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

  •激情短打

  

  

  

  

  

  “如果老秦再活五百年,这世界就不需要英语了。”

  

  

  

  

北京放下手里的新概念,揉了揉自己酸痛的太阳穴。他转头一看,老大还在带着那薄薄的金丝眼镜,盯着自己面前的英语书微微皱眉思索。

  

你以为意识体一生下来就会多国语言吗?

  

放屁!

  

北京默默的叹了口气,两个肩膀垂塌着从沙发里站起身,满脸痛苦的伸了个懒腰。一起学习的其他几个兄弟姐妹睡的睡摸鱼的摸鱼,江浙沪三个兄弟排排坐,在竖着的英语书背后偷摸睡觉,连流的口水都汇成了一条小河,快要留到翘着二郎腿的老大脚边。

  

一言不发的瓷微微抬了抬眼,手却还在本子上写着笔记,用脚尖轻轻一碰自己身边的花瓶。

不大不小的声音,把在他面前明目张胆的摸鱼的几个小辈吓了一跳。

  

江苏摸了摸自己湿漉漉的脸,强行睁开的眼睛和他的理智意识叫嚣着打架,上下眼皮忙碌的很:“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

  

“要睡回屋去睡,趴着睡影响脊椎。”

  

瓷幽幽答到,书又翻了一页。漂亮的薄唇低低念出几个单词,又道:“明天开会不许躲在北京后面,那么多老外,他就一张嘴,你们自己也该实践一下自己的英语水平。”

  

“他们为什么不能说中文哇,在我们家做生意,哪里有不会中文的道理,或者我们搞个同声传译……”

  

“你先把这个月的财务拨款报告给我交上来。”

  

瓷指了指自己手边厚厚一顿的账本,后者想起自己本子上满目的赤字立刻闭嘴装死。会议室静的很,除了哈欠声就是哈欠声,一个个睡眼惺忪的活像刚从土里被刨出来的小萝卜。

  

等着挨“农夫”的敲呢。

  

“农夫”瓷忍无可忍的把书合上,刚想要跟孩子们聊一聊人生理想,会议室门就被拉开了。莫斯科冒出一个金灿灿的脑袋,这小子一头掉色的黄毛,看见一屋子“半死不活”的萝卜被吓了一跳,“还没回去呢?”

  

“马上就走,怎么了?”

  

外人面前不好发火,瓷只能硬憋下去,勾出一个很艰难的微笑。莫斯科咧开嘴,一口白牙闪的人发慌,轻描淡写道:“找个地吵架,老美那边来跟我们谈合作,谈崩了。外面容易误伤,我老大要找个会议室简单收拾一下这小子。”

  

他这话说的像是一起吃个饭一样轻松:“哟,正好窗台上还有上次喝酒剩下的酒瓶。”

  

小毛子抱着酒瓶像抱着枪,瘦瘦高高的往那一站,路过北京还拍了拍他的屁股。瓷皱着眉头全当没看见,大手一挥给邻居腾位子,全员撤退。

  

临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似的,刚想扭头问莫斯科,就看见自己前面幽灵似的飘出一个RUSSIA,黑着脸拿着外套,看见瓷也是一愣。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瓷先忍不下去了。他轻轻的捂嘴咳了一声,把鬼鬼祟祟留下来想要吃瓜的几个小混蛋一脚踢出去,低声道:“你们平时和他们做生意的时候,语言问题怎么克服的?”

  

RUSSIA对这个“他们”满意极了,抿了抿嘴,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几天不见,他下意识就要去摸自己乱糟糟没收拾的头发,手伸到一半又觉得有点不太恰当,语气强行的装出平时冲得很的口吻,“不怎么克服,全说俄语,听不懂不卖,谁乐意跟他们搞贸易似的。”

  

哦,忘了。

  

这位是地球之子,被美国佬几十年的针对都挺过来了,外贸这一块,尤其是跟西方,人家是真的无所谓。

  

那你小子学什么中文哇?

  

站在窗外当背景板的莫斯科心里冷笑,哼,HSK六级的双标熊!!

  

那情诗一本一本的,那宋词一套一套的,为了找共同语言恨不得顿顿吃饭都吃新华字典的人现在搁这装什么呢?

  

莫斯科翻了个白眼,鼻孔都能翘上天。

  

他旁边站着愁眉苦脸的北京,默默的掏出了蓝牙耳机,开始放今天的英语听力练习。

  

莫斯科往他手机里一瞅,“你拿着英语书做什么?”

  

北京丧丧:“明天一打十,要及时补充弹药。”

  

“不用学,你跟他们说俄语。”

  

“哈?”

  

“他们基本都会说俄语,因为都需要来找我们做生意。”

  

莫斯科补充道:“不学俄语就买不成天然气,买不成紫皮糖,买不成军火燃料。”

  

“那为什么我们家跟你们都说中文啊?”

  

“那是特例啦。”

  

莫斯科露出一个你知我知的表情,指了指那边突然娇羞的RUSSIA,跟北京低声道:“这就叫做双标,活生生的恋爱脑,恨不得自己跨过乌苏里江天天腻在你们家老大身边,啧啧啧,你瞅瞅,又开始发射猛男娇羞爱心泡泡了。”

  

邻居嘛,天天串门。虽然毛子那一大堆弹舌也没比英语好哪里去,但至少靠近那个外语环境,互相交流起来也省事。北京心动,看向屋子里还在侃侃而谈的两尊大佛,半天又丧了起来。

  

“算了吧,我估计老大肯定不让。”

  

“为什么啊?”莫斯科挠挠头,本就乱糟糟的一头掉色黄发更乱了。他们平时说话一个说中文一个说俄语,彼此都能听懂,也不是必须就要统一语言交流,“英语那玩意多没意思,迟早有一天,中文或者俄语统治世界!”

