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世子】小葵花妈妈课堂泰赞啦

  一些库存,葵,泰→花,大三角

  非清水,应有3坡情节

  世子有名字,建议勿入

  

  

  今年入秋早,可是天气却格外热。

  

花渊凝躲在花房里,绿茵一丛丛的遮挡住酷热的阳光。葵端着两杯花茶走过来,脚边跟着新养的橘猫,大花。

  

花世子心理嘀咕:还好花忱没来。

  

葵微笑着坐在他身边。手里的茶香扑面而来,即使这样,上次被坑的“血案”还历历在目。他看着递到手边的花茶,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最后义正言辞的扭头拒绝:“我不要!”

  

葵笑道:“给你准备了蜂蜜也不要?”

  

那日在循环里的匆匆一别,花渊凝心里哀叹,却没成想对方竟然也回到了现实中。他和葵很是聊的来,即使知道对方骨子里是只狡猾的狐狸——他认识的狐狸还少吗?

  

花渊凝眨眨眼,最后一个起身坐直身子,本能终于克服了理智,捧着一大杯茶“咕嘟咕嘟”喝起来。葵轻轻笑了,他眼底的红看上去脆弱的很,皮肤是不健康的白,笑的有写瘆人,“不怕茶醉,却没想到别的东西?”

  

“!”

  

花渊凝如遭雷劈。他瞪大眼睛,喉管还在往下咽水,用眼神示意“你认真的?”

  

“嗯哼。”

  

葵眨眨眼。

  

“秋白花和逢露蜜同食,为现在最兴的一昧药。据说能让饮用者四肢无力,心智则如三岁小儿一般,吐露真心。”

  

葵满意的摸了摸大花的脑袋。花渊凝半杯茶喝下肚,实在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值得对方用这玩意来试探的。

  

花诏录?

  

不至于吧,葵又不是暗斋的人。

  

“你想,问什么?”

  

花渊凝突觉得脑袋发昏。他晃了晃神,道:“先说好,今天问的一切你知我知,除此之外,不许告诉第二个人。”

  

“那是自然。”

葵的视线看向花架之后,轻松道:“那就先告诉我,你喜不喜欢夏泰吧。”

  

“!”

  

花世子睁大眼睛,嘴却比心快,利落到那似乎不是他自己的声音:“喜欢。”

  

“呜!”

  

他猛的捂住自己的嘴。面色通红,仓皇不知所措。

  

“呵。”

  

葵低低的笑了一声,道:“喜欢便是喜欢。你为了一诺从大景风尘仆仆的跑了过来,怎么一句喜欢还如此犹豫。”

  

“你……你别跟别人讲啊。尤其是他本人……”

  

花渊凝欲从小案上起身,身形却不受控制的来回打摆。他重新跌坐回柔软的榻上,整个人迷迷糊糊恍若云游。

  

葵的视线重又落到花架之后,那里露出一缕蓝色衣角,他状似不在意,却继续问道:“阿泰哥性格内向,不如你再说说,喜欢阿泰哥哪一点?”

  

喜欢哪一点?

  

花世子刚想开口狡辩,却突然自己捂住了自己的嘴。他摆摆手,誓死不再张嘴,决定摇摇晃晃的赶紧跑路。葵轻松把他压下来,道:“紧张什么,这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又不会偷偷告诉他。”

  

我信你个鬼。

  

经常被坑的花世子懒得理他。葵把他按回软榻上,眼珠一转:“不如,你讲讲,我跟阿泰哥掉下河,你先救谁吧!”

  

“你们两个在海边长大的还需要我救!”

  

花世子想到什么说什么,小河比不上大海,“我水性说不定都比不过你们好呢,救个鬼啊。”

  

“哎,说真的。若我跟阿泰哥都不会水,你救谁?”

  

葵拉住他的手腕,大有“你不回答我就不放手”的架势。

  

“我救……我救,我救你个大头鬼啊!”

  

嘴上这么说,花世子却还是做出了选择:“……大概率救你吧。”

  

这是做不了假的。

  

葵满意的勾起唇来,角落栖身的蓝衣却好似有些不满意,在花架后踌躇的晃了晃。

  

葵像是一朵处在温室里的娇花,这只是表象。这朵柔嫩的,狡黠的花,茎上布满了歹毒的刺,花世子心里清楚,可却还是难以忽视那细弱的白皙手腕。

  

  彩蛋是世子美照两张。

  

评论 ( 3 )
热度 ( 109 )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