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机械苦痛掉落番外

  •单纯以为一张色纸搞出来的一篇文

  •我是长期鸽子选手

  

  

  莫玉台基地的格斗最高纪录还是二十年前。

“啥?”

法兰西擦着手里的实验仪器,“你不会以为第一是南斯拉夫吧?”

此时已是同盟历二十八年,瓷作为元帅上台的第二年。

能认识南斯拉夫的都是些旧人,AME也只是在英吉利嘴里听说过这个名字。旧相框里的高大男人留着卷发,金色的耳环他熟悉得很,现在就挂在瓷的脖子上。

看上去就很不好惹。

“基地的机甲格斗课的教官难道没跟你们讲过吗?”法兰西纳闷,把花里胡哨的试剂放下来,“二十年前,南斯拉夫的成绩虽然的确傲人,但也只是第二而已。”

“第一谁呀?”

过来听墙脚凑热闹的新兵好奇。法兰西指了指新换的同盟历,设计部为了让纸质的古早日历卖的更好,特意去问他们美丽的元帅大人申请拍了几张照片。瓷这个人不习惯笑,就算摄影师拼命暗示,表情只会越来越僵硬,在镜头面前像个直挺挺的干尸,哪里还有在机甲上所向披靡的状态。最后还是摄影师哄骗,说拍摄结束,才照了一张男人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自然状态。

“瓷?!”

“元帅?!”

“偶像?!”

法兰西被这一群人吼的脑子要报废,道:“不会吧?你们不会看这家伙长的一脸温柔善良眉清目秀,忽视了他是一个人一架机甲能够对付一个怪兽的可怕肌肉怪物吧?!他当年可是个想要把同盟炸掉的恐怖分子!”

AME目瞪口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他回想起昨天自己又犯贱去勾搭换衣服的元帅大人,后者轻轻松松的一把抓住他的后脖颈。他越想越凉,越发觉得自己还活着是个奇迹。

AME同手同脚的走出实验室,后面人还在叽叽喳喳的问着元帅大人的私密内容。从身高三围到性取向,哦,性取向不用问了,人家已经处于恋爱期了。路过的RUS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径直推开门进去,对着人群包围圈里的法兰西道:“我来拿凝固剂。”

像是打开了什么奇妙的开关,法兰西的脸瞬间一变,“什么情况?训练场的移动靶又被人拧掉了?”

“后勤罢工了,不愿意再修。瓷……元帅要我来你这拿凝固胶,他要自己修。”

元帅还会自己动手修移动靶?!

元帅出现在了训练场?!

那可是元帅!

那可是每天处理着同盟堆积如山的公务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为人民谋福祉,后备新娘团可以绕蓝星几十圈的元帅哇!

新兵们一哄而散,纷纷表面上各回各家,脚底攒了劲往训练场冲去围观。RUS注意力被法兰西桌子上的新台历吸引了,拿起来对着那张活似大型证件照的封面看了半响,法兰西还在翻箱倒柜的找凝固剂,只听见“刺啦”一声。

RUS把封面给撕了。

“你……”

可怜的白大褂法兰西先生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憋死,“你没有新发的日历呀?你撕我的干嘛?!”

“没有。”

RUS说的脸不红心不跳,“后勤部没给我发,说是被瓷扣下来了。”

“那你问他要呀!”

“他不给。”

RUS面无表情的怼回去,这时候乖的像是个幼儿园小朋友。红底证件照被他塞进怀里,又从法兰西位置上拿起早就已经找到的凝固剂,“不用找了,就在桌子上,我走了。”

法兰西目瞪口呆。

感情这小子早就找到了,调虎离山就为了撕个日历是吧?!

莫玉台训练场目前属于装备革新阶段。

这事情一开始是早就向同盟申请过,但最近资金才到位。穿着军礼服还没来得及脱下来是元帅大人站在训练场中央,脚边还掉着一个又大又重的铁脑袋。

外套被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观察席,瘦高的男人剪掉了曾经的长发,穿着一件白色的收腰衬衫,身形利落的从外骨骼装甲上跳下来。军靴落地发生清脆的声响,英吉利坐在一边看着最新的战斗数据,表情不太好看。

“右手的数据不太好。”

英吉利调出一行数据,“旧伤的影响不可逆,能避免尽量避免。”

“慢了多少?”

