的想要把法兰西推开。只可惜后者上车的时候姿势就不对,此刻更是直接卡在了后座空间里。瓷想坐起来看的更清楚些,却被RUS一把按住后脖子,冷面司机表情有些不对劲,目不斜视的开着车,低声道:“别乱动了。”

  

……

  

  

  

姿势是有点危险哈。

  

瓷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越发觉得自己屁股旁边温度越来越高。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大气也不敢喘了。四个人各有各的憋屈的终于逃离了大妈们的魔爪,车刚停稳,瓷就像是兔子一样一股脑起身冲了出去。

  

他把后座的门拉开,法兰西面色痛苦的捂着自己小腿:“骨……骨……骨骨折了……”

  

“别瞎说,抽筋而已。”

  

瓷摸了两把,手上使了个巧劲,把法兰西捏的一声哀叫。不远处,蹲着已经吃了第八碗冰淇淋的小金毛看到熟悉的同党们,先是不敢置信的揉了揉墨镜下的双眼,然后惊喜的站起来大喊:“喂——哥们!我在这!我在这!”

  

谁在狗叫?

  

瓷诧异的往后看,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法兰西虚弱的跌到瓷身上,“你们家太可怕了啊,太热情了,我想跑都跑不了。”

  

“到底是不想跑还是跑不了你自己心里清楚。”

  

瓷提着他衣领把人抓走,抬手去接自己口袋里响个不停的电话。AME急眼了,几十米的距离就是不能自己走过来,反倒先打电话发牢骚:“你竟然先去接法兰西都不来接我!”

  

“这不是让你促进排便嘛。”

  

“我信你个鬼!”AME尖牙利嘴的怼回去,“你们这是孤立,是有预谋的欺骗!”

  

他把手边厚厚一摞的冰淇淋盒子丢到垃圾箱 ,埋怨道:“你知道我这几小时怎么过的吗?我又冷又饿……”

  

“今天平均气温28度……”

  

“我就是冷!”

  

AME跳脚,“我管你平均气温不平均气温的,你就是对我不重视……”

  

“好好好好好好好。”

  

瓷举着手机翻了个白眼,知道AME一旦演起来短时间内是不能善终的。他歪着脑袋架着手机听他发牢骚,走到后备箱开始不知道扒拉起什么来。

  

法兰西好奇的凑过去:“找啥?”

  

“肉包子。”

  

瓷毫不心虚的答道,又朝电话那头喊:“别跑啊,你站那别动哈。”

  

“不动就不动,谁动谁小狗!我告诉你你这个骗子,我下次,下下次,再也不要……啊!”

  

瓷从后备箱抽出一根伸缩铁棍。

  

“老大爷”敲了敲车轮胎,满面“慈善”的打着电话朝空气里挥了挥,似乎是在看顺不顺手。AME咽了口口水,站在几十米开外,颤声道:“你……你……你要干嘛?”

  

瓷没挂电话,闻言露出了阴岑岑的笑,“那当然是……”

  

“送你去天堂旅游啊!”

  

他举棍而起,速度极快的朝AME而去。惊慌失措的金毛狮王抱头鼠窜,刚刚在电话里成篇的屁话再也放不出来一个。英吉利看着不远处一追一逃哇哇乱叫的两个冤家,“啧啧”的感叹了两声,听见老头乐“滴滴”的关门声,问道:“在这停?”

  

RUS指了指路边一家不起眼的烧烤店,“瓷说,今天中午在这吃饭。”

  

  

  

  

  

  瓷:孽障!你爷爷来喽!

不要屁股不要屁股哈哈哈哈哈都比屁股强!!

评论 ( 12 )
热度 ( 640 )
  1. 共3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