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授权任何形式的站外搬运(看到请举报)

【all瓷】出轨日志10

美瓷崩坏预警,建议勿入



1

出了A城,就是一条长长的跨海大桥。

早些年瓷在对岸购置过一套房产。独门独栋,配套的管家和保姆。只可惜后来种种事情,他自己真没怎么在这里住过。

Serbia察觉到了男人的意思。他心底有些紧绷,看着桥上逐渐落下的夕阳和飞起的海鸟。波光粼粼的大海被映成了橘红,扑面而来的秋风带着微润的水汽。身前的男人一言不发,专心致志的驾驶着机车。

“哥。”

Serbia哑着嗓子开口,“哥,我们去哪?”

“暂时离开A城。”

瓷回道,“学校那边给你请了三个月的假期。你安心呆在那儿,保姆阿姨会负责照顾好你。”

我说的是我们,哥。

Serbia想开口,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去问。他一言不发,直到最后一丝暮色落进了海底,天空夜幕星垂,二人开进了另一个陌生的别墅区。

瓷摘下头盔,看了眼站在车边有些落寞的青年人,笑着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你这几天安心呆在这,不要回A城,好吗?”

哪里是询问。就算对方不愿意呆在这里,瓷也有好几种办法把他留在这。Serbia在微微的凉风中沉默半响,开口道:“哥。你是……有什么麻烦了吗?”

“我能有什么麻烦。”瓷笑了,蜷起食指敲了敲他的脑袋,“你在这好好画画,许多事情,到时候都会有人来跟你对接的。”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笔,用另一只手捧起Serbia的掌心,“这几天有事情打这个电话,之前的电话可能打不通。有事联系我,好吗?”

青年人点头。他的身形修长,淡蓝色的发丝因为微微低头而遮盖住了大部分表情。别墅外已经有人闻声而来,看到瓷也是恭恭敬敬的喊了声:“先生。“

长发男人点头。他把低着头不知道为何又失落下去的小孩往别墅的方向遥遥一推,道:“去吧。“

“哥。“

Serbia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头来,“哥,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回来。不然……不然我就回去找你。“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和普普通通的牛仔裤,那双唯一一只漂亮的碧色眼眸红了一圈,像是在祈求。可瓷唯独没有看懂这朵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眼底的偏执和强硬,他微微一愣,像是自己的某些秘而不宣的心思被看穿一般,有些闪躲的侧过头带上了头盔。

他自始至终都没再看站在身侧的青年人一眼,独自一脚踩下油门,如夜风一般重新融入漆黑的深夜里。

当天晚上的蓝星市,新闻娱乐媒体集体加了个通宵的晚班。蓝星最大的地产大头AME公司被爆出数十位法人偷税漏税,私生活作风混乱。更有甚者手上还带着血债,曾经利用职权之便侵害他人财产,过失至其死亡。像是一张将要溃败的网,曾经和AME高调官宣过的瓷再次被拉到风口浪尖。

可是谁也采访不到他。因为与此同时,在蓝星市的跨海大桥上发生了一起性质恶劣的追尾连环车祸。瓷在车祸中重伤昏迷,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2

几分钟前,AME收到短信的时候,他正坐在瓷原本的家里。

这里空无一人,一切都被离去的家政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连楼上垃圾桶里的垃圾袋也是空的。他的手机扔给了助理,唯独一部专门用来联系私家侦探和助理的手机留在手上。

“警察局,人接到了。“

“看他们今晚在哪落脚。“

金发男人打完字,将眼镜遥遥一抛扔进沙发里。他揉了揉眉心,面色很是不好。

瓷带着那个看着就不顺眼的小白花去了市外,路上跟丢了,不知道对方将人藏在哪。而这边,本该在几年前处理掉的某些人被瓷变着法的找到,这是直接挑明了,他要和自己撕破脸。

AME没什么害怕被查的。得心应手的属下也好,背后一直经营的公司也罢,他给自己留够了退路。可唯独几年前那条经过他手的命案,他不得不防备一二。

偏偏那个RUSSIA也明着暗着分散他的精力。男人暗骂一声,手机却又偏偏在此刻响起来。

“老板,瓷先生他……“

“他怎么了?“

AME有气无力的问,实在是不想在听见对方又给他摆了什么。那边助理犹豫了几秒,道:“瓷先生,出车祸了。“

美利坚猛地起身。

“伤的很重,跟着的几个兄弟已经打了急救车电话……“

垂在身侧的右手紧了又松,黑暗中的男人不知怎得缓缓吐出一口气,声音竟然有些颤。

“道路四周有监控吗?“

“没……没有。“

“把他和那个该死的人一起丢下桥。“

“老板?“

“丢下去!“

像是在反抗什么,美利坚怒吼着出声。他气急败坏,道:“我让你们把他丢下桥去!你们是聋了吗!“



本文最大反派:阿丑。

”我们的爱情没有忠诚。“

今日作业:请剖析AME说出”我让你们把他丢下桥去!你们是聋了吗!“的复杂心理情感。


评论 ( 35 )
热度 ( 279 )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下楼遛弯去(屁股no//屏蔽no) | Powered by LOFTER