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出轨日志13

  13

瓷是被饿醒的。

说出来你敢信,几个没良心的东西,哭丧着脸蹲在病房门口吃麻辣烫。今天东三省轮班,兄弟几个边吃边聊,聊今天老美又被扒出了什么罪。可是心里毕竟还是担心自己老板的,于是一边说一边哭,一边哭一边吃,一边吃一边擦嘴。

带着红油的餐巾纸丢了一地,瓷慢悠悠睁开眼,只觉得全身上下都被踩了一遍。他从天花板看到自己病床前面静音放着琼瑶剧的电视,里面正好放到容嬷嬷要扎针那一集,演员面目狰狞的看的瓷皱着眉恨不得闭上眼再睡过去。屋外那擤鼻涕的声音震天,瓷费劲的调了一口气,轻轻咳了咳自己干的要裂开的嗓子,大声道:“别哭了!我还没死呢!”

抽抽的声音最响的就是他黑龙江。这位纹了大花背的一米九几的汉子哭的抽抽噎噎,吃的也不知道是面还是自己没擤干净的大鼻涕。兄弟几个人听见病房里一声气若洪钟的抗议,蹲在墙角吃饭的身影齐齐一顿。靠走廊一侧的窗户上冒出三个平头,看见床上眯着眼刚醒的大魔王,眼泪像打翻的盆似的“哗啦”一声下来了。

“老——板——!555555555555555555——”

瓷连忙把扑过来的人用手抵开。手背上的针管回了血,针头差点扎穿皮肉。几个人身上的麻辣烫味搞得他头疼,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胃和脑袋共感,想要吐个三天三夜又吐不出来什么。

可喜可贺,实在是可喜可贺。北京收到消息带着上海赶到医院的时候,大魔王已经靠坐在病床上,小口小口的喝着吉林买回来的粥了。

“监控视频发出去了?”

刚刚还被抱着痛哭的病号此刻面色苍白,长发松松散散的披在脑后。他身边站着三个壮汉,一抬眸远远的往这一扫,有种山雨欲来的黑帮大佬既视感。北京点点头,抬手往上顶了顶新配的眼镜:“1080p高清。“

这人说的是自己被丢下河去的视频。大桥上的确没有摄像头,可是这疯子会自带啊!顶级设备拍出来几个G的视频和照片,被北京微微整理一下发到网上,直接给老美扣上了顶大帽子。

瓷出了车祸,自导自演所以伤的不重。顶多后面被从二十几米高的桥上丢下去的时候脑子受了点震荡,再呛了几口水。后面又被RUS拉上来的时候急救及时,命大的逃过一劫。病美人脑袋上还带着纱布,一勺一勺的自己喝着粥,问道:“人也抓进去了?”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他问得是谁。北京摇头,“人不见了。”

警察立案那一刻人就已经不见了。美利坚爪牙众多,仅仅这些就想连根拔起的确不可能。瓷缓缓叹气 ,目前的局面已经比他料想的要好很多了,至少脱身的只有美利坚一个。他喝粥的动作变的缓慢,眸色沉沉的在想些什么,最后突然挺身,坐直问道:“南哥,他怎么样 ?”

南斯拉夫被他藏了整整六年。

病房里的时钟滴答滴答的叫着。六年前南斯拉夫自杀未遂,瓷在靠近下游的城镇里找到了他。

再相遇,二人的境况倒是倒转 了。躺在床上的变成了瓷,站在床前的倒成了南斯拉夫。

姗姗来迟的云贵川三姐妹六眼放光,扒着病房外的观察窗不愿意松手。江苏没来及跑,被姐妹几个拽了过来当了个“纪史”,帮忙纪录三姐妹的“新书”:《他与他与他的爱恨情仇之老板不许逃》。

“多年不见,故人重逢,四目相望,波光莹莹。。。。。。”

“额。。。”江苏被这煽情的煽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停了手上的笔,“我打断一下,我看老大他也没哭啊。”

“这是一种夸张的手法!”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琼突然插进来一嘴,“你以为你看到的就是真实吗?大魔王为了他的知己两肋插刀,六年!守着一个植物人守了六年!兄弟的孩子他来养,兄弟的仇他来讨!这样坚毅的男人,那眼泪能是我们能看到的吗?!”

说的有道理。

小助理江苏点点头,果断闭上了嘴动起了笔。

作为家属陪同的浙江打了个哈欠,“说起来,不知道小塞知不知道老板已经醒了的事情。他上周给我打电话,声音挺不对劲的。”

“怎么个不对劲法?”

云南伸头。

“我前几天在高冷哥的公司看见他了。跟换了个人似的,差点没认出来。宅子那边的人还跟我打电话,说这几天小塞老带着陌生人进家门,我老觉得不对劲。”

  

  

  

  

  

  小塞,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悄咪咪说一下这几个人要是真正搞囚J,最带感的肯定是小塞。

  ps:还有谁家我没写过的?云贵川东三省江浙沪之外的,我地理太差了(捂脸)

评论 ( 9 )
热度 ( 218 )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