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失眠?不存在的!!

  今天翻出来的老存稿

  甜饼,放心使用

  

  

  

  

  半夜两点半。

作息一向规律的男人罕见的失了眠。

外面下了大雨。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强迫自己陷入沉睡,结果还是失败。

雨下的很大。砸在床边的落地窗上,颇有些要和他斗到底的架势。

他窝在被子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卧室门被推开。瓷吓了一跳,发现竟然是留宿在家里的RUS。

明天有会,下午就开始下了大雨,瓷干脆让人直接留了下来,在自己家里凑合一夜。

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互道晚安。怎么连失眠都传染吗?

“……你没睡着?”

声音有些哑。

RUS端着两杯热茶,立在门口,没有选择按下手边的落地灯开关。他在黑夜里习惯性的点头,又突然想起来什么,道:“被雨吵醒了。”

“啪嗒—”

床上的男人坐起来,拉开了床头柜上的灯。昏黄的灯光下,黑色的长发带了一层散着暗光的金,与谈判桌上紧紧绑起来的马尾截然不同的轻松温和。他的眼圈还有些困乏却难以入睡的红,睡衣懒懒散散的敞开了胸口,露出里面健康的,却有不少伤痕的肌肤。

瓷拍了拍床边:“站着干嘛,坐过来。”

银发男人几步迈过去,把手里温热的茶递给他,“不知道你爱喝什么,在柜子里剩的最少的就是这个。”

瓷没忍住,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最近总是睡不着,和天气没关系。我也会半夜起来泡茶喝。”

他喝了口温度正好的茶,满意的点点头。RUS看着他也不说话,只是轻轻捏了捏他放在被子上的手。

“怎么了?”

察觉到什么,瓷放下茶杯。那双紫色眸子似乎有些躲闪,移开视线,动作颇为僵硬的自己抿了一口茶。卧室里顿时只剩下窗外的大雨声。

这雨下的极有规律,一滴一滴的砸在人的心口。长发男人眨眨眼,有些犹豫道:“RUS,你知道的,我们四个小时之后就要去会场了。没有充足的休息,会很难办。”

果然,对方像是被猜中了心思,银发之下的耳朵脖颈悄无声息的染上一层羞涩的红。

瓷得逞的笑了笑。他伏身过去,用嘴唇蹭了蹭对方骤然滚烫的耳廓。RUS的耳朵带有一点种族特色,他几乎没有耳垂,一层薄薄的皮肉之下,软骨很硬。现在头发略微有些长,嘴唇碰上去更是像骚挠一样,直接把人惹的侧了侧头。

“我猜错了?”

男人低低的笑起来,颇有些得意。RUS有些羞恼的回头看他,看见对方笑得像是得逞的狐狸,心一横,半强硬半急迫的吻上去。

鼻间唇间失去的空气让瓷难以招架。他下意识的抓紧RUS的肩膀,被亲的七荤八素。RUS吃不到,但至少解了渴。待到吃够了本,便把他塞回床里,红着脸收拾杯子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留下来吧。”

瓷从暖和的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

屋外的大雨还在下,瓷突然有些不舍得睡觉。湿度骤然上升,带着整个屋子都要变得冷起来。

“什么都不做,一起睡着听雨,也挺好。”

灯光悄然落下。

两只杯子靠在床头柜的一角,互相分享着自己壶腹里的水液。

RUS抱紧怀里的人 ï¼Œé¢å‰åž‚下去的银色刘海和黑色长发混在一起。

他看向混着月光的雨滴的窗外,耳边是均匀有力的呼吸声,还有他止不住心跳。

原来不是失眠啊。

他想。

只是单纯的雨夜,舍不得睡罢了。

评论 ( 4 )
热度 ( 277 )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ä¸‹æ¥¼é›å¼¯åŽ»ï¼ˆå±è‚¡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