  

中文已经统治世界了。

  

想到上次去泰兰德玩,满街小贩都会讲中文的“盛况”,北京一阵心悸。看样子以后都不能明目张胆的在外国人面前用中文骂人了。

  

  

  

  

“你们还说中文?!”

  

瓷显然没料到,“一群老外,俄语阿拉伯语拉丁语英语都不用,你们用中文?”

  

“对哇。”

  

RUSSIA拉着人做到椅子上,他自己靠在会议桌边,似乎忘记了还有人等着跟他battle的事情,“上次大户来我们家,本来就跟AME那边不合,想骂人又想跟我交流,只能用中文骂了句,结果对面恰巧听懂那句话什么意思了,就立刻又用中文对骂过来了。”

  

“骂的什么?”

  

RUSSIA摸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眼睛飘忽,“就两个字啦,傻逼。”

  

这话说的字正腔圆,像是在骂对面人。瓷憋笑半天,又感觉被莫名其妙骂了似的,轻飘飘的踢了踢毛子的小腿。

  

RUSSIA也觉得这个词对着瓷说不太好,自己又想起那天几个人骂的热火朝天的样子,不知怎么的笑出声。当时德国的会议员恰巧是个在孔子学院上学的日耳曼裔,一头小卷毛被一句“傻逼”骂的炸了毛,薅着领带抓着椅子就要上桌破口大骂。大户不惯着他,有钱任性,撂着自己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就对上去了,嘴里还说这估计不知道从哪个中国页游学来的七杀碑文,怒斥一声“呔!”就杀进敌方议员桌。斜对角英国喝茶一白发老头年轻时在中国留过学,实在看不下去,一口茶呛得差点撅过去,被RUSSIA亲手用海姆立克法倒立施救,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两条腿还哆哆嗦嗦跟个筛糠似的,张嘴就是字正腔圆的中文:“汝等鼠辈,穷尽龌龊之能事!”

  

这老头子举着拐杖冲进去的时候不小心绊倒了吃瓜的美国大使……RUSSIA没说完,坐他对面的瓷已经憋不住了,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他深呼了几口气,脸上的眼镜蒙了一层雾气,被RUSSIA颤动的手激动的心小心翼翼的摘了下来。瓷很少有笑的那么欢快的时候,两只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RUSSIA不是没见过他这样的笑意,不过那是在他父亲留下来的相册里,黑兔子还是个跟在大哥身后有一学一的白兔子,脑袋上还缠着因为战争留下来的绷带,穿着是朴素干净的麻衣。那张照片上还有很多人,很多人已经不在了,就像现在瓷的笑,被难以言说的东西深埋起来,带着惋惜和冷笑。

瓷拍了拍坐在自己正对面的会议桌上Russia的大腿,微微的张嘴深吸了几口气,把笑的流出来的眼泪擦掉。他站起身,摸了摸自己酸痛的肚子,“不聊了,我得赶紧走了,你不还要收拾人吗,我们家还得去开会呢。”

  

他刚刚转身,就被身后的Russia拦腰抱住了。银发男人坐在桌上,拦腰一抱正好把人困在了自己的怀里。会议室本来就没什么声音,瓷被吓了一跳,手里的保温杯落到了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

  

“怎么了?”

  

瓷回头,觉得自己后背又重又热。温热的鼻息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打在他的脊骨皮肤上,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僵硬起来。

  

Russia一阵无声,像是逃避什么似的,把整个人都埋在瓷的后背。

  

“……多笑笑。”

  

过了不知道多久,男人哑声开口。瓷眨眨眼,从笑里脱离出来的面部表情有些无措,他勾了勾唇角,“我天天都笑,怎么了?吓着你了?”

  

“不是冷笑。”

  

毛子收了收自己的手臂。他心里微微酸涩,永远都不会忘掉那日联合国乌俄默哀站队时,站在一众慌然站队的国家意识体之中,安坐在位置上,冷笑着一动不动的男人。瓷作壁上观,看好戏似的看着乌代表神情慨然的在国际会议上拉拢站队,不惜利用自己家受苦受难的民众和军人。RUSSIA那日就坐在代表团最后,他身边因为响应乌克兰的号召站起来很多人,他都毫不在乎。直到涅边贾为了扳回一城再次默哀,稀稀拉拉站起来的人群里,RUSSIA直直看向对面。

  

黑发男人端坐在位子上,还是没有站起来的打算。

  

他的视线与无数视线混作一团,却比其他人更加沉重。瓷抬起眸子,露出一个他经常摆在脸上的,公式化的笑容。像是无辜的过路人,在独独接收到来自角落里的特殊视线之后,微笑着放下了手里的钢笔,在无数视线里缓慢而坚定的站了起来,接着带起了身边黑压压的一群人。

  

RUSSIA的心里无端的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可是那个第一次看向他的公式化微笑,却让他失眠久已。

  

  

  

  

北京在半小时之后终于等到了匆匆打开门走出来的自家老大。

  

他跟莫斯科告了别,又看了眼屋子里的银发男人。毛子似乎被捋顺了毛,背对着他们站在会议室的窗前,挡住了好大一块光亮。

  

他抱着英语书小步跟上去,道:“老大,明天的……”

  

“用文言文!”

  

  

  

  

  

  

  今晚估计还有一更。

  

评论 ( 50 )
热度 ( 4101 )
  1. 共29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