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勇敢猛熊,对青椒说不!

厨房大杂烩系列第二期


【俄瓷】非暴力烧烤



“将食材洗净,穿串,置于烤架上。依照食材采用大火中火小火的方式……”


北京看着电视上的烧烤广告,馋了。


瓷第二天订了户外烧烤的店,带着一群熊孩子三四辆车的运了过来,属于“蓝星最好家长”。他大爷似的找个马扎往草丛边一座,拿起手机就开始和电话那头的阿丑家外交官继续撕逼。


不断有人拿着烤好的香喷喷的肉串过来递给他,竹签子被大块大块的肉压得块折了腰。他坐的位置离烧烤炉远,北京为首的一群熊孩子们想尽了方法做各种口味的肉,还有甚者搞了两串又臭又腥的腰子。烤鱼烤青椒倒还都可以忍受,直到四川这姑娘小跑着递过来两串鞭,瓷目瞪口呆的开口来了句国骂。


电话那头的阿丑:说话就说话咋还用中文骂人呢?


瓷摆摆手,摸了摸自己已经饱了的肚子,自己把小马扎转了个方向,后背朝着人群,示意不用再过来给他投喂了。肉食吃太多不利于消化,他本想回头嚎一嗓子让这群“不是自己花钱就拼命霍霍”的小社畜收敛点,后来又想到最近都格外紧张的办公局势,心头一软,还是作罢。


过了没有三分钟,又一串更大,更香,烤的流油的羊肉串递了过来。


太香了。这香气瓷老远就闻到了,他本来不想再吃了,却因为这香气鬼使神差的伸出手。结果从他后背伸过来的那只大手一晃,躲开了。


瓷下意识的往后转头,就看到某个应该在谈判桌上继续跟演员打太极的银发猛熊,手里拿着三四串满是肉的铁签子,笑着站在他背后。


电话那头的阿丑家外交官: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诚恳的希望巴拉巴拉巴拉……哎,怎么挂断了?


“你……”


瓷刚开口,RUSSIA就又把肉串伸了过来,示意他张嘴咬。瓷被一大块肉塞满了嘴,余光看到不远处几个八卦的崽子伸着头奸笑着往这望,佯装凶狠的瞪瞪眼,众人一呼啦散开了。


“你怎么来了?……我自己拿吧。”


“烫。”


Russia道。铁签子烤的烫手,瓷拿了两张报纸从RUSSIA手里接过来,将烤肉放到附近桌子上的铁盘里。他拉着人坐下,人高马大的斯拉夫人垂下头,顺从的伸出手,露出满是茧子的掌心。


从虎口到整个指根部,全是一层发灰的厚茧。


“你!”


瓷看着他掌心烫出来的两道红痕,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的叹了口气。他从自己随身带的背包里翻出了两包冷冻喷雾——最近天太热了,误打误撞的在此刻碰上用场。冰冷的泡沫扑了皮糙肉厚的熊爪子满手,Russia嗅了嗅,对于酒精的敏感度在此刻又派上了用场。


“的确有酒精,那也不能喝!”


瓷生怕他下一秒把泡沫吞下去,用一只手将他按在桌面上。Russia没觉得有啥不方便,他拿起放凉的烤串,往瓷嘴边碰了碰,后者张嘴咬了一块肉。


“你们那最近热吗?”


吃着肉的Russia点头:“热,莫斯科都三十二度了,这些年最热的一次了。”


平均三十七八度的瓷:……


靠北就是好啊。


“什么时候来的?”


“下午。北京喊了莫斯科,莫斯科喊上了我。”


Russia一串三四口的下肚,他属于肉食动物,平时吃饭的热量比瓷要高上好几倍。不远处的粤端了两盘青椒过来,他们知道老大吃肉吃够了,开始又开了一个炉子,给瓷烤素菜……顺便用大号的签子给北方雪原的熊类动物烤大块的肉。


黑吉辽三个兄弟喝嗨了,正找人搞石头剪刀布,输了就要让对方叫爹。内蒙古直接在人工草丛上玩起了摔跤,和他一起的莫斯科手里还有两瓶直接带过来的伏特加,约定好了谁输谁对瓶吹。浙江和江苏拉着喝醉了酒要跳脱衣舞的川妹,上海尖叫,捂着脸藏在天津背后,手里甚至准备好了毛毯。


“吵吗?”


瓷突然笑了。两件开心的事,Russia来了,和自己的熊孩子们很快乐。


Russia摇摇头,漂亮的紫色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手里咬了半口的虎皮青椒。瓷留意到了,拿了个新的塞他手里。这毛子不要,只要他手里剩了半个的那个。瓷给了他,Russia张嘴把半个青椒全吃了下去,嚼啊嚼啊嚼啊……


吃不了辣的熊蒙了。


他眉头五官全皱成了虎皮青椒上的褶子,咽下去之前没有的辣味全冲了上来。中国五千年是食物精髓终于在这一刻让他得以入门理解,Russia喘着粗气,比瓷白一个度的肤色全变成了充血的红,舌头辣的出来吹凉风。


瓷看他那痛苦模样又慌又想笑。他起身倒了杯水,Russia抱着杯子喝下去屁用不起。酸奶能止辣,瓷又连忙起身去车后座上找零食包,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的熊扑进车里。


车门被带上,Russia身上的酒味和烧烤的味道将他压倒在拥挤的后座。这里还放着北京他们一会开part要吃的零食,瓷整个人陷进了塑料袋里,耳边全是悉悉索索的摩擦声和身上人因为辣的粗喘。


“我给你找牛奶。别闹。”


熊不说话,搂着他的腰不愿意坐直身子。瓷捏了捏他的脸,伸手去找盒装的纯奶。Russia在外面不好显露出来的粘人劲此刻全跑了出来,好几天不见的思念成二倍数增加,把瓷抱的喘不上气。


“俄,罗,斯。”


瓷不轻不重的打了他一下。Russia抬头,不情不愿的放了手。纯牛奶插了吸管递到他嘴边,银发男人没骨头的一倒,又到了瓷怀里。


怎么会有人躺着喝东西啊?


瓷无奈,把自己的脚尖踮起来让他能躺的更高些。他顺手摸到一包卤鹌鹑蛋,开了包装自己吃了一个,又给Russia,后者闻了闻,头往旁边一侧,拒绝。


只有中国人才能承受的卤味受伤了。

 

End


评论!心心!下章南瓷


评论 ( 45 )
热度 ( 474 )
  1.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