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不要给无精打采的熊熊盆栽浇灌医用酒精!

 本文感谢娃子亲情提供灵感

 点梗贴在这里  

 如果你有想要我写的小短篇或者梗,欢迎留言

  

  

 一些老饭重炒

 正文开始喽?



 

 

不要给无精打采的熊熊盆栽浇灌医用酒精!!





某世界冬奥会。


瓷刚从顶层观景台上下来,就看到穿着俄罗斯队服的某位熊仔,带着厚厚的的毛线帽,半睁着眼睛,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怎么了?”


瓷把他接到怀里,给了个大大的拥抱。Russia睁开眼看了看他,整个人彻底废了,大大咧咧的往前一趴,“困。训练太忙了,困。”


瓷没有训练。家里人口众多,又是这次奥运会的东道主,他只负责后勤统筹之类的活。而Russia就比较惨了。他被AME和国际体委窜通一气,搞得不能够以自己国家的真正身份参加,但又不愿意错过这一次机会,只能换了一个集体名字参赛,导致许多手续都要从头来过。


瓷有意报仇。比如安排后勤在比赛中场休息时播放dj版本的莫斯科歌曲来气同时参加比赛的AME。参与比赛的一群人从比赛场上吵到会场食堂,从今天晚上饭最好吃的哪道菜吵到西瓜没了到底是不是对方偷偷吃光了。


吃饱喝足的毛子们吵架吵得很尽兴,只不过在瓷家里不好动刀动枪。吃饱喝足之后总觉得有些空缺,趴在东方人怀里的高大斯拉夫人紫色眸子一亮,想起来了。


他想喝酒。


后面基本没有比赛了,偷偷喝点酒也没关系吧。


可是这里没有卖酒的地方。


熊偷偷睁开一只眼,看了看趴伏在自己颈边抱着一起原地晃了晃去的黑发男人。瓷察觉到视线放开手,拉着人到一旁的观赛椅上坐下:“怎么了?”


没精神,完全没精神。


瓷从来没见过对方这么没精神的时候。Russia性格颓废狠厉,到了东方之后,那股狠厉渐渐的就被磨平了,顺带还磨掉了一点点的颓废。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不声不响,但眼睛还是亮的。


哪像现在,像个枯萎的娇花。


Russia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酒精像是他身体里的某个兴奋点,现在这个时候因为这种事情再去麻烦别人,实在太不礼貌。他隔着二人之间的扶手没骨头的靠过去,一米九几的大个子横躺在瓷怀里,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把人拦腰抱住。


空气里突然飘来淡淡的医用酒精的味道。瓷抬手把大腿上的脑袋捂住,场馆内自动消毒的白色机器人慢悠悠的晃过去,人脸识别到瓷之后还类人一样打了个招呼。


“您好,先生。”


“你好,9277。今天下午是你来值班吗?”


“是的先生。”


机器人停了下来,和人一样晃了晃手臂,显示屏上的表情很无奈,“我的哥哥,9276,昨天因为劝阻一个樱花国运动员不要偷偷带切开的水果离开食堂被打了一拳,现在网络连接端口还没修好,只能我来上班。”


瓷笑了笑,道了声辛苦,心里的小本本却在火速记上一笔。


樱花国,打机器人,损坏公共财产。


“哦先生,冒昧打扰,您腿上这位?”


机器人的豆豆眼扫到他腿上躺着的男人,两竖一横的表情也能拼凑出“八卦”的味道。他低低喷洒的酒精喷雾飘散在空气里,瓷顿了一下,答道:“朋友。”


朋友?!


……朋友?!


为什么是朋友?!


熊挣扎,被早有预料的黑发男人压在怀里。瓷眯着眼尴尬的笑笑,赶紧支开9277。白色机器人的身形渐渐远去,一股大力把瓷按在椅子靠背上:“朋友?!“


熊愤怒,紫色的眸子里全是不敢相信。黑发男人含糊的摸了摸鼻尖,道:“呃……“


“朋友?!“


熊不依不挠又重复了一次,嘴都能撅上天。Russia越想越气,他千里迢迢飞过来参加比赛,为了爱情抛弃最爱的酒精,老美蹬鼻子上眼也为了事情不闹大忍了,结果到现在还是朋友?!


瓷抬头看着他。白皙的皮肤上因为着急上了一层红,眼白周边因为休息不好而有些红色的血丝,紫色的眸子里能够倒映出他自己的模样。男人轻轻笑了,拉住他外套里穿的甩帽衫的领口,抬头附唇吻了上去。


“好好好,不是朋友,是我偷偷谈恋爱的地下男‘朋友’。“



 

 

当天晚上,熊喝多了。


不知道是因为啥。


9277隔天死活开不了机,后背储存箱里装得满满稀释过后的低浓度酒精也没了。


瓷纳闷,只能够再调来一台。


什么?你问Russia?


瓷摸了摸下巴,思索道:“话说昨天晚上我以为他太高兴了喝了酒,可是我记得他明明没从莫斯科带酒来啊……“


啊,酒精。


能够更好的让人感受爱情迷人的芬芳。





  

评论 ( 21 )
热度 ( 655 )
  1. 共4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