男人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脸颊上漫上一层漂亮的绯红。他抬头喝了口水,晶莹的液体从下巴缓缓略过凸起的喉结和脆弱的锁骨,最后藏进只解开一个口子的领口。

“…三秒。”

英吉利的声音干巴巴的,瓷有些纳闷,又觉得自己胸口有些凉,下意识的想要再解开一个扣子。

英吉利坐不住了,猛地站起来抓住他的手。

“我看要不我们别训练了去洗个澡吧反正今天天气也很好明天天气也不错……”

瓷眨眨眼,歪了歪脑袋,“为什么?我的右手应该只是长期没有训练有些退步,再练一会说不定就会好的。你的脸怎么了?发烧了吗?”

他把手背贴上老战友的额头,“有点烫,不是吧英吉利,陪我出来训练半小时就发烧了?你这有点太拉了吧。”

英吉利百口莫辩,直着舌头卷着舌头说不出一句话。他的手下意识的扣上男人的腰,颇有些狗急跳跳墙的悲壮感,“行行行都行,赶紧跟我回去换衣服,你也不怕冻感冒!”

长期室温24的基地无声背锅。

“不是,你到底怎么了?”

瓷被他抓着手拉到角落,英吉利把那该死的白衬衫扣到最顶上一个口子,外套被他亲自伺候的给丝毫不在状态的元帅套上。二人刚想要踏出训练场就被走廊尽头的震动声吓了一跳。

“什么东西?怪兽入侵了?!”

英吉利摸到自己口袋里的对讲机就要摇人,走廊那边,男人女人的尖叫呐喊掀翻一切,“元帅大人!元帅大人!!”

“亲爱的元帅大人!!等等我们呀!!”

“元帅大人!!我们新娘团等您好久了!!”

瓷震惊。

瓷无措。

瓷被英吉利又拉进了训练场。

莫玉台并不是封闭状态。实际上,作为元帅大人最常出现的基地之一,这里每年都属于开放状态,接待大量记者和追星族。只不过瓷每次来都很低调,消息基本不会泄露,谁知道这次会搞出那么大阵仗。

一群人乌压压的就挤到了训练场门口,隔着一层铁围网火热的伸手想要跟瓷亲密接触一下。其中还有不少刚刚到基地的新兵,男的女的两眼冒星的死命呼喊:“元帅!!元帅!!我们誓死追随元帅!!”

瓷被英吉利拉到视觉死角,缓缓的叹了口气。

“现在还想再练吗?”

英吉利问。

瓷摇头。

“我联系了几个带队士官,让他们过来把人带走。这些人经常这样,一听见元帅的风吹草动就跟发了疯似的。”

“挺累的。”

瓷想了想,“要不我出去跟他们接触一下,让他们下次不要这样了。”

“你怎么不跟怪兽说今天我不打你明天你别来伤害我?”

英吉利怒锤瓷的肩膀。

元帅大人立即熄火待机。

然而他电话还没打出去,那边又有了一个主意。这次瓷学会了,不问还在打电话的英吉利,拿起自己口袋里的手帕蒙上脸就走了出去。

“你去哪!”

英吉利低喊,对面人恍若无闻,敏捷熟练的跳上了用于训练的外骨骼装甲。场外的众人只见从阴影里慢慢走出来一肩宽腿长还穿着军礼服的蒙面帅哥。在与外骨骼匹配之后大声道:“你们谁想见元帅?!”

“我!!”

不知道的以为在开演唱会。

机械手臂伸长打开了原本锁上的训练场大门,蒙面人指了指不远处停在那里的十几台单人机甲,语气颇有些青年人的张扬。

“上机甲,打赢我就让你们见。”

评论 ( 22 )
热度 ( 892 )
  1. 共29人收藏了此图片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