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熊熊只是想画画,熊熊有什么错!!

没学过画画,一切瞎编。






“你说什么?”

瓷拿下耳机。他今天罕见的休了个假,穿着自己最常穿的一件棉麻料子的长褂 ,头上带了上周广东送过来的一个粉粉嫩嫩的猫耳耳机——正窝在摇摇晃晃的太师椅里打游戏。

“想学画画?”

Russia坐在台阶上。他这几天也休假,穿了件接地气的工字背心,点点头。

这事情离奇了,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管是不是从先人那里遗传来的,拥有巨大先天优势,理工文艺双开花的俄罗斯何时需要学习画画?瓷眨了眨眼,实在想不通他到底要学啥,道:“你们家大师不是挺多的吗?”

“我想学中国画。”

“……”

“那种需要毛笔和墨水的。”熊垂头丧气,拿出自己口袋里做的一个简易小毛笔,“太难了。我试了好几次。”

熊掌里的毛笔是木头雕的笔杆,灰色的狼毛。瓷伸手摸了摸,眉头下意识的皱起来:“太硬了。而且你握笔姿势也有问题。”

想要学会另一个古老民族传承千年的文化不是易事,笔杆上有一块明显光滑了许多。瓷注意到了对方沮丧的神色,道:“为什么想学中国画?”

熊愣了一下,随后肉眼可见的红了脸,摇摇头。

“也不是……必须要学。就是最近,不知道干什么,后背疼得厉害。”

他后背的伤还没好,“家长说不要我去管那边的战事,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被四处嫌弃的熊闷闷的叹了口气,叹的同为意识体的瓷心里酸涩。他抬手摸了摸Russia的耳垂,轻轻碰了碰他的额头,“或许他们只是不想让你伤心。”

“我都明白的。”

Russia垂下那双漂亮的紫色眸子,“可是我希望他们能够多信任我一点。就像,就像信任他们自己一样。”

这几天局势表面上平静无奇,实际上西方急了眼,借着信息战拼命抹黑揣测。什么绝境的熊们拆了冰箱芯片用作军用,什么要把俄踢出五常,瓷看着都想大骂一声忒不要脸,要吃亏了就开始搞阴阳怪气那一套。

偏偏最爱把自己和Russia看做一个头的老美也不安分,三天两头过来撺掇撺掇,带着几只小洋狗搞的院子不得清净。

瓷想着想着就上了火,看着蹲在他前面的银发小子更加怜爱了。他猛地抓住Russia的熊爪,把耳机一丢,也不管目的是啥了,道:“走,我带你去找大师学画画。”





事实证明,学习老祖宗的东西,还是需要一些基因来的。

Russia擅长铅笔画。这小子有一个专门的小册子,里面画满了他的所见所闻。有宏伟的建筑,有残酷的炮火,有表情各异的人,但其中还有一张,也是最中间的一张,是一份匆匆勾勒出来的半个人像。

笔锋凌厉,完全没有无用的线条。每一笔都恰到好处,像是画者把这个人在心里已经描摹了千万遍一样。这人眉眼低垂,穿了一件古东方的大袖长衫,铅笔砂质的颗粒交织成线,凑出飘荡的衣角和温润的半张容貌。

可另一半却空下来了。

Russia画不出这另一半。他尝试过无数次,铅笔落到纸上构思就全成了飞灰,全然复刻另一半又无疑是对自己的妥协。

明明已经画出了那么灵动的一半。

这副画的主角就像现在被描摹的一样,露出在人前的只有这灰白却也风骨卓绝的一半儿,另一半无人能勾勒,无人能想象。

Russia很低落。他从画室出来,手侧还蹭上了墨水。老师虽然没说什么,但既然亲自把他送出来,从脸上的表情也能看出,自己不是这一块的料子。

瓷与对方低语。过了一会,眉梢眼角带笑的走过来,“小画家下课啦?”

“小画家学不会中国画。”

身高一米九几,比瓷还要高了半个头,肩膀宽了两指的“小画家”面色沮丧,觉得那幅画自己是彻底完不成了,自己真的是个没用的熊。

瓷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我画人像也画不好,画景画鸟还行。”

“哎…”

熊叹气,突然又想起自己并没有告诉瓷自己要画半个人像的事情,愣愣的看过去。

“怎么啦?”

瓷眨了眨眼,墨玉色的眸子露出些狡黠,“白俄都跟我说了哦。某些人这几天因为画不出画茶饭不思,连带着最近坏话越来越多,整天像霜打的小花花。”

“霜打的小花花”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笑了,为了力证自己支愣挺了挺胸。

“想画我就画嘛。”

瓷只看过一次那本画册。正巧错过了属于他的那一页,“你用的什么?水彩?还是铅笔?”

他把Russia拉到院子里的小亭子坐下,一边的池塘里都是金灿灿的鲤鱼。瓷随便找了个地方靠着坐了,从衣兜里掏出一把鱼食,有一下没一下的开始喂鱼。

Russia红着脸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小本本翻出来。瓷抬眼看过来,看见一半的自己笑出声来,“我怎么这么严肃啊?另一半你想用什么?素描纸上可用不了毛笔啊。”

没有毛笔,也决不能是黑白了。

Russia突然冒出一个疯狂的想法。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眼神多么着迷,专注。紫色的眸子牢牢盯住面前的东方男人,瓷笑着靠在朱红的亭柱上,微微侧身,向下扔了把鱼食。阳光透过林荫瓦墙落到他身上都成了金色,身上水绿色的长褂褶皱和谐的令人发疯。

偏生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及腰的一缕青丝调皮的飞到瓷的侧脸和胸前,那墨玉色的眸子下意识的望着一瞥。

熊升天了。

熊熊控制不住自己的血气。瓷有些怔愣,面前的Russia显然不对劲,整个人弯成了虾米捂住自己的脸,脖颈直接变成了桃色。瓷鱼也不喂了,跟着蹲下来,道:“怎么了?”

Russia不搭话,只是又羞又恼的摇摇头,往后退了退。

瓷哪里知道。他生怕对方真的身体不舒服,当即就要起身喊人,声音还没出去呢就被熊自暴自弃的用手背捂住了嘴,看到一张流着鼻血的俊脸。

紫色的眸子眨啊眨,想看他又不敢看他,侧着头去盯脚下的地板,干巴巴来了句:“北京,太干了。”

瓷也眨了眨眼,心里突然有些担心这本子上另一半的自己会不会是什么限制级内容了。







北京:这锅我不背!!(怒摔)



为了让自己名正言顺偷懒,这篇心心过三百再更下篇







《机械苦痛》大部分都已经发货啦。没发货的大概是疫情网点原因,耐心等待一下,我这边会努力催催代发的!!

评论 ( 18 )
热度 ( 360 )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