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心机退休大猫摧残电话线实录

此为厨房大杂烩系列第三期

本系列无刀,甜饼爱好者可放心使用

售价一评论一心心,谢谢您的捧场



【南瓷】猫猫爱嚼电话线


 

苏维埃大半夜接到了他那便宜对头的电话。

“大晚上家里没热水洗澡了?”

“不是。”

那头的巴尔干大猫很委屈,“我睡不着。”

“你睡不着关我什么事。”

男人翻了个白眼,看了眼床头的闹钟,时针指向两点,“明天约好了要去修飞机,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我睡了。”

“有事。”南斯拉夫顿了顿,“你那有瓷的电话吗?我打不通他的手机。”

大晚上扰人清梦,打电话过来还是为了要瓷的手机号?!

苏怒了,这位荣誉退休的前世界巨头恨不得重新抄起自己的锤子和镰刀,爬起来逮着对面胖揍一顿。

“有是有,但是我不想给你。挂了!”

“嘟嘟嘟……”

同为退休多年的身高一米九的黑皮异瞳大猫站在瓷家的厨房里,看着电话挂断的屏幕,狰狞的勾唇笑了笑。

北京从客厅探出头来,不太理解发生了啥,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瓜。

 


 

半小时前。

“好饿,想吃夜宵。”

北京没骨头似的躺在沙发上,手里的游戏手柄还热乎着,挣扎着爬起来想去找点零食吃。

他们下午五点多才结束谈了块两个月的会议。刚到家里就开始脱外套打开游戏上线打卡,一直玩到半夜一点。

困意和饿意一股脑的扑了上来,河北河南两兄弟也早就躺在了一起,双眼无神的拿着柔软的沙发垫子:“饿……还困,饿着还睡不着……”

客厅里接连响起肚子的空虚二重奏。瓷带着南斯拉夫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尸横遍野”的惨状。

他吓得往后连忙退了两步,直接倒进了身后高大男人的怀里。大猫警觉,一手把人拦腰抱住,另一只手伸到旁边的大灯开关,顿时一片明亮。

“你们……这……”

一群人面黄肌瘦的睁着眼扭头盯着他,没点心理建设估计真得被吓坏。瓷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道:“我买了清淡一点的火锅料,家里还有点菜,要不吃顿夜宵?”

他是不会料理饭菜的,但南斯拉夫会。这位已经“退休”的“老人”基本上无事可干,每天去公园遛弯逗鸟,时不时再以各种原因来瓷家当田螺姑娘。偶尔偷偷摸摸跑到阿丑家里的白宫家里锤锤那小子养的一条傻狗,要不就是待在电视机前看着现在局势嗑瓜子骂人。

南斯拉夫点点头,他刚刚跟着瓷一起去便利店买了些开袋即食的小零食和饮料,顺带看到一直吃的火锅底料上了新口味,就一起买了。瓷小心翼翼的跨过自己家一群躺平等投喂的熊孩子,终于在看到大哥北京又饿又困都不愿意把游戏撒开的架子时忍不住踹了踹他的屁股,道:“给我起来,要睡去二楼睡!”

“呜呜呜呜呜……老大,您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呜呜呜……”

北京一转身,直接抱住了瓷的大腿。后者黑线,“你父母不是我还想是谁,臭小子。”

厨房的灯亮起,南斯拉夫从冰箱里刚刚找到要料理的一堆食材,转身就看到了门口的男人。

瓷有些不好意思,“南哥,麻烦你了,有什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他身上还穿着出去买东西时的一件套头衫,原本的长发已经剪去,露出了漂亮的耳垂和鬓角。乍一看像极了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和当年刚刚认识时一个模样。某人心里不安分的猫爪子似乎这个时候亮了指甲,狠狠的挠了一抓,南低低的笑了笑,道:“他们都睡了?“

