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出轨日志11

  南斯拉夫苏醒预警

  

  

  

  故事要从许多年前开始说起了。

  

当墨色的液体冲出地面的第一天,蓝星市就注定要陷入如麻一般的阴谋里。

  

什么时候来着?

  

瘦削的男人如困兽一样站在病房的玻璃窗前,他抬手附在冰冷的玻璃上,红蓝色的异瞳闪过了一丝困惑。

  

“先生。”

  

西装革履的北京反常的打上了发蜡,他带着金边眼镜,和在CN公司工作时那个苦逼兮兮的小社畜大相径庭。

  

同意穿着正式的天津也出现在病房门口,他不着痕迹的打量这个突然醒来的男人,声音低沉道:“我们来接您出院。”

  

  

  

  






蓝星市的阴雨天气连着快要一周了。

  

温热的红茶被佣人端到桌上,上好的瓷器与玻璃桌面相碰,发出一声清脆的招呼声。

  

银发男人窝在沙发里,紫色的眸子微微一暗。他不喜欢开灯,宁愿来客和自己一起浸在黑暗里,借着屋外冷冷的月色,嘲弄的开口:“你能来,我很意外。”

  

Serbia坐在他对面,面色冰冷。一贯温和的青年人短短几天内似乎剥皮抽筋,丝毫不打算顺着自己所谓的“盟友”,冷声道:“你知道瓷去了哪。”

  

瓷失踪已经整整一周了。电话打不通,没有人能给他答案。他打不通任何一个CN家里人的电话,每个人都躲着他,甚至连公司都大门紧闭,前台小姐只会对他微笑,说“目前都不在公司,您先回去等电话。”

  

青年人要着急疯了。

  

可是他没有办法。他没有自己的消息网,长期被瓷一手拦下来的丑恶现实在此刻几乎要垂到他头顶。那层薄薄的透明保护层依然稳固,可serbia却再也不能心安理的靠着他人的庇护。

  

Russia不说话。他们二人相对而坐,中间间隔的茶桌上,茶水温热的白气慢慢飘散,飘到半空变成无色,悄无声息的消散。

  

“说起来,从一开始,我就不同意他带着你。”

  

沉默如雕塑一般的银发男人缓缓开口,“故事很长,说起来很费力气。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白白就得到真相。”

  

想起青年人看向瓷时眼底浓烈的爱意,Russia皱了下眉头,视线落到青年人紧握成拳的双手上。他想起黑发男人提起青年人时的骄傲神色,心底的酸涩越发扩大,他听见对方声线紧绷,哑道:“你想要什么?”

  

  

  

  



前几年年serbia成年的时候,作为他的成年礼物,瓷当过他一天的模特。serbia将男人的眉眼,身躯,四肢,用画笔一笔一笔细细的描摹下来,自己当做了一个小小的成年礼物保存了起来。

  

Russia丝毫不掩眼底的惊叹。画里的男人墨发如瀑,身上穿了一件赤色的长衣。他身上的衣服散散的敞开,胸口健康白皙的皮肤在画布之上像是细腻的初雪,视线若有若无的看着画外,眸子低垂,几乎美的雌雄莫辨。

  

青年人嘴唇紧抿,面色苍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他亲手画出来的梦境此刻在Russia手上作为自己的筹码,这种屈辱,无奈,失落,全都被仅剩下来的自尊压了下去。Russia欣赏半刻,恋恋不舍的将画妥善的放到了一边,道:“你画的很好看。”

  

serbia不想陪他再绕圈子,“画给了你,我要知道的东西,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Russia的手指摸了摸画布,低头道:“你问。”

  

“我父亲,南斯拉夫的死。”

  

serbia道,“他从来没死,是不是?”

  

Russia身形一顿。

  

片刻之后,他缓缓叹了口气,道:“是。”

  

“AME想让他死,被瓷偷偷的藏了起来。人到底在哪里,我也不清楚。”

  

Russia终于抬头正视他,“你是怎么猜到的?”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了。”serbia冷声道,“第二个问题,瓷现在在哪?”

  

“一周前跨海大桥车祸,失踪了。”

  

“我不信。”

  

青年人神经反射般的反驳道,他几乎有些偏执,“我只想知道他的安危。我可以不去找他,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还好吗?”

  

还好吗?

  

Russia几乎要苦笑出声。他想起从水里捞出来那个湿漉漉满身是伤的男人,想起对方费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起那句用半条命,十几年换来的一句“我轻松了”。

  

应该是还好的。

  

serbia紧紧盯着男人的表情,在窥见一丝苦笑之后像是心脏终于落了下去。Russia端起自己那杯已经冷掉的茶,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坐在沙发里。他手边是那副画,道:“外面的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给你讲讲许多年前的故事吧。”



  

  


“早些年,蓝星市出过一块油田。”

  

“整个蓝星市的石油都属于有限资源,价格昂贵又属于必需品。AME家一贯的石油垄断,出了这样大的一块油田,自然也是要收购过来的。”

  

“可是好巧不巧,那块地属于南老哥。他本来就对AME垄断,抬高物价的事情看不顺眼,两个人自此杠上。南和当时在大学研究生物分子的苏很聊的来,正好一块待开发研究的大型石油田放在面前,南就邀请对方来勘察。”

  

北京坐在长椅上,擦了擦自己的平光镜,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后来的事情,后来的事情,就不说了。”

  

“AME家的手段脏的很,蓝星市政界几乎被他一手遮天。意外发生之后,苏一睡不醒,南一面要应对自己公司,又因为牵扯进无辜的人而自责。”

  

姗姗来迟的江苏提着两份晚饭,看了眼隔离室里生命体征平稳的大魔王,心有余悸道:“沪给我说的时候都吓死我了,吃饭了吗?”

  

乖乖坐在一边的川妹摇摇头,眼睛哭成了两个桃。她又往病房里看了两眼,道:“老大什么时候能醒啊?”

  

“救上来的及时。”一直沉默的安徽开口,“晚点醒过来也好。外面都翻天了。”



评论 ( 16 )
热度 ( 288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