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我是正经熊,从不抓兔子

带”枪“抓”兔子“文学

【俄瓷】我是正经熊,从不抓兔子

 


1

毛子家昨天飞的运输机,运来了好枪好弹,和一批参与联合军演的小熊。

熊里唯独没有瓷的那一只。陇进来找他的时候,青年人正穿着作训服套着围裙,跟着炊事班的大师傅在食堂忙,忙着颠勺。

大师傅前天上屋顶抓猫不小心滑下来摔断了胳膊,西北军区暂时调不过来人手,中国的一些饮食习惯很不适合从北境飞过来的毛熊。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炊事班是一个在中国很神奇的组织,他和单纯负责后勤的一些单位很不一样。青年人擦了擦脸上的汗,把切好的大块土豆丢进锅里,不远处的野地上正在进行小范围的实验爆破,听的不甚清晰。瓷侧头,皱眉道:“什么?!”

“哦,他没来啊?”

瓷把湿漉漉的手放在围裙上擦了擦,似乎不甚在意,“应该是忙?俄罗斯最近事情挺多的,一个两个上赶着挑事。”

他放下几勺盐,想了想又把手上的辣椒酱放下了。Rus家的熊们似乎不是很能吃辣,大师傅紧跟着从营地外进来,嗅了嗅空气里的饭菜香,眉头皱起来,似乎不太满意。沉默寡言但善于观察的陇立刻将自己老大拉起来。大师傅掀开锅盖看了眼,道了句:“没肉啊……“

“毛子吃饭哪顿没肉,多下点肉总没错。”

陇摸摸脑袋,道:“师傅,咱一共就带了今天中午这一顿,下午演习完就一起回去了。也不是没有别的菜,人家远道而来,肯定不会让他们吃不好的。”

他的本意没错,可是没下过厨的人毕竟没有专业的有经验。瓷转念一想,似乎还是前辈说的有道理,拍了拍还想要说什么的陇,“这样吧师傅,四五公里开外有一片草场。我刚刚看看车后备箱里带了弩,我跟陇过去打上十几只,回头剥皮烤了就是。“

 

2

兔子多是夜行性动物,大白天找,还真不轻松。

如今快要入冬,草场上都是一片青灰,到人的小腿肚高。陇百思不得其解,看着手里包浆的弩,实在是不觉得平常料理饭菜需要用这东西。

“古时候在战场,两军交锋,先动的就是兵粮。“瓷把铁箭上了弓弦,”这有什么惊讶的,守卫军粮的部队通常会更团结更强壮,身为后盾的后勤,哪个不是顶尖的兵?“

他身上的围裙一脱,身上的迷彩作训服几乎要和趴伏的野地融为一体。陇摸摸后脑勺,道:“也不是惊讶,就是觉得挺吓人的。我刚刚还跟师傅反驳,他竟然没把我当场撂倒!“

“哈哈。“

黑发男人笑了。他眼神聚焦在几十米距离的草丛,那里随着风的流向缓缓波动。瓷竖了根食指示意噤声,自己则慢慢的匍匐过去,瞄准那波动异常的一小块。

“叮—当—“

一声金属和金属的碰撞。

雪白的兔子从刚才的位置毫发无伤的奔逃而出。黑色眸子微微一震,一把按住想要起身追的陇,低呼道:“有人!“

“什么?“

“刚刚有枪声。把我的箭打偏了。“

枪声?!

演习的地方不在这个草场,怎么会有人带枪在这里演习?!

令人战栗的麻木电流从握着弩弓的指尖倒灌进来。陇俯下身,轻声道:“老大,这人不是我们的。之前我去查了人数,都在演习场上,齐全的。“

瓷不答话。他思索半刻,和陇拟定了一个新的计划。用手势讲述清楚之后,不远处的草丛又有一丝一场的波动。

利箭破空而去,和上一次一样的清脆碰撞声。这人似乎就是为了坏心眼的不让他捉兔子。与此同时,黑发青年临空而起,朝着子弹发射方向猛地就是一梭子。

高大的人影出现在树林外圈。瓷丢了一句“在这等着!”拔腿就追,跑的比兔子还快。陇目瞪口呆,手里的弦还颤着,两个人已经齐齐没了影。

 

3

二人在树林里一追一逃。对方显然很不熟悉道路,穿的轻便贴身,身上则背了一条狙击用的装了消音管M54。

前面那人东拐西拐,身形高瘦有力,跑的很快。瓷也不废话,绕了条近路之后跳下去,一把拉住后衣领,反按着双手把对方抵在了树上。

“挺会跑啊,嗯?”

那人蒙着大半张脸,漂亮的紫色眸子一眼就看出了谁。本来说不来的,结果现在又在这荒山野岭搞闪现。银色的发丝还有奔逃时留下的树叶,瓷在身后给他一口气吹掉了,乐意陪着他闹,调笑道:“偷偷摸摸带枪,你是要干什么?偷袭还是暗杀?”

带着的“枪“被身后的黑发男人坏心眼的一抬膝盖就隔着硬挺的面料碰到了根部。蒙面男人闷哼出声,耳根脖子红了一片,用不太熟练的中文道:”我……我来抓兔子?“

“抓兔子?“

瓷低低的笑了,无缝切换的用了句喑哑的俄语;“你是抓兔子,还是……抓我?“

 

 

4

“老大!你这也太迅速了吧!“

陇看着从树林里带着好几只兔子神清气爽出来的瓷,视线一偏又看到他身后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这这这……“

“Russia。不用我介绍了吧?“

瓷偏了偏头,没拉到顶的拉链露出一些脖子上的暧昧红痕。陇连忙装眼瞎,看着同样肩扛手提好几只兔子的银发酷哥伸手:“您好!我是甘肃!欢迎您来我们家做客。“

“你好,我是俄罗斯意识体,Russia。“

陇看了看这两个大boss身上的累累“战果“,又看了看自己手里半死不活的兔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大师傅显然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个“银发娃“很惊讶。瓷瞒下了Rus的身份,带着他在厨房打下手。

陇看着这俩在国际风云场上打个喷嚏都能让蓝星抖三抖的大魔王乖乖跟着大师傅做饭切菜,只觉得今天这顿饭,真贵。

 

 

5

当天中午的肉肯定够用。

但某些人的腰又不太够用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v我50看未删减版

全篇瞎写,勿深究。

觉得好就点个心心留个评论吧客官~

评论 ( 14 )
热度 ( 521 )
  1. 共2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