“家里暖气开的足。我一个人也搞不定那么多人,就盖了毯子,让他们躺在那睡了。“

瓷靠过来,看着一整个料理台的荤素红绿有些不知所措:“呃,给我分配点任务吧,我切东西洗东西还是擅长的。“

“那,先洗几个西红柿?我来看看手艺怎么样。“

一蓝一红的异色眸子调笑着看着他。瓷点点头,卷起衣袖的手臂线条利落而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指细细的搓过西红柿表面光滑的外皮。他洗的专心致志,和当年还在抗战时期跟在别人身边跌跌撞撞的学习如何进步一样。待到瓷察觉到有些灼人的视线,再抬头时,南已经有些慌张的转过头去了。

“?“

瓷眨眨眼,“南哥?“

“嗯。“

南斯拉夫低低应了一声,低着头将去好根的菠菜和青菜整理好,“晚上尽量别吃太油的,让他们吃完去洗个澡,再去二楼睡觉。“

幸好来的人不多,要不然二楼估计真住不下,只能去一楼打地铺了。

瓷点点头,用菜刀将西红柿里面的根结去掉,切成小块,和一会要先下进锅里的香菇一起放进了盘子里。

“说起来吃火锅,上次好像还和老师约了一顿。”

瓷突然想起,“南哥,我估计他这个点也睡不着,不如喊他一起来吃吧。”

大猫炸毛,但大猫不说。

斯拉夫人身形一顿,嘴角僵硬的勾了勾:“好啊,那我一会给他打个电话。”

客厅突然传来人肉与地面亲切接触的“啪唧”声,瓷匆匆在衣服上擦干净手,连忙出去张望。睡的迷迷瞪瞪江浙沪三兄弟叠成了肉饼,南斯拉夫跟着看了一眼,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瓷的电话最后还是没打通。

他手机没电了,随随便便的扔到了包里。光顾着把睡懵了的熊孩子们喊起来吃饭,临到火锅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一堆人挤在桌前拿着筷子预备开饭,瓷放下了打不通的座机电话,有些遗憾道:“老师或许睡着了,下次再说吧。”

南斯拉夫坐在椅子上暗自得意,口袋里把玩着一只随身带着的小刀。

这群孩子饿惨了,干饭干出了打仗的阵势,全自助高频率的专业干饭机器闹闹哄哄的吃空了一桌子的饭菜。南还带了一提啤酒,跟身边憋不住发笑的瓷一人一半喝完了。

两个人基本没吃什么菜,他们也不饿。待到夜宵结束,黑发男人显然已经喝大了,脸颊上上了些醉酒的绯红。

北京手忙脚乱的把几个吃饱喝足就立刻关机睡死过去的好兄弟送到沙发上,看着南斯拉夫起身横打抱起迷迷糊糊的自家老大,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该不该说。

他第一次见到南斯拉夫吓了一跳。本来应该消失的国家,解体之后原来只是类似于“退休”。偶尔在老大家见到对方,北京都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前辈,唯独今天,见识到这位前辈蹲在地下趁着老大不注意割断电话线的“英姿”之后,北京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心机啊,心机。

他目送着二人离去。高大挺拔的男人步伐又慢又稳,仿佛是害怕怀中人受到颠簸。瓷喝多了酒,隐隐有些热,不安分的在怀里动了动。

南斯拉夫用脚尖缓缓踢开了门。房间主人是个实用派,基本上没有什么用于装饰的东西。床铺叠的整整齐齐,他把人放到床上,轻轻捏了捏对方的鼻子,低语道:“还能不能起来洗个澡?“

一身酒味。

火锅和啤酒的味道都是会沾衣服的东西。窝在床上的瓷似乎是听到了,摇摇晃晃的摆摆手,嘟囔道:“……不洗了,今天脏一晚上,不洗了。“

他醉的头昏脑胀,睡的迷蒙的时候感觉到有外力在推,一次两次还行,第三次的时候就有些恼的挤回去,跟幼稚小孩似的。沐浴露的香气和热腾腾的水汽一下子包裹住了他,男人无奈的笑声和低语在耳边响起。

“小没良心的,给你做了顿夜宵,还想让我睡地铺?”



睡地铺,好男人都要睡地铺。(赞)


评论 ( 38 )
热度 ( 466 )
  1. 共3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