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世子】画地为牢

下章修罗场

时隔大半年的买股文开盘了!评论留言,评论越多戏份越多! 

 红心是我更新的动力,请大力点点红心哦!

  

  

  10

   “莫要往正厅去,不要命啦!”

  

“听闻圣人来了,姐妹几个实在好奇的紧。。。。。。”

  

花世子被屋外的窃窃私语声吵醒。他住的地方本来就隐蔽,与负责的下人也不相熟。身上的高热又卷土重来烧的头晕,他略略一愣,突然觉得此刻是个逃跑的好时机。

  

去哪?

  

他联系不上星河,身体又实在撑不住长途跋涉。不如去蜀中找弋兰天?不成,朝廷本来就看穷奇会不顺眼,自己这是给他引火上身。南国公想着想着就苦笑起来,偌大的天下竟没有一处他能安心呆着的地方。

  

他哆哆嗦嗦的穿好衣服,眼前一阵一阵的发白。临走时不忘将带上腰间的环佩,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从后墙翻了出去。

  

外街和来时没什么区别。花世子落下时双腿发麻,走了一路走的跌跌撞撞。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半披着发面色苍白的男人特意走进了四通八达的小巷。

  

走快点。。。

  

他恨不得消失在这人世间。谁都不愿意放过他,活的也好死的也罢,没日没夜的出现在他的身边,梦里。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耳边哭喊。花世子越走越急,身形恍惚。最后被青石板的地缝绊的一踉跄,狠狠摔倒在地。

  

他爬不起来了。

  

高烧不退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呼吸都成了尖刀利刃,刮着他的喉咙和肺脏。如果被找到,不是被困在华清就是被软禁在宣京,他要逃,逃去哪?他能去哪?

  

额头起了薄汗。男人倒在地上,胳膊撑地,双膝使力想要爬起来,后背却重重的重新落到地上。一丝力气都没有了,高热摧毁了神智和身体,连视线都要模糊了。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

  

“哥哥。。。”

  

“。。。哥哥!”

  

“哥哥!”

  

像是从深水中被人捞了起来。花世子在迷蒙之中感觉自己被人抱起,有力的臂膀将他整个人都围住。那人身上熟悉的苦药香伴着柔和点声音缓缓的闯入他的梦里。男人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只从牙关里挤出几个字:“。。。安安。。。”

  

已经长大成人的安如是紧紧抱着怀中身体热的可怕的男人。那人嘴唇已经被自己咬出一个小口子,殷红的血让整个脸有几分异常的妖艳,像是一朵回光返照的濒死的花。他听到一武馆的消息就往这边赶,没想到正好在季家后墙外看到了相似的身影,一路跟到这里。安如是腰间的链剑上还滴着血,他刚刚随手解决了几个候在季家之外的虫子,暗金色的眸子微微一闪,抱着人飞身上了两边的屋檐。

  

  

  

  11

同文行旗下的客栈内,文司宥随手翻开一本账本,却迟迟都看不进去。

  

元化的声音在屋外响起:“烧的太厉害了,我给他下了三根针。看一个时辰之后,能不能把药喝进去。能喝就没什么大事,可要是喝不进去,就不妙了。”

  

琉璃镜遮不住文老板的愁绪。他听见屋外的安如是缓缓道:“我去给哥哥换盆水吧。”

  

元化这才注意到他全是血的双手。低低的倒抽了一口气,连忙抓住要走的青年人,“你的手都破了,怎么不吭声。”

  

他知晓面前这孩子没知觉。安如是的手上关节处有些茧子,许是刚刚来的一路太紧张,自己指甲把自己掌心皮肉给剜了。安如是摇摇头,“我没事的,元先生去照顾哥哥吧,我换盆水就回来。”

  

他像是看不见文老板一样——匆匆走过了文司宥身边。安如是用不着和他们几个人牵扯上什么,一武馆未入局,他可以随时带花世子远走高飞,根本不需要顾忌什么。想到这里,文司宥突然有了些嫉妒,即使现在已经尘埃落定,曾经的不自由种下的疤痕还是会痛。

  

他看向十几米开外的那扇门。几年未曾相逢的人就在其中,他却不知道是否该进去看上一眼。

  

商人最为重利。文老板在勾心斗角的商海中沉浮久矣,却头一次不知道自己如此下注,算不算对。

  

他不愿意让那人这般难受。不止是他,所有人都不愿意。夺权之争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四分五裂的无辜者却只有他花世子。

  

锋利的剑之所以被人抢夺,就因为无论在谁手中,无论怎样用,都能发挥出它最锋利的一面。可是又有谁来得及爱惜,爱惜剑刃钝否?剑柄稳否?

  

一把废剑。

  

于公,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于私。。。

  

“。。。一柄废剑,何必再用呢?”

评论 ( 11 )
热度 ( 114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